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建设社会和谐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四百零九章 建设社会和谐

没过多久,安林便随着朱长老来到朱雀宗的誓言木下宣誓,正式成为朱雀宗的记名弟子。 安林之所以选择记名弟子,那是因为它的自由度非常的高,没有人管,也不用承担什么责任,相当于放养。 说得更惨一点,这宗门的记名弟子就是没师傅愿意教的娃。 一般情况下,记名弟子连进入本宗大门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去宗门的一些外驻分支势力任职,临别时甩给你一本宗门基础炼体决自己玩那种。 但是不管怎么说,安林也算是朱雀宗的人了,而且是朱雀宗记名弟子第一人! 听说朱雀宗记名弟子第二人,已经道之体九段,准备晋升成宗门正式弟子了! 轰隆! 天空忽然降下一道炎力烙印,依附在安林的身上。 他能感觉得到,他已经被某股冥冥之中的力量庇护着。那是圣火之力,证明他已经是朱雀宗的一员,被朱雀圣火罩着了。 “接下来,你要前往朱雀狱,获得朱雀火羽虚影,只有这样,你才能有资格接触朱雀圣火。”朱长老缓缓开口道,一边说还一边啃着包子。 安林躬身行礼道:“多谢朱长老帮忙,晚辈一定全力以赴!” “安林,朱雀狱是异界空间,里面有许多强大的异兽和危险的禁地。你此次前去一定要以自身的安全为重,万不可勉强。”许小兰开口嘱咐道。 “你就放心去道坛吧,等我成功归来。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也已经半步化神,加油吧!”安林笑着拍了怕许小兰的肩膀,一脸自信地说道。 许小兰轻轻点头,眼含秋水,深深地望了安林一眼,柔声道:“嗯,那我先走了,你也要加油!” 朱长老见到这一幕,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他的外甥女不可能这么温柔! 许小兰离开了,安林在朱长老的带领下,来到朱雀界门之外。 想要去朱雀狱异界,必须得从这个空间门中进去。 此刻门外已经有五个宗门弟子静立,显然也在等待着什么。 那五个弟子见到朱长老后,全部恭敬行礼。 朱长老肃然道:“这位安林小友也将加入五年一度的朱雀狱试炼,你们在异界记得好好关照一下他,不得怠慢,知道了吗?!” 那五名弟子闻言皆是一愣,随后恭敬应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脸上都带着一抹难以掩饰的震惊。 安林听到这话也是心底一惊,五年一度的朱雀狱试炼?原来这朱雀狱不是随时都可以参与的试炼? 在他的面前有五个宗门弟子,感应其气息都是达到了化神期,这更凸显了本次试炼的不凡。而且五年一度的试炼,每次参与的人数都这么少,相信那个试炼的名额非常难得到的吧。而之前安林提及能量圣炎,许小兰却说一个月后再回宗门,应该也是算好了朱雀狱的开启时间。 许小兰没有提前告知他这些事,恐怕也是担心他会太过介怀,然后不愿意去。 一想到这些事情,安林便感受到了一份沉甸甸的情谊。 “这是返程空间传送令牌,找到朱雀火羽虚影,或者遇到什么无法解决的危险后,便用元气触发这枚令牌,安全回到这里。还有半个时辰空间大门就要打开了,好好调养一下状态吧。”朱长老将一枚红色的令牌递给安林。 安林接过红色令牌,再次躬身感谢。 之后,朱长老悠然离开,留下安林和五名朱雀宗的弟子在原地等待。 “我靠,安林,你特么真的入赘我们宗门了?连朱雀狱试炼都能参加!” 一名长相平凡,瞳孔是朱红色的男子快步走了过来,一脸惊奇地说道。 安林嘴角微微一抽:“莫海道友,话不能乱说,不然明天这事又要成为你们宗门的大新闻了。” 来者正是朱雀宗年轻一辈的第一人莫海。 对于这个人,安林的印象十分深刻。 毕竟莫海是一个求着小丑用火烧他,然后还喊着好爽的变态。 “这种新闻怕什么,还不都是迟早的事情。话说猴哥呢,怎么没看到他?”莫海四处张望,脸上有着某种期待的神色。 安林如实回道:“小丑和大白都在外宾庭院休息,它们不是朱雀宗的成员,进不了这个朱雀狱试炼。” “哼,你难道就是朱雀宗的成员吗?不过是靠关系进来的外人,还妄想在气海凝聚能量圣炎。像你这种半吊子,别说朱雀圣炎不可能认可你,就连朱雀火羽虚影,你也不可能触碰得到!”一个充满不屑和冷意的声音忽然响起。 安林循着声音望去,看到一个面目俊朗,脸上却微带着敌意的男子正望着自己。 他有些失神,这是啥事,为啥突然被嘲讽了? 好紧张啊……自己要不要还击? 这时莫海开口了:“安林,你别理会那人。那家伙说话都透着一股酸味,心眼还特小!老实跟你说吧,他爱慕着许小兰,不料许小兰根本不搭理他,连话都懒得多说一句。现在他看到许小兰跟你的关系非常好,这不是被打击到了吗,所以就来咬人了。” “莫海,注意你的言辞!”那男子怒喝一声。 “季永方师兄,该注意言辞的是你吧,别丢我们朱雀宗的脸!”莫海毫不示弱地回击道。 安林一脸恍然和无辜,这算啥事啊? 季永方喜欢许小兰却不被搭理这种事,都能把气撒到他的头上? 啥事都没做,也能被某反派嘲讽打击?他和许小兰明明只是普通朋友啊…… 本着建设和谐社会的原则,他和善地望着季永方,开口解释道: “我去尼玛了隔壁!就你这种辣鸡货色也敢窥觑我道侣?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知道为什么许小兰和我好,却不理你吗?” “那是因为……没有一个人会想跟一坨屎说话!她喜欢的是我这种富含天地之美的神玉!而不是你这坨屎!” 安林的声音铿锵有力,如惊雷般在空间回荡。 莫海傻眼了,嘴巴张得大大的。 季永方也被骂得呆立在原地,脑袋“嗡嗡嗡”地响,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其余三名宗门弟子也是傻傻地望着安林,又看了看被骂傻了的季永方,有一个男的终于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你好大的胆子!” 季永方声音都颤抖了起来,气得宛如憋了一口老血在胸口。 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这么骂过他。 “踩屎的确需要不小的胆子。”安林点头赞同。 众人闻言又是一愣。 “噗嗤,哈哈哈……”莫海终于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猛拍着安林的肩膀表达自己的崇敬之情,“厉害了,安林兄弟,论骂人我只服你!” 其余两名弟子回过神来,也是忍不住捂嘴偷笑。 季永方气得咬牙切齿,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会骂。 安林这嘴巴就像炮火,他根本骂不过安林,如果想要动手的话,又绝对会被宗门惩罚……季永方想了片刻,只能沉着脸一声不吭地走开。 他至今想不通,不就是出口嘲讽了一句吗,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安林望着季永方的背影,负手在身后,一脸的风轻云淡,感叹道:“唉,真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