第四百二十七章 我需要个人暖床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四百二十七章 我需要个人暖床

安林感觉到周围的空间在变化,很快自己便来到了一个圆形的平台之上。 明媚的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清风携带着淡淡的神树香味拂来,让他觉得自己从地狱来到了天堂。 身心彻底放松的他,双眼一黑,终于是彻底昏迷了过去。 “主人!”一声急切的呼喊传来。 安林觉得自己的头部撞到一个坚硬又长着毛的胸膛上,紧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一片黑暗之中,不知过了多久。 安林微微动了一下手指,感觉到一个温软的手正紧紧地握着自己,让人感觉有些舒服,有些心安。 他睁开了朦胧的双眼,入眼的是一个倚靠在床边,身穿青鸢墨裳的女子。 现在似乎是夜晚,淡淡的烛光照在女子白皙的脸上,显得柔和温婉。 安林静静地望着身旁的女子,心中有些感动。经历一番劫难醒来后,发现有一个人默默地陪在他的身边,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许小兰的脑袋轻靠着床头的边沿,纤秀的睫毛闭合着,呼吸缓慢舒缓如山间云雾,领口微开,洁白如牛乳般的肌肤上有着极为精致的锁骨,肤色在烛光中熠熠生辉。 安林不想惊醒已经入睡的许小兰,但是转念一想,这样靠在床边睡觉应该很不舒服吧,他觉得这床挺大,两个人说不定可以将就一下…… 就在他纠结的时候,许小兰已经睁开了双眸,微微迷蒙的双眼在看到安林后,瞬间变得明亮起来,如同黑夜中那美丽的星辰。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双眼一眨一眨的。 “你醒啦,感觉怎么样?”许小兰先开口道。 “额……好多了,就是觉得有些冷,来个人帮我暖暖床,可能会好一些……”安林红着脸说道。 说完这句话,他的心便“噗通噗通”地狂跳。哪里还冷啊,紧张死了,热死了! 气氛一时间有些微妙,安林感觉得到许小兰握着自己的手,微微紧了一些。 许小兰忽然笑道:“原来是这样啊……你的狼仆还在隔壁房间候着,要不我叫它过来帮你暖床?” 安林一听这话,心顿时凉了半截,急忙说道:“不用了!我突然感觉到不冷了!” 看到安林那惊恐的表情,许小兰眯眼一笑,眉眼弯弯好似勾人的月牙,格外动人。 “嗯,不过狼人不是没有传送令牌吗,它怎么能跟着我一起出来了?”安林不解道。 许小兰想了想,解释道:“这点就连长老们也颇感诧异,他们推测这可能跟你和狼人签订了奴仆契约有关。两者气机相连,彼此相关,当时又有肢体接触,所以空间令牌便将你和狼人判定为同一个存在,一起传送了出来。” 安林一脸恍然,看来他和这狼人还是挺有缘的,既然这样就让它暂时跟着自己吧。 他忽然又想起一事:“小兰,你现在觉醒了个人领域没有?” “觉醒了,就在你回来的那天,我心有所动,终于领悟了自己的领域。”许小兰有些开心地说道。 “哈哈,恭喜你了,我就说你肯定没问题的!”安林闻言很高兴。 要不是他现在还没啥力气,早就蹦起来,给许小兰一个爱的抱抱了。 “对了,你在朱雀狱到底遇到什么事情了,看起来阳远师兄非常感激你,就连上官艺这等冰山美人也对你另眼相看呢。”许小兰目光盈盈地望着安林,说道,“莫海在向宗门汇报情况的时候,我光顾着照顾你,还没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不你跟我说一下?” 安林闻言淡淡一笑:“此事说来就话长了,最后那场大战可谓惊天地泣鬼神,这一切都得从凤凰被囚禁在朱雀狱之时说起……” 对于这件事,他倒是不需要添油加醋吹牛逼,因为这一战他本来就很牛逼。 烛光摇曳,在安静的夜晚下,安林兴高采烈讲诉着他的光辉事迹,许小兰则托着香腮,津津有味地听着。 …… 第二天清晨,安林精神百倍地起床了。 虽然许小兰后来回房休息,让他有些小失落,但是总体而言感觉还是非常好。 在得知安林苏醒后,兽宠们便屁颠屁颠跑过来照顾他。 大白还将狼人驯服得服服帖帖的,一口一个白哥地叫。 狼人作为天炎异兽,古蛮族后裔,真力境后期,也就是相当于化神期后期的大领主,此刻却如同憨厚的仆人般服侍着安林,乖巧得不像话,让安林都有些不习惯。 用狼人的话说,安林是电,安林是光,安林是它唯一的信仰,它愿意永远跟随安林,走上狼生巅峰。 安林对于这不忍直视的话语,表达了严肃的态度,下次再这么肉麻,直接清理门户! 如此一说,狼人这才收敛一些,乖得跟二哈似的。 再之后,莫海、鲁嘉致和上官艺也来看望安林,并带上了不少疗伤的灵丹和灵果。 对于这些好东西,安林自然是却之不恭,全部收下。 鲁嘉致当时正被困在一个秘境的内部,所以来不及救援阳远,听闻安林等人的经过后,懊悔不已。 至于季永方,鬼晓得他当时做了什么,也没人关心他。 后来,还有一个比较意外的客人来看望安林。 那是一个身穿白色道袍,容貌端庄秀丽的女子。 她是阳远的准道侣陶芝,也算得上是安林的师姐了。 她来了之后,便对安林郑重行了一礼。 “安林师弟,阳远现在还是重伤未愈,所以我便带他来看望你了。” “要是没有你的拼死相争,阳远他可能就……” 说到最后,她已经有些哽咽,双眼通红,泪水从眼角滑落:“谢谢,真的谢谢你……” 安林看到如此动情的师姐,急忙摆手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作为同一个宗门的弟子,就应当互相帮助嘛,师姐你不必这样。” 陶芝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笑道:“三年后是我和阳远的婚礼,到时候你可一定要参加。” 安林闻言一愣,随后笑着答应道:“一定!” 陶芝将一枚纳戒放在安林的床头,继续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这枚纳戒里有阳远的谢礼,我也添加了一些东西进去。这礼物你可千万不能拒绝,不然就是不尊重你师兄师姐了,知道吗?” 看到陶芝一脸认真的表情,安林也是郑重地点点头:“好,我听你们的。” 他可没有送礼还要拒绝的习惯,有啥好东西尽管向我砸过来吧,哈哈哈…… 陶芝满意一笑,莲步轻移,离开了房间。 安林拿起这枚纳戒,开始炼化。 这是一枚普通的纳戒,里面只有一丈的空间。他倒不觉得里面会有什么太让人惊讶的东西,但是很快他便发现他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