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要你哭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三百七十七章 要你哭

安林看到指针所指的格子,云雾慢慢散开,露出了功法名字。 他看着上面的功法,张大了嘴巴,一脸的不敢相信。 “嗖!” 系统的术法化作一道流光,融入安林的身体。 要你哭术法:单向情绪类攻击术法,被击中者会陷入到无法自拔的悲伤情绪之中,境界过于强大的被施术者会有一定的抵抗能力。 注:一天只能用一次,合道期对象无效。 “这……”安林呆立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这世上还会有名字如此奇葩的术法? 要别人哭还不简单吗,直接去把他打哭不就行了啊! “安哥,你怎么了,汪!?”大白见安林表情有异,便开口问道。 安林望了一眼身旁的雪白巨犬,脸上浮现出古怪的笑意。 大白浑身一颤,后退了两步:“安哥,你瞅啥?” “大白,你多久没哭过了?”安林好奇道。 “我堂堂一代神犬,自然是有泪不轻弹,打从娘胎出来,就没哭过一次!”大白扬起头颅,傲然一笑,一时之间威风凛凛。 紧接着,不知为何,它忽然想起了和父亲去逛窑子被母亲暴揍的场景,想起了青华临别时的话语,想起了获得狗粮传承的绝望,想起了秋叶脱离树木埋入大地的悲凉…… 所有的情感集中轰然爆发,如洪水决堤滔滔不绝。 大白“汪”地一声,直接嚎啕大哭起来。 安林眼睛明亮,觉得发现了新大陆。 这要你哭术发动过程,简直神不知鬼不觉,连元气波动都没有,直接作用在大白的情绪之上。 而且术法从发动到产生效果的时间间隔很短,几乎是瞬发! 神技啊!! “安哥,呜呜呜……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呜呜呜……” 大白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水汪汪的大眼望着安林,哪里还有半点威严的模样。 “嗯,不就是拿了你的第一次嘛,至于哭成这样吗?”安林一脸温和地抚摸着大白的狗头。 “安哥,你……你好过分,我做错了什么?呜呜呜……大坏蛋!汪!”大白觉得好悲伤啊,好想哭啊。听到安林的话语后,它又回想起安林曾经对自己的种种粗暴行径,不由得悲从中来,越哭越厉害…… 安林的口袋轻轻一颤,便没了动静。 里面的小红刚刚睡醒,就听到一人一狗不堪入目的对话,吓得赶紧闭上了眼睛,连固定的每次睡醒高歌一曲的惯例都没有了,生怕惹到主人。 安林拿了大白的第一次? 这……这简直太可怕了,连狗都不放过!! 安林终于要对自己的兽宠下手了吗? 从人到动物,从动物再到植物? 越是往后想象,小红就越是感到可怕,在口袋中瑟瑟发抖,不禁对自己的未来产生了深深的担忧…… 大白哭了十几分钟,这才止住继续哭下去的念头。 安林对拿走了大白第一次哭泣,也是有了愧疚之情。他没想到要你哭之术威力这么强大,大白的境界明明和他相同,却被他的术法弄得莫名其妙地哭了十几分钟。 “大白,对不起,你现在哭了十几分钟,今后我会让你十倍以上笑回来,我会让你幸福的!”安林道歉道。 口袋中的小红松了一口气,看来主人不是那种完事了不负责任的渣男。 大白却拍着爪子抗议道:“不行,夺了我的第一次,你要赔我一枚仙丹!汪!” 口袋中的小红闻言一脸惊愕,心中想道:“大白的第一次只值一枚仙丹吗?哼,我至少要三枚!” “呸呸呸!错了,主人真要做这种禽兽的事情,我一定会烧死他!让太阳的光辉净化主人的邪恶!” 安林听到大白得寸进尺的话,嘴角一阵抽搐,抡起拳头就欲将大白再教育一顿。 这时,他忽然感觉到口袋一阵发热,不由得停止了发作。 “嗯,小红,你怎么了?”他掏出小红,一脸关切地问道。 哪知这朵小红花没有任何的反应,一动不动的。 安林眨了眨眼睛,戳了戳红嫩嫩的花瓣,发现没有反应,便重新放回口袋中。 还是没睡醒吗?刚刚的口袋发热是错觉? 口袋中,小红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躲过一劫。 安林最后还是屈服在大白的淫威之下,同意回到天庭后,就送大白一枚八品仙丹,作为害大白流下珍珠般珍贵泪水的赔礼。 本来嘛,安林是打算揍大白一顿,用暴力解决问题的。 但是他很快就悲哀地发现,使用黑冥源气的后遗症还在,浑身脱力的他,根本不够大白一个巴掌拍的。念在以后还要骑大白,他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了大白的要求。 由于时间紧迫的原因,和送财少女林珺珺见面的时间也被安林往后推了。 就这样,大白托着安林一路飞回天庭。 重返修仙联合大学,很多朋友跑过来好奇地询问这十天的经历。 安林便大概跟他们说了一下去闯遗迹的情况,没细说紫星研究所已经搬家的事情,毕竟那事他有种知道的人越少便越好的直觉。 之后就是平静的休养的时间,还有就是努力去掌握近获得的传承。 化雾仙行功法,守阳真龙诀,凝空传承,机械工程学传承,影魔传承,要你哭之术,一下子多了这么多需要尝试的功法,说出去恐怕都没有人会信。 清晨,安林化作白色云雾,飘到望月山,在晨光朝露之间打坐。 中午,运转守阳真龙诀的安林,将高大的山壁击得轰鸣之音不断,声音惊动了整片山脉。 傍晚,安林用凝空术法,将学校外围的一大片金色的云霞,凝固成软绵绵的实物。然后就和许小兰悠悠然地躺在云霞之上,聊聊学校的趣事,或者修行的困惑。 夜晚,安林浸入黑暗,然后在另外一个空间慢慢跃出,如同鬼魅。 没事的时候,也给达一达二上上机油,保证自己的专业知识不懈怠。 就连要你哭之术,他也在努力提高熟练度。让虫哭,让小狐狸哭,让小鸟哭,就连小红也遭到了毒手。 那一天,小红花状态的小红,哭得湿了整个窗台。 结果第二天早上,安林就发现自己的头发被烧没了,最后只好跑去兜率宫求尹喜炼制一枚增发丹。 时光流逝,半个月后,安林已经将新获得的技能融会贯通。 早上,安林早早就醒来了,眼中有着明亮的光芒。 他感受了一下自己饱满的精气神,既兴奋又紧张。 大白,小红,小丑也难得静静地站在阁楼之间,等待着安林。 许小兰,轩辕诚,苏浅云等人登上了望月山,眼中有着期待的神色。 安林打开房门,笑道:“我们出发,今天就是我的化神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