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一柄长剑引发的血案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三百四十二章 一柄长剑引发的血案

天剑宗,一间茶室内。 一向温文尔雅的男子忽然怒拍桌子:“不行,这事没得谈,我不准你去!” 女子脸上同样带着薄怒:“虚灵族本就是大陆的毒瘤,灭国灭族的事情它们干得还少吗,我们去夺取它神山的圣矿又怎么了?” “虚灵族的确十恶不赦,但这也轮不到我们天剑宗出头。你知道主动招惹它们的下场吗?就为了给幻幻铸剑,去招惹那种存在?我看幻幻都要被你宠坏了!!”男子声色俱厉,语气中不容一丝的回旋的余地。 女子笑了笑:“是啊,我不宠她这世上还有谁宠她?你有好几个儿女,可我只有她一个女儿!极寒圣魂矿对幻幻来说意味着什么,你不会不知道……你不同意没关系,我自己去就好了。” 说罢,女子便毅然转身离开。 “你……你疯了!?”男子望着离开的背影,气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飞舟内,小女孩牵着女子的手,好奇道:“麻麻,粑粑不和我们一起去吗?” 女子温柔地轻抚着女孩的脑袋:“他正忙着呢,没关系,我一人去就足够了。” “嘻嘻,那也是,麻麻可是咱天剑宗第一女剑仙,谁打得过麻麻!” “麻麻,陪我练剑!” “嗯,好的……” …… 虚灵域,一片天空是蓝绿色的诡异地域。 这里的一切事物,好像都徘徊在虚幻和真实之间,任何色彩都有可能成为空气的一部分,扭曲,诡离,污染,破碎…… 如果不是心智极为坚定的人踏入这片空间,可能会因为这环境,立即变得精神失常乃至陷入癫狂。 这里有五座神山,盛产着让外人艳羡不已的绝世矿材。 五神山之一的冰神山,最出名的是就极寒圣魂矿。 它三千年一凝结,对神魂有极强的综合效用。 同样,也只有拥有极为强大神魂契合度的存在,才能得到它的认可。 此时,这座神山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可怕的混乱。 “麻麻,麻麻……这些都是些什么东西啊?”女孩看到那是不断冲杀而来的半透明的面目狰狞的怪物,吓得小脚直抖。 “别怕,有我在呢,这些都是吓人的纸老虎罢了。你看,它们都挡不了我一剑。”女子温柔地笑着,手中半透明的神念之剑,在空中划出一道道霸气无双的剑斩,将一切扑杀而来的虚灵族,无论灵体还是神体,全部斩成一片虚无。 守护神山的虚灵族,被这忽然而至的杀神,彻底吓破了胆。连它们高高在上的返虚期虚灵神,都被女子动用法诀,数剑斩杀,这还怎么守!? 神山的巅峰,女子牵着女孩的手,目光盈盈地望着那一块晶莹剔透的蓝色石头。 “极寒圣魂矿三千年一凝结,如今成矿已有千年之久,你还未找到有缘人……”女子望着那块石头,淡淡开口道,“幻幻,前去滴血。” 女孩兴奋地小跑过去,望着那块蓝色的矿石,它和神器图鉴上显示的材料,一模一样!! 女孩灵动的紫眸甚至能透过石头,看到其内部如同精灵般舞动的能量。 一滴精血滴在蓝色石头的表面,上千年没有丝毫动静的石头竟然爆发出了璀璨的蓝芒! “成了!这是极寒圣魂矿认同的迹象!”女子眼睛一亮。 极寒圣魂矿认主后,灵性最足,必须当场铸剑,不然灵性会快速流失。 “九天玄剑阵,启!” 随着女子的一声轻喝,九柄极为强大的神念剑从她的识海中飞出,组成了气势浩大的剑阵。 “幻幻待在剑阵内,不要乱动!” 留给女子的时间已经不多,她在吩咐一声后,当即开始在山顶铸炼神剑。 为了快速铸炼这柄剑,整个神山的元气都剧烈涌动起来,雷霆,烈火,锤击…… 蓝绿色的天空,缓缓撕开了一道漆黑的裂缝。 裂缝内充斥着极端的混乱和黑暗。一个空洞的双眼蕴藏赤色幽火,头上有着黑色光环的半透明骷髅人,从裂缝中缓缓走出,冷眼望向不远处风云大作的冰神山。 黑色骷髅人淡淡道:“秋鸿,天剑宗大长老,宗主柳明轩之妻,返虚后期的剑仙……” “桀桀……就算是柳明轩也不敢来神山撒野,谁给这娘们的胆子?”裂缝中再次走出来一个双头黑躯的半透明怪物,冷冷地笑着。 “呵呵,也不能这么说,要不是我们俩恰好就在这附近,说不定真让这秋鸿得手了。到时候她躲在天剑宗,我们也没有办法……”黑色骷髅人说着,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柄由枯藤组成的长矛。 这柄干枯泛黄的长矛微微蠕动,矛尖出现一点如鲜血般的红芒。 死亡圣矛,它由生长在黄泉神山死气最重之地的远古地狱藤缠绕而成。它一旦被投掷出去,凡是比投掷者境界低的敌人,投之必中,中之必死! 这是真正的死亡之矛,已经涉及到了微妙因果规则的巅峰仙器。 而头上有黑色光环的骷髅人,已经是返虚巅峰的虚灵神了。 “黑棺幕!”双头怪物双手连掐法诀。 冰神山上,一声畅快的剑吟直冲云霄。 小女孩看着美轮美奂的淡蓝色长剑,整个人都兴奋起来。 “幻幻,这剑喜欢吗?”秋鸿笑意盈盈地将剑递给女孩。 这柄剑可以滋补小女孩因道剑古体过于强大而被压制的神魂,或许这柄剑真的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喜欢!这剑好漂亮,麻麻对我最好啦!”小女孩乐呵呵地伸着粉嫩的小手,想要将那梦寐以求的长剑抱在怀里。 波纹扩散,空间凝固。 一朵鲜艳的血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女子的小腹上。 古藤缠绕的矛尖穿透了肌肤,泛着妖异的红光,似乎在嘲讽着这短暂的欢愉。 秋鸿很是惊诧地望着自己小腹上的长矛,随后向身后望去,看到了远处气息低敛的两个虚灵神,若有所思。 长矛忽然又消失了,就好像它从来没有出现一样,只有女子腹部蔓延的黑色线条,和不停流淌的鲜血,还在宣告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小女孩完全呆滞住了,双目圆瞪,满不可置信地望着女子腹部的鲜血。 她失神几秒后,全身颤抖地扑到秋鸿怀中,捂着不停流血的伤口,惊慌失措道:“麻麻,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轰隆!” 一个黑色的长方体空间,霎时笼罩了山顶的两人,这是极为可怕的空间封锁。 秋鸿苦涩一笑,捏碎了怀中随身携带的玉佩,将柳千幻抱在怀中,化作点点光粒。 双头黑躯怪物神色一滞,随后有些不好意思地望向身旁的骷髅:“她竟然有神隐玉……” 黑色骷髅闻言目无表情:“无妨,秋鸿已经死了。至于那柄由极寒圣魂矿打造出来的剑,我们迟早会要回来的。” 天剑宗。 柳明轩看着躺在地面上气机慢慢消散女子,浑身颤抖不已。 他失算了,他以为有神隐玉的秋鸿,即使遇到危险,也能安全回来。 他本以为这次行动,不是自己亲自出马,那么秋鸿的个人行动就无法完全代表天剑宗,他就能和虚灵族慢慢周旋…… 但他万万没想到,秋鸿竟然遭受了因果力量的攻击! “秋鸿,这到底是谁干的?”男子尽力压抑着愤怒,声音低沉道。 女子似是没有听闻,一脸温柔地抚摸着在她身旁嚎啕大哭的女孩,轻声叮嘱道:“幻幻,娘亲走了后,你记得每天都要练剑四个时辰,不要偷懒。还有,别忘了不能太骄傲,做人要低调,不拼爹,不炫富……” 柳明轩半跪在秋鸿的面前,庞大的治愈力量疯狂涌入女子的体内,但是那黑色的线条却如同附骨之疽,驱之不散。 “可恶!秋鸿……你快告诉我,这到底是谁做的!” 男子咬牙切齿,眼中的怒火完全不可遏制。 “爹,你快救救娘亲啊,求你了,快救救她啊……”小女孩泪流满面,看着母亲越来越虚弱却无能为力,只有不断乞求着面前的男子。 “幻幻……还有,不能挑食,记得多交朋友,每天都要开心……” 女子的目光越来越迷离,她已经没有时间了,她只想抓紧时间和女儿多说几句。 秋鸿眸中映着的那个女孩是那么的可爱,现在看着又是那么的让人心疼。她真的不想离开,真的还想多陪陪孩子。 “幻幻,别跟你爹废话了……快,让妈妈抱抱……” “乖……” “你要记得,妈妈是爱你的……” 秋鸿嗅着怀中女孩淡淡的体香,微笑着慢慢闭上了双目。 天剑宗,哀思的钟声响彻天地。 女孩孤零零地坐在床头,听着刺耳的钟声钻进耳朵,双目无神,怀中紧抱蓝色长剑。 她以前都是抱着妈妈入睡的,现在却只能抱着一柄冰冷的剑。 “你是妈妈造的,那你就叫冰鸿吧。” “冰鸿,如果我当初不要这剑,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对吧?” “冰鸿……是我害死了妈妈对吧?” “哦,对了,如果妈妈不造你,她也不会死,你也有责任!” “哐当!” 冰鸿剑被女孩狠狠地丢到地面上。 女孩蜷缩在床上,眸光灰暗,四周寂静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