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神王的情报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四百一十九章 神王的情报

达一达二化作两道银色流光朝安林飞来,极为酷炫潇洒。 莫海望着这两台高达,忍不住开口赞叹:“不愧是可以媲美四个季永方的金属傀儡,鏖战到现在依旧威风不减。” “过奖了,都是一些小玩具而已。”安林谦逊道。 莫海嘴角一抽,恨不得当场劈死这装逼犯。 狼人这时候走了过来,它本来就受了不少的伤,又和异兽大军持续冲杀,现在看起来凄惨不已,气息萎靡,全身是血。 “来,白刀狼神,吃下这枚十全大补丸!” 安林从纳戒中取出了一枚二品龙血灵丹,丢给了狼人。 狼人接过灵丹,感激地望了安林一眼,毫不迟疑地吃下。 “那么,我们现在边走边说!”安林御砖而起。 狼人一脸茫然:“去哪儿?” “去把你们神主干掉,它抓了我们的师兄!” 安林淡淡开口道,仿佛在说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 狼人一听这话,浑身寒毛乍起,差点站立不稳,惊恐道:“你,你要杀我们神主?你疯了吗?原来如此,原来你和那个人类是一路人……可,可你也不能去送死啊!” 安林脸色一寒:“这是主人的命令,你想反抗吗?” 狼人在这时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死亡危机笼罩了全身,仿佛一个不顺从,它便会立即气机断绝。 没有办法,它只能泪流满面地跟在安林的身后。 三人腾空而起,朝着神符指示的方向飞去。 “主人,神主他身负黑凤血脉,乃是上古蛮族神将的一员,即使被天锁九重链束缚,那实力也是十分的可怕,绝对不是你们所能力敌的啊!”狼人十分惊惧地开口道。 它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做奴仆挽回一条性命,现在竟然又要跑到神主的面前去送死,这哪里是一个惨字所能形容的!一想到那神主对待叛徒的手段,它就浑身颤栗。 安林闻言却神色一动:“继续说,你那神主到底有多强,说得详细一点。” 狼人望着安林,激动劝说道:“反正比你强,主人别去了,去了也是送命啊!” “我和你战斗都没用全力呢,你怎么知道他比我强?”安林眨了眨双眼,好奇道。 狼人被噎得说不出话,看到安林极为坚定的表情,知道这事不可能退缩了,只好苦着脸继续说道:“神主是我们蛮族的神将,代号凤,巅峰造天境蛮兽,实力大概等同于你们人类的返虚巅峰。” 一听到狼人这句话,安林的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返虚巅峰?那尼玛他们能挡得住神主一根手指吗? “他进入朱雀狱想要窃取被囚禁的朱雀的力量,不料最后却被朱雀反手以天锁九重链镇压在此,被这个异界不断抽取炎力,如今力量已经不足当年的十分之一。但是即使如此,他的力量也远远超出你们的想象!”狼人回想起神主出手的模样,那种号令天地之威的恐怖,就止不住地颤抖。 安林的脸上浮现出凝重的神色,显然也是明白返虚巅峰的存在有多可怕。即使只拥有不足百分之十的力量,那恐怕也是他们难以抗衡的。 “除此之外,神主还拥有一头白凰,力量也是十分强大,反正不是我们这种蛮族可以抗衡的。”狼人越说,眼神就越黯淡,觉得自己在交代遗言那般。 安林示意狼人继续说,把它知道的都说一遍。 狼人叹了一口气,继续道:“再过一段时间,就是妖月再现之时。到了那个时候,这一方世界会有种种异象,神主试图在那一刻,把那人类当作妖月祭品,以减轻天锁九重链的压制。这个仪式需要一味黑皇草,我等大军就是为了取那黑皇草,所以才不小心和你们碰了面。” 安林将狼人说的话,转述给上官艺和莫海。 上官艺和莫海听完后,脸色都沉重得如同覆上一层寒霜。 莫海叹了一口气:“返虚巅峰十分之一的力量,大概有多强来着?” 安林揉了揉眉心,不确定道:“大概一百个季永方?” 莫海:“……” 上官艺:“……” 安林开口安慰道:“其实狼人也不确定神主到底剩下多少力量,它只是说不足十分之一。也就是说,神主只剩下百分之一的力量,那也是不足十分之一啊!” 上官艺姣好的面容满是凝重:“生命开不得玩笑,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 莫海和安林闻言全身一寒,他们都回想起了被上官艺厄运光环支配的恐惧。 是啊,的确要做最坏的打算啊! 怎么办?这人还救不救了? 三人都沉默了,敌人比想象中的可怕太多。 他们的心中都仿佛被一个巨大的山峰压着,有些喘不过气来。 “小狼,还有其他我们需要防备的力量吗?比如阵法禁制,各种陷阱之类的。”安林望向狼人,忽然开口问道。 狼人也不介意这个称号,苦涩一笑道:“神主不会布置那些手段,他很相信自己的力量。” 安林沉默片刻,又开口道:“那神主有什么缺点破绽吗?” 狼人挠挠头:“嗯……神主很喜欢装逼算不算缺点?” 安林:“……” 轰隆…… 远处天空的云层忽然间如同巨浪般翻滚起来。 地面开始了剧烈的震动,一道道炎柱破开地面的岩层,冲天而起,将昏暗的天地映照得极为明亮。 “天地异动开始,妖月准备出现了!”狼人急声开口。 安林神色一变,开始加快前进的速度。 莫海想了想,咬牙道:“安林道友,要是敌人的实力已经到了返虚期,那么你就放弃这次行动,没必要为了阳远师兄一个人,白白搭上你这条性命。” 安林望了一眼莫海:“那你们呢?” 莫海沉默片刻,这才开口道:“我量力而行。” “那我也量力而行。”安林撇嘴道,“别只把你们自己当朱雀宗的弟子,我好歹也是朱雀宗的记名弟子,难道你们可以拼命,我就不能拼命了?” 莫海手中紧握着凤罚盘,望着安林笑道:“我果然没白交你这个兄弟。” “我也是惜命的,真打不过,不用你提醒,我自己会跑。”安林又补充道。 莫海哈哈一笑道:“就喜欢跟你这种耿直的人打交道,出去后咱俩好好喝一杯!” “一言为定!”安林点头。 “再由你亲自出手,做一顿好的下酒菜!”莫海继续道。 安林翻了翻白眼:“这才是你真正的意图吧?” 莫海笑着望向前方,也不反驳。 上官艺深深地望了两人一眼,没有说话,再次将目光投向远处。 天空之上,厚重的云层被升腾而起的火柱焚烧,开始翻腾消散。 鲜红如血的光芒,透过云层,降临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