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势不可挡的进攻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四百二十章 势不可挡的进攻

朱雀狱南部的某个山脉,这里有上千头火焰异兽正俯首跪在地面。 这些异兽的最中心,有一座黑色的祭坛。 一个个奇异的红色符印悬浮在祭坛的四周,散发着炙热的能量。 在祭坛的中心,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被黑色的古藤捆绑高高吊起。 五根一寸粗细的圆形黑色棍棒,将他的四肢和胸口贯穿,没有鲜血流出,但黑色棍棒却出现了血管状的纹路,显得妖异至极。 一个面容极其俊美,身后有着黑色双翼的男子正抬头望向天空,脸上有着淡淡的笑意:“时候快到了……” 半透明的锁链缠绕着他的身躯,贯穿了他的心脏,然后连入大地。 大地之力浩瀚无尽,仿佛都是为了镇压这一个存在。 一声凤鸣响彻整个天地,璀璨的白色火焰将半个天空照亮。 十丈大小的白焰凤凰在空中盘旋,浩瀚神圣的炎力波动压得上千头异兽瑟瑟发抖。 凤凰降落大地,如圣兽谪尘,扫尽世间万物的污秽。 它的羽毛洁白至极,纤尘不染,双目蕴含无上神威,如同高高在上神明。但是当它靠近男子时,却展现出了颇为亲昵的一幕,用脑袋蹭了蹭男子的手臂。 “白凰,不要心急,等妖月一现,我们便可以举行仪式了。”男子笑着开口道。 凤凰清鸣一声,极为人性化地点点头。 突然间,男子将目光转向远处的虚空,脸色变得极为阴沉起来。 这一刻,天地风云卷动,忽有怒雷轰鸣,似是上苍大怒。 但很快男子的双眼便恢复了清明,似是已经释怀,笑道:“也罢,只是少了一株黑皇草而已。虽然美中不足……但有宾客前来祝贺,倒也多了几分情调。” “凤凰军,还不去迎接我们的客人?!” 随着男子的一声令下,祭坛外的上千头异兽同时大吼,爆发出滔天的气势,怒吼着朝某个方向冲去。 安林,莫海和上官艺三人遥遥望向十数里外的祭坛,看到了那被悬挂在空中,身体插着黑色圆棒的少年,双目爆发出怒火。 这时,异兽已经汹涌袭来,三人的神色却冰冷得可怕。 三百多头飞鸟灵炎异兽最先到来,同时对着三人喷射出火焰。 众多火焰汇聚在一起,组成了数百丈的炎浪,带着焚化万物之威袭来。 “滚!”莫海大喝一声,左手握着风罚盘,上面出现一个“杀”字,同时右手的赤色巨刀忽然涌现出了横贯长空的赤炎。 他对着那猛扑而来的炎浪横向一挥,凝练至极的赤炎刀芒喷薄而出,如同分割天地的一道火线,将那遮天蔽日的炎浪直接撞散。 撞散炎浪的同时,刀势不止,瞬息划过长空,将后方的三百多头火焰飞鸟瞬间搅碎,化作一片血肉火雨! 三人继续在空中前进,速度甚至都没有多少的停滞。 这时,四百多头在陆地奔跑的异兽已经来临。 它们皆是抬头望向天空,张开了嘴巴,空中有炽热的火焰在汇聚。 “轰轰轰……” 四百多头异兽同时喷射出强大的火球,如同数百门大炮齐鸣,让整个天地都震动起来。 火球密集如雨,将天空中的三人笼罩,根本躲无可躲,恐怖的温度更是形成热浪朝四周席卷。 上官艺在飞行中向前了一个身位,剑尖指向下方,同时一个上百丈的六角冰花在众人的脚下凝聚,高速旋转,冰寒的冷意仿若将空间凝固。 数百个火球气势汹涌的火球,在接近那巨大的冰花后,竟然被冻得不停缩小,到接近冰花的底部已经变成小火苗彻底消失在天地之间。 一个冰花竟然让四百多头异兽同时哑火! “杀!” 上官艺双眸如万古不化的寒冰,冰雪长剑对着下方的大地遥遥一指,脖子前方的水滴状吊坠忽然散发出了极为璀璨的蓝芒。 咔嚓…… 巨大的六角冰花裂开,化作上千柄寒霜飞剑,化作一道道极具杀意的流光,朝地面的四百多头异兽斩去。 大地瞬间化作一片冰寒的屠杀场,异兽悲嚎,飞溅出来的鲜血被瞬间凝固,大地也开始结出一层白色的冰霜。 三人从它们的顶头飞过之时,四百多头异兽的尸体已经全部被冰雪覆盖,无一生还。 祭坛的一里之外,三百多头气息强大的灵炎异兽汇聚在一起,正露出暴戾嗜血的表情。它们有的飞行在空中,浑身笼罩火焰,有的在地上,积蓄着强大的术法。 安林背生风翼,整个身体撕裂空气,化作一道难以捕捉的轨迹。 数百头异兽纷纷一惊,正欲展开攻击,这时安林的双目已经闪过金芒,一股金色的波动扩散上千米,携带着无尽的王威和伟大的意志。 过半的异兽口吐白沫晕厥过去,另一半较为强大的异兽浑身脱力,跪倒在地,如同拜服在王者的脚下。 安林走到他们的中间,一轮大日浮现虚空,带着无尽的烈火,将数百头异兽同时焚烧成了灰烬。 “一群辣鸡。” 安林淡淡开口,脸上却无悲无喜,迈步朝祭坛走去。 祭坛上的男子看到前两个人出手,脸色稍微有了一些变化,当看到安林出手后,神色却是微微一怔,随后饶有兴趣地望着走来的安林。 男子对于自己凤凰军全军覆没,脸上没有任何懊恼的神色。 相反,他的心中还非常的高兴,因为来了三个值得他好好享用的人类! 这简直就是千里送外卖啊! “白刀狼神,这件事你做得不错。” 男子望着跟在安林等人身后的狼人,一脸赞许地开口道。 狼人看到男子竟然将注意力转移到它的身上,吓得腿都软了。 他可不会觉得男子说的话是真的要夸赞他。 这绝对是反话,是死亡的宣判! 说罢,男子继续将目光转向不断靠近祭坛的三人,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道:“难得有贵客来访,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好招待的。请问你们是喜欢被白凰红烧,还是喜欢被我黑凤生切呢?” 悬挂在空中的阳远看到来者,迷离的目光变得清明,不断用嘶哑的声音低声喊着“快跑,快使用红色空间传送令牌离开”之类的话语。 黑色圆棒上的血色纹路如同呼吸般一明一暗,阳远的脸跟着那呼吸的频率扭曲,仿佛在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安林望了一眼阳远,冷声道:“把白凰红烧了,把黑凤生切了,这样不错。” “呵呵,就凭你们这几个蝼蚁一般的存在,也胆敢说出如此话语?”黑凤淡淡一笑,神色睥睨地望着面前的三人,伸出了一根手指。 “我只用一根手指,就能将你们全部捏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