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我的新朋友(求月票求订阅啦)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三百四十三章 我的新朋友(求月票求订阅啦)

“哎,你听说没,小掌门为了铸剑,把自己的母亲都给害死了。” “嘘……别乱说,这事我们自己知道就行。” “还听说前几天有男弟子和她练剑,结果被斩成了重伤!” “不会吧,戾气这么重?” “所以说啊,现在都没人敢接近她了……” 柳千幻坐在台阶上,阳光洒落在她漠然的小脸上,显得清冷至极。 她和冰鸿剑心意相通,听力也极为通彻。 远处两名弟子的低声交谈,她自然听得一清二楚。 不过她没有发怒,只是静静地坐着,因为她觉得那些人说得没错。 她也没有朋友,回想过往的时光,好像自始至终都只是母亲陪伴着自己。 母亲就是她唯一的朋友,而现在,她却把母亲害死了。 那个男弟子是出于好意陪她练剑的,她以和母亲对战的标准进行对练,却一不小心就重创了那个男弟子…… “妈妈,除了多交朋友这件事以外,你交代的所有事情我都做到了。我每天练剑四个时辰,不骄傲,做人低调,不拼爹,不炫富,不挑食……” “幻幻还是及格了吧?” 女孩抬头呆呆地望着蓝天,想要看到什么,想要听到什么回应,但是回答她的却是一片秋风和静默。 五年后。 柳千幻十五岁,漆黑如墨的长发披在纤细腰肢之上,身姿窈窕,面容绝美,却又清冷孤傲,成为了宗门出了名的冰山美女。 她还是没有朋友。 不是没有人接近她,说实话她这种容貌的女子,即使性格再冷,也有人愿意尝试和她交流,更别提柳明轩还暗地里鼓动其他年少弟子和她交流。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效果,她自己把自己封闭起来了。 一个人练剑,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在宗门的后山看风景。 直到有一天,她看到同父异母的哥哥,从学校拿回一个奇怪的玩具。 “这是什么?” “哦,这玩意叫手机,那些会动的画面,叫游戏。” “这可是凡间的好东西,被我改动过,没电了可以用元气充电,想玩吗?” 柳千幻的紫眸映着屏幕上那色彩缤纷的世界,静静地看了好久。 那个世界的画面虽然粗糙,但是它却很新奇,很有趣。 它和现实割裂,一旦进入到那个世界,她就拥有了一个全新的身份。可能是飞行员,可能是指挥士兵的将军,可能是士兵……唯独不是那个握着冰鸿剑害死了妈妈的柳千幻。 她喜欢上了手机,喜欢上了游戏…… 她找到了能带给自己快乐的伴侣,或者说朋友。 嗯,那就是手机!!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慢慢上瘾了。 每天除了雷打不动的练剑时间,陪伴她的就是这部手机。 她渐渐变得乐观起来,就像有了伴侣,有了依靠那般,甚至连追求也有了!学习汉字,学习汉语,学习凡间的一切…… 那段时间,她意识到母亲临终前的最后一个交代,也终于顺利完成了。 “妈妈,我有了朋友,也获得了快乐,每天都很开心,有好多游戏可以玩。” “幻幻做得好不好,快夸夸我吧?” 少女摁着手机的按键,开心地说道。 一滴水珠不经意间滴落在屏幕上,如同一朵清澈的莲花,绽放,随后被擦走。 …… 虚灵王被斩中一剑后,气势不减反增,无数彩色的光芒朝它的身上汇聚,凝聚出了一具宛如实质的铠甲。 柳千幻神色淡漠地望着气势不断攀升的虚灵王,眸间闪过一抹蓝芒。 “霜天。”随着声音落下,蓝色的寒气化作彩绫萦绕在她曼妙的身上。 四周那光怪陆离的扭曲色彩,忽然停滞不动,诡异消散。 蓝色和白色成为了天地的主色调,霜雪不停,严寒彻骨。 这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 万物静默,冰雪成天! 虚灵王的双眼的火焰似乎都要被这天地冻结,但它浑然不惧,全身爆发出让人惊惧的气势,手持赤色镰刀划出一道血线,斩向面前的女子。 它身躯快到化作一道残影,但速度却诡异般的越来越慢,等距离女子三尺距离的时候,竟生生凝固在原地。 虚灵王的双眼第一次有了恐惧,深入灵魂的寒意,笼罩了全身。 柳千幻脸上没有一丝的变化,手持冰鸿剑对着任她宰割的虚灵王,简单地由上往下一划,蓝色的剑影就这样一落而下。 没有任何大气磅礴的景象,却带着一剑断神魂的真意。 一道白线出现在虚灵王的身上,将它的身躯分裂成了两半,落在白色的雪地,化作绿烟消散,死得无声寂静。 “恭喜,虚灵族试炼通过。” 柳千幻收起长剑,霜天领域收敛,清绝冷傲的模样也随着意境慢慢消散。 “真没意思,还以为地狱难度有多难呢,辣鸡副本!” “就这种虚灵族,我能打十个!” 她毫不留情地鄙夷了一番试炼,这才收起从天空降落的传承。 某个黑暗空间内。 辣鸡副本?辣鸡试炼?能打十个? 听到这句话的光头男子已经满脸绝望。 我的姑奶奶,求你饶了我吧! 这特么不是虚灵王不强,而是你强得不是人好吗?! 石室内,柳千幻看到了等着她的队员们。 “嘿,柳学姐,怎么这么慢啊,该不会在里面玩上了吧?”安林笑着打招呼道。 柳千幻乐呵呵地和安林击了一个掌:“不是在里面玩上了,而是地狱难度模式的前戏太长,等boss现身花了很长的时间,然后boss战斗中变个身,又等了很久……” “哇!柳姐姐竟然是地狱难度?!里面的怪物强不强?”田玲玲听到是地狱难度后,顿时一脸崇敬地望着柳千幻。 “嗯……太弱,两剑就解决了,大招还没用呢。” 柳千幻思索片刻,一本正经道。 不说还好,一说田玲玲简直都要变迷妹了。 就连安林也连连点头,只觉柳学姐的逼格越来越向自己靠拢,甚是欣慰。 “咦?唐西门还没出来?”柳千幻以为自己是最晚出来的人,但回过神后却发现竟然还少一个人。 这时的唐西门,还在对一头黑龙穷追不舍,却怎么也追不上…… …… 月初了,求月票啦啦啦 月初求各位可爱的月饼赏个月票。另外也求下订阅,求推荐票,求赏赏。求么么哒(づ ̄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