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原来是这样的关系户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四百零八章 原来是这样的关系户

许小兰听到这紫色罗裙女子的话语,脸上浮现一抹红霞,轻啐道:“岚烟师姐,你瞎说什么呢,皮痒了?” “小兰师妹竟然为了一个男人,想要欺负我……唉,情分真是走远了……”岚烟一脸委屈地摇摇头。 安林骑着大白从天空落下,从纳戒中取出一笼包子,扔给岚烟。 一笼包子破空袭来,岚烟本能般地顺手接住,一脸困惑地望着安林:“你这是做啥?” “你不是说我没带聘礼吗?这就是我的聘礼啊。”安林开口道。 岚烟闻言懵了几秒,随后大笑道:“哈哈哈……包子聘礼?没想到安林你还是这么搞笑,哈哈哈……” 她笑点本来就低,现在看到安林一本正经用包子作聘礼,更是笑得直不起腰来。 “你先吃一个再笑行不行?”安林一脸无奈道。 “好的,好的,那我就不辜负新郎官的一番美意了。”岚烟强忍住笑意,掀开那遮挡气息的盖子,咬了一口香香软软的包子,里面的味道轰然炸开。 岚烟整个人傻眼了,瞪着美眸又继续吃了几口。 “天呐……我吃的是包子?”她一脸不可置信道。 “是包子,原料就是天庭的面粉,牛肉,猪肉,灵菜。”安林肯定道。 “你……你做的?”岚烟才吃完第一个包子,又拿起了第二个包子,完全不管嘴里已经塞得鼓鼓的,含糊不清地问道。 安林笑道:“当然!这叫大白不理包子,在天庭可出名了!” 岚烟听到名字后,看了看大白,忽然笑了起来:“哈哈嚯嚯……唔……” 她本来就吃着包子,突然大笑,脸色开始发青,双目圆瞪。 许小兰翻了翻白眼,走过去,用力拍着岚烟的后背,没好气道:“叫你吃东西的时候别豹笑了,你就是不听,又噎着了吧?” 安林:“……” 好不容易缓过来的岚烟,继续哈哈大笑:“哈哈哈……可是大白不理包子这个名字真的太搞笑了,话说这大白是傻逼吗,这么好吃的包子竟然不理,哈哈哈……” “噗嗤……”这次别说岚烟,就连安林和许小兰也被逗笑了。 大白狗目圆瞪:“安哥,她欺负狗!汪!” 安林轻抚狗头,赏了一笼大白不理包子给大白,平息了它的怒火。 岚烟和许小兰一路说说笑笑朝宗门内部走去,安林则骑着大白跟在身后。 路上,许多宗门弟子纷纷侧目。 大多数人是看向那两个美女,也有部分人在说安林看起来好像有些眼熟,那条狗更是眼熟,最后看到那丑萌的猴子后,幡然醒悟。 我靠!这不是拐走了我们许小兰女神的安恶霸吗?! 紧接着,安林便时不时惹来一些敌意的目光,这让他非常享受,心里想着什么时候有个反派跳出来挑衅就好了。 毕竟他晋升到化神期以后,还没好好装过逼,总需要一些不长眼的弟子跑来给他刷经验才是,不然修这仙也太没成就感了。 可是事与愿违,一路上除了一些弟子的目光有攻击性外,并没有发生其他意外的事情。 安林就这样跟着许小兰不断前进,最后走入宗门的内院。 一股极为让人舒适的炎力扑面而来,让他浑身一畅。 道路的两侧是艳红似火的枫叶,看上去灿若云霞。一片清风拂过,便能看到几片枫叶随风飞舞,似一只只熊熊燃烧的火焰精灵,缓缓盘旋飞舞。 在这片枫林浸染的道路尽头,有一座高达十丈的白色阁楼,古朴大气,淡淡的能量气息萦绕其间,如巨兽盘伏,让人心生敬畏。 “师妹,我先去道坛等你。”岚烟挥手告别。 安林知道朱雀宗的道坛那里有一个悟道火神岩,许小兰想要觉醒个人领域,在那个地方会有很大的帮助。 “等下你的事情是由朱远舟长老负责办理,他脾气不太好,你记得客气一点哦。”许小兰偏过头对安林轻声道。 “没关系,没有什么事情是一笼包子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十笼!”安林颇有自信地说道。 许小兰闻言翻了翻白眼:“真惹怒朱长老,估计一百笼包子都不够!” 很快,两人便走上阁楼,在顶层的门外站立。 两个身穿红袍的宗门弟子站在门外,神色肃穆,目不斜视,散发着雄厚的气势,看到安林等人过来了,也不多望一眼。 许小兰在门外恭敬行礼:“朱雀宗许小兰求见朱长老。” “哈哈,原来是小兰来了啊,你的事我听说了,快进来。”门内传来一个极为爽朗的笑声,声音也粗犷不已。 大门自动打开,安林看到里面有一个须发皆是赤红色的中年男子,正满脸笑意地望着自己。 “这位想必就是许小兰的好朋友,安林小友了吧?”朱长老笑眯眯地开口道。 安林闻言当即恭敬行礼道:“晚辈安林,见过朱长老。” 朱长老哈哈一笑,捋了一下那长长的胡须,似笑非笑地开口道:“听说你要得到我们宗门圣火的能量圣炎?要不你正式加入我们朱雀宗,成为核心弟子得了,这样还能近水楼台呢,嗯?” 安林闻言一呆,这话让他怎么感觉……好像被发现了什么似的,心竟有些慌。 还未从这话中回味过来,许小兰便愠怒道:“朱长老!我都说了给他安排一个宗外记名弟子的身份啦,你可别出尔反尔!” 面对许小兰的呵斥,朱长老脸上没有任何生气的神色,反而更得意起来:“瞧瞧,人家安林小友还没有什么表示呢,你胳膊就往外拐了?” 许小兰听到这句话连唰地红了起来,张了张嘴,最后决定不跟这人瞎扯,直接从纳戒中取出了二十笼包子。 “啪!” 二十笼包子整整齐齐叠在地面上,顶到了天花板。 朱长老看到这堆得高高的包子,眨了眨迷茫的双眼:“小兰你这是……” “这是安林特意拿来孝敬你老人家的礼物,十笼给你,十笼拿去给宗主!”许小兰没好气道。 朱长老闻言又是哈哈一笑:“安林小友真乃妙人也,我还是头一回见拜访礼物送包子的。好的,我这就尝一尝。” 他摇了摇头,也不怪晚辈不懂事,只当是一个玩笑罢了。 朱长老直接一口咬了大半个包子,刚想客套夸一句好吃,忽然浑身一颤,疯狂咀嚼起来…… 他一脸震惊地望了一眼安林,随后又望了一眼淡然自若的许小兰,继续吃包子! 一分钟后,一笼的包子被吃完了。 “乖侄女,我大哥不在宗门呢,这些包子我就先全部收下了,免得放太久会变质。”朱长老嘿嘿一笑,双目爆发精光,瞬间将十九笼包子全部收入纳戒。 许小兰瞥了一眼朱长老,轻哼道:“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食物放入纳戒还会变质的……” “嗯……”朱长老脸一红,袖子一甩,朗声道,“安林小友的事情,我包了,不用你送包子给宗主!” 安林听着这对话,忽然觉得信息量有些大。 乖侄女?大哥? 怪不得他之前觉得许小兰和朱长老之间的对话方式有些奇怪,原来特么两人是亲戚啊!连宗主也是许小兰的舅舅! 安林不由得抬头望天,幽幽一叹。 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真走到哪,都会遇到一群关系户啊,像他这么纯粹的天才已经不多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