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借刀杀人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三百九十三章 借刀杀人

安林御着黑砖从高空掠过,目睹了无数场战斗。 他按捺住想要去战一场的心情,不断地寻找着那几个目标的踪影。 期间,安林也遇到过几个御剑飞行的育灵期学生。 他们在见到安林后,都很识相地避开。虽然和一个化神期的学长交战很刺激,但是他们还是想先多赚取一些功勋值,保住一个好名次再说。如果是最后一天两者相遇,这些育灵期的学生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扑上来。 “轰隆!”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惊天的轰鸣声。 安林神色一凛,当即改变飞行方向,朝东北方向飞去。 又是一道黑色的剑光冲天而起,直接将附近的一座山头削开。 是两个育灵期在战斗! 安林御着飞砖冲了过去,看到了姚明熙和唐西门正在战斗着。 他有些惊讶,一般育灵期之间的战斗不会这么早爆发的。第一天都是捞功勋值的时候,为何他们现在却打起来了? 唐西门毕竟是仙榜中最为顶尖的强者,凭借超绝的剑法将姚明熙死死地压制住。但是姚明熙却无惧无畏,即使已经受伤多处,他的剑招却愈发的霸道。 “唐学长,接下来的这一招,是我妹妹所创,正好用来回敬你!”姚明熙忽然间踏步向后闪动,神兵黑泽剑黑气冲天,似有真魔在咆哮。 “哈哈哈……尽管放马过来吧,我这就送你们兄妹二人去广场见面!” 唐西门哈哈一笑,手中的长剑赤芒涌动。 看到这,空中的安林总算猜到了大概。姚秀刚刚晋升到育灵期,然后被唐西门欺负了,随后姚明熙这个作为哥哥的刚好在附近,于是两人又打了起来。 “大风歌,镇魔曲!” 姚明熙一剑落下,四周忽然狂风大作。黑色的剑芒如流水般向唐西门斩落,在这黑水剑芒的内部,竟还蕴含着极强镇压之意的金光。 “来得好!”唐西门大喝一声,手持长剑,赤红贯天,朝那黑水剑芒斩去。 轰隆!两道恐怖的剑芒碰撞,将方圆数十丈的空间震碎。 最后还是唐西门的招式更胜一筹,赤虹击溃了那黑水剑芒,就连其内部的金光之力,也一同粉碎。 姚明熙被剑芒波及,身子遭受重击,吐血滚落地面。 唐西门抓住机会,继续朝姚明熙扑去。 安林看得津津有味,这时身后又有一道强大的气息在接近。 “哟!安林,又准备补刀吗?” 清脆娇俏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调侃的味道。 安林朝身后望去,看到了一个极为漂亮的女子,正御着六羽法杖朝自己飞来。 安林心中一慌,他还未想好如何对付唐西门,柳千幻这个这头号第一危险的目标便又出现在了这里,这让局势更加复杂起来。 “你觉得像我这种实力的天才,还会做补刀这种事情吗?!”安林强行镇定心神,正气凛然地回道。 “哈哈,从补刀狂魔口中说出这种话,真不害臊啊?”柳千幻笑靥如花,也是饶有兴趣地望着下方的战斗。 安林见柳千幻没有和自己战斗的想法,心中松了一口气。 随后他心中又是一动,开口道:“柳学姐,要不下面这个唐西门,就交给你补刀得了!” 柳千幻闻言一怔,随后狐疑地望了安林一眼,开口道:“我不要!” 安林眨了眨眼睛,不解道:“为什么?我将这好事让给你,你还拒绝啊?” “呵呵,我可不傻。你才是这里最危险的人,我要是耗费太多力量对付唐西门,不就被你坐收渔翁之利了吗?”柳千幻用看破一切的眼神望着安林,缓缓开口道。 安林被这话噎得一呆。 柳千幻又道:“我还等着你去和唐西门大战一场,然后我再找个机会把你弄出局呢。” 安林心好累,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看了看底下的姚明熙,已经被唐西门砍出了战败评定符,战斗已经结束,再这样耗下去唐西门就要跑了…… 安林咬牙道:“你替我干掉唐西门,我就在这里陪你玩一天的游戏!” 柳千幻紫眸一闪,随后不确定道:“你疯啦?我去干掉唐西门对你有什么好处?难道说你真的想趁我虚弱,来补我的刀?” 安林认真地望着柳千幻:“我是那种会补你刀的人吗,我们的友情呢?我只是想找个借口和你玩游戏啊!” 柳千幻嘀咕了一声:“骗小孩呢?” 她将头别开,欺霜赛雪的脸蛋却多了一抹红霞。 唐西门经历了姚秀和姚明熙两场大战,袖口已经碎裂,鲜血沾满了整个右臂,连腹部也有一道剑伤,不过这些外伤对他的影响并不大。 唯一让他觉得意外的,就是他的元气好像损耗得有些多了。 “大五一班,柳千幻,请赐教!”一个粉色短发的女子脚踏六羽法杖从天而降,清亮的声音吓得唐西门虎躯一震。 唐西门望了望面前的战意汹涌的柳千幻,又望了望天空上方的安林,心中有些塞,苦涩道:“柳学姐,你为什么要欺负我?” “唐学弟,这怎么能叫欺负呢,自由之战就是讲究一个自由。想打就打,想补刀就补刀,这才叫自由!”柳千幻轻抬颔首,笑着说道。 “后面那一句才是重点吧……”唐西门嘴角微微一抽,开口道。 “废话少说,看在我们曾经共同战斗的份上,我可以不用剑!”柳千幻的法杖已经散发出阵阵白芒。 唐西门叹了一口气,拔剑出鞘,红芒撕裂大地,瞬间朝柳千幻斩落。 柳千幻的身子忽然化作白雾,朝身侧飘动,躲过了剑斩,然后迅速凝形,从法杖中掷出一道白色的光球。 唐西门见状极速后退。 “轰隆!” 光球轰然爆开,掀起大片烟尘。 唐西门通过感知气机,朝着前方挥斩出十几道剑斩。 赤色的火焰剑芒带着无匹的威势,撕裂了烟尘,在地面划出了一道道沟壑,能量将烟尘震散,却不见了柳千幻的身影。 忽然,唐西门的寒毛竖了起来,毫不迟疑转身,将长剑横在身前。 一道粉色的能量柱,如激光炮般突然冲击在唐西门的长剑之上,强大的能量炸开,将方圆百丈的地域全部粉碎! 天空上方,安林正坐在砖头上,神色淡然地望着地面上的战斗。 柳千幻的雾化仙行比他用得还要好一些,真可谓神出鬼没。 唐西门在元气枯竭的情况下,恐怕连伤到柳千幻的能力都没有。 战斗还在进行,但是唐西门的败相已经很明显。 终于,他在释放了一式极为可怕的赤色剑斩将柳千幻的手臂划伤后,再次被终极闪光击中,无力倒下了身子。 柳千幻重新御杖而起,来到了安林的面前。 安林看到她白玉手臂上的血痕,微微皱眉:“你这伤还好吧?” “如果我说我伤得很重,你会不会趁机对我下手啊?”柳千幻乐呵呵地笑道。 安林翻了翻白眼:“我是那种人吗?别废话了,疗伤玩游戏去!” “去哪里玩啊?”柳千幻问道。 “老地方,黑石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