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这特么是育灵期?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三百一十六章 这特么是育灵期?

在暗黑狼神被秒了之后,血神杜克生生顿住了脚步。 进入遗迹和性命哪个重要?当然是性命重要啊! 这时,一名身穿青色衣裳,身姿曼妙的女子已经向他冲来。 杜克神色一变,这女子只有育灵后期的修为。 要不……把她秒了,夺一个玉符,然后直奔入遗迹? 他可能打不赢那个拿黑剑的修士,但是他生命力可是比狼神强多了,就是算挨上十几剑致命伤也不会死,不如趁此拼一拼,只要不正面和那杀狼神的修士交锋就行了。 杜克的目光瞥向那黑剑修士,见那修士没有动作,而青色衣裳的女子,已经冲至身前…… 他的脸上,终于浮现出狠厉的神色。 杀! 杜克凝练出血矛,爆发出全部的力量,以奔雷之势朝青色衣裳的女子刺去。 这一刹那,整个空间都因血矛的突刺而嘶鸣,元气更是如海涛般狂涌。 这是他全力一击,为的就是要将那女子的心脏一击洞穿! 女子手中翻出一柄长剑,一刃烈火焚天,一刃万雷奔腾。 一剑落下,天地色变。 杜克双目圆瞪,心中忽然升起了恐惧,随后令人窒息的炎雷力量便以摧枯拉巧之势,将血矛击溃,将他的身体直接斩成了两截…… 剑势不止,天池的湖水也被这一道剑斩,生生劈成了两半,雷光肆虐,恐怖的炎火让湖面都沸腾起来。 与此同时,身躯被切成两半的血神,在痛苦地撕嚎着。 焚天噬地的火焰灼烧着他的两截身躯,恐怖的雷光正在击溃他的每一寸血肉以及神魂,他那强大的生命力正在被疯狂地摧毁。 血族最引以为傲的就是那超强的生命力,就算身体被切成两半,也可以重新愈合,但现在这种情况,貌似是要被一剑斩死的节奏…… 杜克满脸绝望,此时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在咆哮:“这他妈是育灵期?如此恐怖的剑斩,你跟我说这他妈是育灵期!?” 那青衣女子正是许小兰。 她手持龙雀剑,傲立在空中,一双秋水眼眸冷冷地望着空中的两半身躯,如若谪落凡尘的仙女,高贵出尘。 堂堂血神杜克,血肉就这么在火焰雷光中,化作了青烟…… “又……又被秒了?” 在一旁迟疑是否参战的修士,纷纷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 华国修士将目光投向空中的女子,神色之中充满了敬畏。 那可是生命力极其恐怖的血神啊,竟被一个境界只有育灵期的修士一剑斩杀了,这种震撼简直让人无法言说,即使事情就发生在面前,依旧让人无法相信。 就连安林也是有些惊奇,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完美融合神音传承的小兰出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没想到竟将化神初期的血神给一剑斩了。 龙凤血脉相融,配合上仙器龙雀剑,实力果然爆表! 至于那些敌对的外国势力,此刻已经吓得牙齿发颤。 但他们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苏浅云驾驭着诡异莫测的月光轮,划过一道道湛蓝轨迹,在暗黑狼族的狼群之中,如入无人之境,无论是凶狼,还是实力强大的狼王,全部抗不了一招,便被切成了两半。 唐西门面对几名全副武装的基因战士,也是一剑一个,丝毫不拖泥带水。 合金装甲?一剑斩碎! 火焰,寒冰,风刃?导弹,光炮,电磁武器? 一道霸气无匹的剑罡,将其全部碾压! 那几名从米国远道而来的基因战士,全部饮恨当场。 他们都是号称化神以下无敌的尖兵,现在被一个育灵期打成了狗…… 轩辕诚递出两剑,将两个逃遁的红袍血王的背部,斩出了一道巨大的豁口,鲜血洒落湖面,化作殷红扩散。 “该死这群修士从哪里迸出来的,连杜克大人都被杀了!” 其中一名血王心有余悸地向身后望去,见轩辕诚没追过来,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还好那小队,不是所有的育灵期修士,都那么恐怖,我们算是捡回一条命了。”另一名血王面露庆幸的神色。 “万灵生死缘灭----死!”远处,传来轩辕诚的一声轻喝。 两名血王背部的剑伤,忽然出现溃烂,向四周侵袭,生命力在疯狂流逝。 “啊……该死,这是什么东西!”一名血王痛苦嘶吼,望向身旁一同逃遁的同伴,脸色忽然浮现绝望的神色。 只见那同伴面容枯槁,头发变成了白色,最后生机消散,一头砸落地面…… “不!”那血王绝望的叫喊起来,随后身子也开始朝地面坠落。 轩辕诚很忙,转身朝隐世巫族杀去。 …… 日笨的忍者三人组,在天池光门的不远处,用隐蔽术法隐藏身形,全身微微发抖,此刻就差没被吓尿了。 他们本来打算趁乱夺取玉符,然后就看到安林一剑秒狼神的场景。 旗木顺顺西当机立断,不打安林的主意,打算从其他队员入手。 “那个女子看起来柔弱,只是育灵后期,我们去暗杀她!” “队长英明!” 然后,他们还没出手,就看到那女子惊天动地的一剑,一剑将血神杀了。 旗木顺顺西:“……” 其余两名上忍浑身一颤,一股寒意漫上心头,心道还好没动手。 “我们看看其他人。”旗木顺顺西咬牙,朝其他拥有玉符的修士看去。 一个将暗黑狼族打得落花流水,一个将基因战士团灭,一个用诡异的剑法灭了两个血王,现在又追着隐世巫族打…… 旗木顺顺西觉得身子有点软,胸口有点闷。 他妈的,这个小队的育灵期都是变态吗!? 一想到之前的他,还想从这个小队中取敌将首级,就一阵头皮发麻。 “队长……要不我们先战略撤退?”一名队员实在忍不住了,开口劝道。 旗木顺顺西觉得这个队员说得很有道理,当即点头: “好!学会忍辱负重,才是忍者的第一守则!” 于是乎,三人使用隐蔽术法,鬼鬼祟祟正欲撤退。 “哼哼!我就知道日笨的鬼子会来这里,终于找到你们了。”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忽然在三人耳边炸响。 三人转身,只见后面一个胖子手里拿着一个玄机盘,正一脸冷笑地望着他们,来者正是符箓天才陈景天! 一张金色的符箓不知何时,已经飘到三人的身旁。 “不好,快撤!”旗木顺顺西大喊一声。 “轰隆!”恐怖的爆炸化作巨大的火焰,朝四周席卷而去,让方圆十丈皆化作一片火海。 “哈哈,老子的符箓味道怎么样?休想逃!” 陈景天哈哈一笑,又是三张符箓丢了出去,分别组成了一道白色的樊笼大阵,生生将三人的逃遁路线困住。 “找死!”旗木顺顺西一脸冷冽地望着陈景天。 陈景天只是育灵后期,而且不是变态小队的修士,旗木顺顺西可不会怕他。 “杀了他!”旗木顺顺西一声令下,身子便动了起来。 其余两名上忍也是疾速冲向陈景天,手中的苦无泛着慑人的寒芒。 “崆峒火蛇!”陈景天又是一道符箓丢出,化作千百条长着尖锐獠牙的火蛇,朝突袭而来的三人扑去。 两名上忍释放水龙弹,撞向火蛇群,轰隆炸响,水汽升腾。 一道雷光冲破水雾,是巅峰上忍旗木顺顺西突破了火蛇攻击,手中握着蕴含恐怖威能的雷电,带着万鸟嘶鸣之音刺向陈景天。 此招是旗木顺顺西身为忍者,刺杀敌人最得意的一手,像陈景天这种满身肥肉,只会丢符箓的法师,绝对是一招杀一个! 但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陈景天脚下的飞剑不知何时已经握在了他的手中。 “嗖!” 一道完美的剑光,和旗木顺顺西手中的雷电碰撞在一起。 轰隆!恐怖的冲击,掀起了滔天大浪。 旗木顺顺西身子疯狂后退,他的手已经流出了鲜血,一脸惊骇地抬头望向陈景天,用汉语大惊道:“我靠,你不是符箓天才吗!?” 陈景天挽剑在身前,气质浑然一变,如若剑仙:“肥宅挽剑世无双!” 旗木顺顺西:“……,八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