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小龙女的抉择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二百九十章 小龙女的抉择

“可是我的血脉不是已经废了吗……连我父王都没有办法,你真的有办法重新提纯激活?”北莲美眸圆瞪,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安林认真点头:“你父王没办法激活,并不代表其他人不行,这是我从神音前辈那里得到的方法,包管没问题!” “神音前辈……你说的难道是龙族的天龙女神音!?”北莲小口微张,似是听到什么十分震惊的事情。 神音可是龙庭这近万年以来,最有希望合道成功的前辈啊,她要是选择走真龙大道这一条路,说不定早就成功了。而她的经历,也让她成为了龙庭的传说级人物,更是北莲崇拜的偶像。安林竟然说这方法出自她之手,这让北莲如何能保持镇定。 “就是她。”安林点头肯定道,“我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知晓了这个血脉提纯激活的方法,走吧,我们换个地方说。” 安林说完后,便御狗朝另外一个方向飞去,北莲傻傻的跟在后面,似乎还在消化这件事。 一个偏远的小山上,这里格外的清净,只是偶尔有一两声花鸟虫鸣。 “嗯,这地方不错,是个偷偷摸摸办事儿的好地方。”安林看着周围的环境,一脸满意地点头。 北莲:“……” “安哥,虽然基本意思没毛病,但怎么从你口中说出就这么猥琐呢?汪!”大白叹了一口气,开口抬杠道。 “砰!” 大白的头又挨揍了一拳。 “谁都能说这句话,唯独你不行!流氓狗还有脸评论我啦?”安林没好气道。 “汪!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什么样的主人,才有什么样的狗!”大白毫不示弱,当即反驳道。 安林闻言胸口一闷,麻蛋,这大白说这句话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 北莲看着一人一狗在这里打闹,脸上有着淡淡的笑意。 她从安林的话中缓过神来了,虽然很激动,但是也不急着开口,只是用一双饱含期待的美眸,凝望着面前的男子。 安林发现北莲一直看着自己,不由得老脸一红,轻咳一声:“别闹了,办正事!” 说着,他便从纳戒中将一件件物品掏出。 “这是我从绿岛弄来的千年沉月木;这是从龙庭远古战场找来的紫古藤,应龙真血;冰天霜岛的玄冰寒晶,腾蛇火山口的莽荒火骨,尊魔岛的神白药草……” 北莲默默地看着安林从纳戒中拿出的材料,这些材料蕴含着极为强烈的能量波动,单单这样一眼望去,便知道极其不凡,特别是看到紫古藤和应龙真血的时候,她的心更是猛地颤动了一下。 她从银鱼的口中听说过这两件材料名字,安林之所以会冒险进入远古战场,为的不就是这两件材料吗?原来如此……原来安林去远古战场搜集这两件材料,为的就是解决她的血脉问题啊。 “嗯,材料就是这些了,等下我会和小丑联合布置一个血脉提纯阵法,你其他的事情都不用做,只需要在阵法的中心打坐,运转真龙心法就行了。”安林说到正事,明显郑重许多。 阵法的布置极其繁杂,这毕竟不是一个普通的阵法,能量需求非常的大,不仅需要天地元气的引动,还需要十万枚灵石的支撑。 单单布置这个阵法就用了一个时辰,紧接着就是阵法的运转了。 安林和小丑作为阵法运转的主要操纵者,分立在阵法的两端,将元气灌注入阵法之中,进行牵引。 阵法一动,一个古朴苍茫的金龙虚影,便带着无尽的王威浮现在天地之间,材料的精华开始被阵法引动,化作一道道细流,飘进北莲的体内,洗涤着她那斑驳不堪的血脉。 将一件东西彻底破坏很简单,但是要将被破坏的东西重新还原,难度却是暴增无数倍。就好比将一个价值连城的瓷器摔碎,和将碎掉的瓷器重新恢复原状,那种难度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 现在的第一步,就是将北莲身上的血脉进行洗涤提纯,去除杂质,这一步相当于将碎裂的瓷器按原来的面貌拼凑在一起。 第二步,就是重新激活那已经死寂的血脉,是一个由死到生的过程,相当于将拼凑在一起的碎片,进行完美融合,重新变成原来完好的瓷器,这是奇迹的一步。 不知不觉,就到了第二步,阵法的运转开始变得剧烈起来,天地元气和灵石的能量快速涌入阵法,让金色的长龙虚影变得更加的凝实。 所有的材料快速枯萎,能量被金龙吸干,再喷吐到阵法中心的女子身上。 枯木逢春,咸鱼翻身……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声畅快的龙吟之声,响彻整片天地。 仿佛在说:我小龙女又回来了!! 是的,那个高冷自信的小龙女回来了。 北莲站直了身子,感受着体内生机澎湃的血脉之力。 那种生机力量,比没用祭献血脉前的她,还要强大! 安林累得虚脱,大汗淋漓地躺在地面之上,顺手磕了一枚补气的灵丹。 他身体本来就没完全康复,经过这么一折腾,真的有些站不起来的感觉了。 “哈哈,小龙女,你看,信我没错吧,这不就成功了!”安林得意笑道。 说实话在他操作之前,心里还是没有底的,毕竟理论知识到位,还没有实际操作过啊,谁知道中途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但安林听到那声龙吟后,就知道自己成功了! 北莲神色复杂地望着躺在地面上的安林。 是她牺牲了自己的血脉,救了安林一命,当时没想太多,也不曾料到十几天后,安林会回来,带着能让提纯激活血脉的材料来到她身边,让她重获新生。 “谢谢。” 北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了许久,才说了这两个字。 安林笑着摆摆手:“谢啥啊,要是没有你,我命都搭在波澜城了!” “这是还你的救命之恩,而且我的命比较值钱,这恩没那么容易还清,还要慢慢还。嗯……现在好像没什么东西好给的,不过我总有一日会飞黄腾达,名震大陆。到时候,我就罩着你!” 北莲抿嘴一笑,也不矫情:“好,那我可要紧抱住你这尊大佛了。” 安林一脸理所当然地点头,随后又道:“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北莲自然知道安林问的是什么,如今她已经恢复了血脉之力,只要她愿意,在龙庭的地位随时都能恢复。 可是……真的要回去吗? 正所谓患难见真情。 当众人得知她血脉被废,修为完全不得寸进这个消息后,表面和气的兄弟姐妹,除了银鱼之外,都变得冷漠至极,连一句虚伪的关心都没有。父王更是无视她的意愿,强行将她许配给夏泽。 即使她深知家人的性格是这个样子,但是当事情真正发生在她身上的时候,也确实让她心寒了。这种完全没有温情的家庭,仅靠同父异母血脉维系的家庭,真的值得去珍惜吗? “我不想回去了。”北莲深吸了一口气,笑着说道。 离开龙庭后,她将失去所有的修炼资源,功法,丹药,灵石,材料,什么都没有,彻底沦落成为一个散修,一切都要靠自己争取……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想回去了。 安林倒是挺理解她的决定,这特么都什么年代了,修仙界还流行包办婚姻这种事儿,单单这一点,他就对龙庭没有任何的好感。 这不犯法么! “安林,你去龙庭记得给银鱼捎句话,就说我的血脉已经恢复了,准备去大陆游历几年,叫她不要担心,也记得叫她替我保密。” “呃,你不亲自跟她说?” “行了,感情是易耗品,都深情告别过一次了,还要再来一次,多浪费感情啊。” “……,竟说得我无言以对。” “那么安林,我们有缘再见了!” “小龙女再见。” 北莲目光柔和地望了安林一眼,似有万般话语,但最后只是化作如桃花春风般的笑容,挥了挥手,便转身飞走。 在她心中的某个角落,从此多了一个人,被贴上了“喜欢”的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