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名动大陆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三百二十二章 名动大陆

一则消息不胫而走,以一种近乎疯狂的速度向四周扩散,很快便引起了奥心帝国乃至整个大陆的震动。 一个名叫安林的剑仙,连败数位战皇和奥心帝国特使后,竟敢公然出言挑衅虚冥战帝,并扬言一个不爽就要打上奥心帝国的帝宫。 这个消息一出,举世哗然。 战帝是整个大陆至高无上的存在,威严浩荡,尊贵至极。 对世人来说,战帝就是天上的太阳,高高在上,不容一丝一毫的侵犯。 现在这安林剑仙倒好,竟然敢出言要日天! 要知道上一次某个不小心侵犯到战帝的战圣,坟头草已经三丈高了! 疯了,这个人疯了! 几乎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后,第一感受皆是如此。 战气大陆北面,北虹帝国。 此刻,某个都城的酒馆内,也有消息灵通的人士在议论。 “哎,你听说奥心帝国那件事了吗?” “怎么可能没听说啊,这事闹得那叫一个沸沸扬扬,战帝的威严,多久没有被人这样挑衅过了。我看这个叫安林的疯子,活不过三天咯。” “啧啧啧……没想到这世间竟然还有这等狂士……” “这叫狂士?这叫不自量力!哼,稍微有点实力就狂得不像样子,不知天高地厚。” “那也是,虚冥战帝是不可战胜的,得到神兵后,他更是所向披靡,死在他手里战圣都有十数位之多。唉,真是脑子坏了才敢这样去挑衅他。” 殊不知他们在议论之时,另一张桌子上的白衣男子却是酒杯一顿。 他那平静温和的脸上,竟有了许久的失神。 最后,他畅快地笑了,那肆无忌惮地笑声让四周的酒客频频侧目。 “奥心帝国吗?安林,你等我!” 男子古剑出鞘,霎时间天地剑气纵横无双。 他脚踏飞剑冲天而起,背影潇洒决绝,留下一群惊诧的酒客。 奥心帝国的领域,安林和苏浅云闹得那叫一个天翻地覆。 春羊国。 听说纯霄剑宗每年用几百个人的生命祭炼剑坯,还在逍遥法外,肆意妄为? 它是一方霸主,实力强横,没人敢管? 好!看我们雌雄双煞灭了你们。 安林一剑闯宗,当场斩杀战皇强者庄碧凡于主殿之上。 苏浅云月光轮收割无情,十几名战王级别的剑宗长老全部被一招灭杀。 纯霄剑宗,一日覆灭! 鹤归国。 听说龙血魔宗霸据一方,压得国内各大门派势力皆抬不起头,又因为宗门强者无数,且护山大阵可怕至极,无人敢惹? 好!看我们雌雄双煞灭了你们。 安林和苏浅云两人风风火火闯到龙血魔宗的老巢,一言不合就大开杀戒。 魔宗内的两名战皇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当场斩杀,宗门内部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一日之内,世间再无龙血魔宗! 白阳国,凤凰国…… 一个个事迹如同飓风般传出,让大陆上的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不管之前再如何否定安林和苏浅云,他们此刻所做的事情都是十分震撼人心的,至少许多人,对他们的实力不再有任何的质疑。 安林剑仙和月光圣女的名号,也从真正意义上名扬了整个大陆。 但是真正让世人惊惧的事情,却是发生在摘星阁之上。 摘星阁,奥心帝国十大宗门之一。 势力范围覆盖帝国西面,大大小小十几个国家,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庞然大物。 摘星阁内的阁主凌相乐,太上长老叶重山,皆是战圣的境界。 他们是整个大陆都闻名的顶尖强者,也正因为如此,摘星阁所做的事情,只要不太过分,即使是战帝,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缥缈的群山之间,有着许多装潢奢华的宫殿楼阁。 最高的巅峰之上,更是有一座泛着紫色流光的阁楼,美轮美奂,不似凡物。 它就是摘星阁的主阁楼,是这个宗门的核心。 “星魔炎培养得怎么样了?” 一名面容清秀,声音清脆如孩童的男子背负着双手,在主阁楼内缓缓踱步,开口问道。 身穿紫袍的老者闻言躬身回道:“回禀阁主,星魔炎还有很强烈的抵触,我们用的生灵魂力镇压大阵,并不能让它强行屈服。” 那名面容清秀的男子,正是摘星阁的阁主凌相乐。 凌相乐狭长的眼睛微眯:“不能让它屈服不是代表我们方法不对,而是因为力量不够!再搜集二十万生灵融阵!” 紫袍老者身子一颤,最后只能躬身俯首道:“是,阁主!” 看来又得从村庄城镇抓人了,这一次对外用什么理由? 魔兽侵袭?还是天地灾害? 紫袍老者正寻思着这件事的时候,忽然间地面震动起来,紧接着就是惊天巨响。 “轰隆!” 摘星阁开始了骚动,警报的号角开始响起。 “敌人来袭,有敌人来袭!” “有人强闯宗门了!!” 摘星阁的弟子纷纷冲出,握着武器备战。 紫袍老者神色一凛,显然没想到这年头,竟然还有胆大包天之辈,敢正面硬杠摘星阁,活腻歪了? “哼!我倒要看看是何人竟敢如此不知死活。” 紫袍老者的背后生出紫色的双翼,朝战斗轰鸣的地方飞去。 “哦?一男一女?”紫袍老者飞在空中,气运丹田,高声大喝:“来者何人,竟胆敢闯入摘星阁,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嗖!”一道蓝光闪过。 紫袍老者断成了两截,成功完成了他的套路使命。 安林剑仙和月光圣女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其实他们就是两尊杀神,默然不语地一路杀到最高阁楼的外面。 轰隆! 泛着紫色流光的阁楼,阵法被破开,两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阁主凌相乐坐在椅子上,静静望着来者,看到两人纤尘不染,宛如从天而降的神仙道侣,淡然的神色终于是有了一丝变化。 凌相乐的身旁是一个红袍老者,他就是摘星阁的太上长老叶重山。 两名战圣,这个阵容足以让大陆的绝大部分势力感到惊惧,但面前的一男一女,却是连一个凝重的表情都懒得摆出来。 “安林剑仙,月光圣女,我记得我们摘星阁没有招惹到你们两位吧,井水不犯河水的,两位打上我山门又是为何?”凌相乐一开口就道出两人的身份,缓缓开口说道。 毕竟大陆上这么无法无天的,就只剩下这一对了。凌相乐只是没料到,他们连战圣都敢招惹。 安林驻剑在原地,一脸大义凛然道:“你是没招惹到我们,但是摘星阁每年抽十几万人进阁楼,有去无回,近两年更是变本加厉……我来摘星阁一看,嘿,宗门弟子也就上千人,其他人去哪里了,这让我很是心慌啊……” 叶重山眼睛微眯,雄浑浩瀚的气势如巨山般压迫而来,声如惊雷:“这闲事你也要管!?” 安林脸色平静,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一脸正气道:“我是正义的伙伴,是替天行道的剑仙!路见不平一声吼啊!为什么不能管!?” 凌相乐嘴角抽搐:“我靠,真是个疯子。” 叶重山:“……,我们还是动手吧。” 轰隆!这名战圣的恐怖气息,如同猛烈的浪潮般,肆无忌惮地爆发开来,让空间都产生了阵阵涟漪。 安林手握胜邪剑和苏浅云并肩而立,同样将自身那强大的气息释放。 狂风大作,两股气息猛烈碰撞,如若惊雷炸响,让整个摘星阁都摇晃起来。 就这样,一场震惊大陆的战斗,在摘星阁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