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三气黑凤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四百二十五章 三气黑凤

安林见状大惊,立即将目光投向自己的气海。 广阔的气海剧烈翻涌,躺在浪花上睡觉的安麒麟,也被这剧变惊醒。 一个白色的凤凰虚影,在气海的上空浮现。 它每一次挥动翅膀,都释放出强大的炎力,让气海沸腾。 安麒麟怒了,化作金色的雷光扑向白凤凰,张开大口一口咬去。 白凤凰不甘示弱,口吐巨量的火焰,喷向安麒麟。 安麒麟猝不及防,被火焰撞击焚烧坠落气海,让气海暴起了巨大的水花。 就在安林以为安麒麟要被虐时。 “轰隆!” 一道可怕的雷音轰鸣响起。 金色的雷光从海底闪出,将白凤凰的身躯瞬间击穿! 凤凰悲鸣,坠落气海。 安麒麟抓住机会冲向白凤凰,一口朝凤凰的头部咬去。 就这样,凤凰的头被吃了…… “噗!”安麒麟又将凤凰的头吐了出来,一脸的嫌弃。 凤凰的头部化作火焰飞向那坠落气海的躯体,再次凝聚成完整的身躯。 于是,两者又在气海爆发了惊天动地的大战。 安林:“……” 我去你妹的!这凤凰怎么回事? 老子的气海已经变成战场了? 就在这时,黑凤那无头尸体再次化作黑色的火焰燃烧起来。 妖月的光辉愈发深红,大地如同披上的一道艳丽的红妆。 天空上方有无数红色的羽毛在飞舞,悲音充斥着整个空间,仿佛世界在哭泣。 黑凤又一次从黑色的火焰中重生,这一次他没有什么得意的神色,脸上苍白,气息萎靡,目光中透着些许的迷茫。 安林咬牙道:“你他妈有完没完!还想再死一次吗?!” 莫海和上官艺见状快速跑向安林,他们知道现在最危险的是安林。 安林可以说已经被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稍有不慎就会丧生在黑凤的攻击之中。 黑凤听到安林的话语,面露狰狞的神色:“我的白凰呢?它怎么不见了?” 安林闻言眨了眨眼睛,微笑道:“原来你不知道啊,它已经被我镇压在气海之中,永远不得翻身了。” “不可能!”黑凤粗暴地回应,双目怒视着安林,几欲喷出火焰:“它是我从朱雀那里窃取的力量,是真正的朱雀之力,怎么可能被你收入气海之中,不可能!” 安林闻言心中一惊,原来那白凤凰是真正的朱雀之力?也就是说黑凤被镇压在此的缘故,一切都是因为那个白凤凰?而现在那个白凤凰已经被他收了? 妙啊! 安林开心道:“唉,多谢老哥仗义出手,帮我获取了真正的朱雀之力,我也没什么好感谢你的……” “不如就在这里,送你第四剑?” 黑凤看到安林一脸开心得意的模样,就觉得快要气疯了,在听到第四剑的时候,终于是气急攻心,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你欺吾太甚!吾绝不轻饶了你!” 黑凤大吼一声,浑身再次爆发出了汹涌的黑炎,仿佛要吞噬万物。 莫海和上官艺这时已经及时赶到,面露决然地挡在安林的前方。 天空上方,妖月突然如水纹般引起了一阵波动,如血般的月辉洒落在黑凤的身上,让黑凤浑身一震。 他心脏的地方,古老的锁链忽然由半透明化作了实质,金光璀璨,极为可怕的镇压之力宛如海啸般汹涌,向四周激荡。 “啊……!”黑凤的火焰散去,一脸痛苦地捂着心口。 锁链的镇压之力越来越可怕,忽然间如金龙翻腾般,对着黑凤的身躯一扯,将黑凤的身躯朝祭坛的方向缓缓拉去。 “不可能!我有圣兽真血,天锁九重链只能封印的我的力量,怎么会拉扯我的身体!”黑凤一脸惊惧地大声叫道。 安林回过神来,对黑凤缓缓开口道:“你说的圣兽真血是不是一个红色的水滴啊?真是谢谢啊,那东西已经被我收入纳戒里了。” “噗!”黑凤吐出一大口鲜血,一脸悲愤地望着安林:“你怎能如此,你怎能如此……” 安林负手在身后,微抬着下巴,神色睥睨道:“怪就怪,你惹到了,你惹不起的存在……” 黑凤:“……” 黑凤的身躯被锁链拉到了祭坛,紧接着无数的锁链从祭坛的地面升腾而起,缠绕住他的身躯。 “安林,我黑凤在此发誓,只要我一旦脱困,必将诛杀你九族,将你的魂魄用黑炎灼烧亿万年!”黑凤声如雷霆,大声喊道。 “这台词你说过一遍了。”安林淡淡回道。 黑凤:“……” 锁链金光大盛,将黑凤的躯体慢慢融入祭坛之中,消失不见。 “握草!这小强终于是被收了……”安林浑身一软,再也坚持不住,向后倒去。 一阵香风拂过,他看到上官艺已经朝他冲来。 嗯,倒在美人怀里,感觉也不错。 然后,他的头就撞到了一个浑身坚硬长毛的胸膛上。 “嘿嘿……主人,你没事吧?” 狼人一脸讨好地笑着,露出了它的森森白牙。 安林翻了翻白眼,有些后悔收了个这么没用还帮倒忙的狼仆。 “安林,你没事吧?” 上官艺和莫海也围在安林的身旁,一脸急切道。 安林摇了摇头:“没事,只是有些脱力罢了,我们先去将阳远师兄救下来吧。” 众人闻言点头,狼人则是小心翼翼地公主抱,抱起安林,朝祭坛走去。 狼人现在对安林的态度,已经由不满变得心服口服,甚至已经演变成了一种近乎狂热的崇敬。 那高高在上的神主竟然都被安林打落尘埃,连续杀死数次,这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论战斗神主不是主人的对手;论装逼,神主竟然也不是主人的对手;特别是主人最后那三剑,狂拽酷霸叼炸天,已经彻彻底底征服了它! “主人,我决定要一生一世追随你。” 狼人深情地望着怀中的安林,缓缓开口道。 安林只觉一阵恶寒袭来,感觉抱着自己的是一个变态。 “你放我下来,我的达一达二应该已经充好能量了,我让它们来抱!”安林冷冷开口道。 狼人心中一悲,泪眼朦胧道:“主人你这是嫌弃小狼了吗?” 安林:“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