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承让了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二十八章 承让了

安林在黑石峰顶之上,教了柳千幻一心二用吐纳法。 柳千幻学成后,颇为满意地将安林送回地面。 然后她便遁光飞走,找其他人练招去了。 重获自由的安林,心情极为不错,再次踏上了狩猎残血敌人的道路。 他的地莲神功,如今已经修炼到第一重,实力有了一个不小的跃进。 但是具体强到何种程度,他还是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需要找个人练练手才知道。 能上这所学校的学生,无不是同辈中的翘楚。 他们所修炼的功法,也必然是修仙界中的上乘功法。 所以安林即使学得地莲神功,在同境界的战斗中,他的心里依然是没有底气。 嗯……希望这次能先遇上一个境界比自己低一段的人,好熟悉一下自己的实力。 安林这样想着,然后他就遇到了一个人,这个人他很熟悉。 他叫魏吉,是安林的同班同学,道之体九段…… 魏吉遇到了安林,神色也是微微一怔,显然没料到会在这里遇到他。 这废物竟然能撑到第二天? 魏吉非常的意外,上下打量着安林。 他其实是非常看不起安林的,只是良好的教养,让他变得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不会让那种厌恶轻易表露出来。 呵呵,不过既然他都出现在我面前了,那么我就顺手将这垃圾先清理出去吧…… 魏吉心中冷笑不已,脸上却是露出温和的神色,摆了一个请的姿势,开口道:“安林同学,请赐教!” 安林看到魏吉的气息已经全部爆发了出来,知道这一战他是躲不开了。 他很郁闷,为什么在他想遇上一个道之体七段敌人的时候,却出现了一个道之体九段的对手啊! 不过既然躲不开了,那就战吧! “魏吉同学,请赐教!” 一朵金色的莲花图案,在安林的额头上浮现。 他的气息也在那一刻浑然一变,变得稳重如山,仿佛任何力量都无法撼动那般。 魏吉的四周狂风呼啸,他的全身形成了风之铠甲,拳头之上更是浮现出白色的光芒,那是空气急剧压缩之后,产生的能量白芒。 “嗖!” 魏吉动起来了,他的速度非常的快,瞬间便冲到了安林的身前,一双冒着白色光芒的拳头,更是毫不留情地向安林砸去。 他一开始便用出了引以为傲的绝招,空气爆拳! 拳头上的白色光芒,将会在接触安林身体的那一刻爆炸开来。 这种空气爆炸的威力,能直接将巨石炸得粉碎。 魏吉自信,安林要是在结界外面,被这一招正面打中,将必死无疑! 如今有了战败评定符的金光护罩,这招到底是将安林弄成重伤还是残废,就不是他所能决定的了。 魏吉冷笑:对你下狠手,你可别怪我啊,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过于弱小了! 面对魏吉的拳头,安林也是递出了一拳。 撼山拳! 一丈大小的金色拳头从他的拳中出现,额头金莲转动,一缕大地之力在不觉间,流入到金色拳头之中,然后产生了某种质变…… 看到安林用出的仙法,魏吉脸色微变,但是他的拳头却是来势不减,向那金光拳头击去。 他心中暗道,那不过是一些三流仙法而已,看他一拳破去! “轰隆!” 两拳相撞,白色光芒轰然爆开,强大的能量爆炸,震得方圆三丈的土地全部开裂,爆炸的中心,土地更是被炸得完全凹陷下去。 魏吉本来以为自己的拳头能直接将金光拳头震碎,然后将安林的身体炸得重伤。 但是,能量爆炸后,金色的拳头凝而不散,只是光泽有些暗淡下来而已。 随后,拳头破开了他的风之铠甲,直接打中他的身躯…… “轰!”魏吉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被大山砸中。 磅礴的巨力撕裂着他的身体,他吐血倒飞,滚落在地面之上,两眼一翻,竟是差点晕厥过去。 安林站在原地剧烈喘气,满脸惊色地望着面前的景象。 凹陷开裂的土地,吐血重伤的魏吉…… 卧槽,我的撼山拳竟然变得这么给力了!? 魏吉可是道之体九段的强者啊,我一拳就将他打趴了? 这威力不止系统所说的两倍了吧! 魏吉颤颤巍巍地从地面爬了起来,他的嘴角还在溢出鲜血,显然已经伤及内脏。 他脸上的神色更是震惊不已,望着安林的目光,仿佛见了鬼那般。 “不可能啊,不可能啊,你刚刚入学的时候不是道之体零段吗?”魏吉望着安林,嘴唇哆嗦。 “嗯,是啊。”安林闻言点了点头,坦诚道:“然后经过几个月的修炼,我现在已经道之体八段了。” 魏吉闻言呆立当场,仿佛生吞了只苍蝇那般。 “不可能!只用几个月就升了八段?开什么玩笑!” “你一定是用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你一定是作弊了!” “你和我对战的时候,绝对是违规使用了什么高级符箓,你作弊了!” 魏吉勃然大怒,他无法接受自己被安林打趴的事实。 安林闻言脸色沉了下来,他不是圣人,被别人一口一个“作弊”地说,心情自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喝啊!”魏吉怒吼一声,再次向安林发起进攻。 他此时受伤很重,冲上来的速度比之前慢了不少。 魏吉的双拳缠绕风刃,每一拳击出都带着音爆之音,威力也是极其的强大。 安林的近身搏斗技巧不如魏吉精妙,因此在打斗中,他的身体不小心挨了魏吉几拳。 魏吉每一拳砸中安林的身体,都被那强烈的反震之力,震得拳头酥麻,仿佛打在了钢板上面一样。 而被他打中的安林,仅是被巨力震得后退了几步,神色丝毫不变,就跟个没事的人一样。 见到这一幕,魏吉再次骇然。 他的身体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么坚硬,我的拳头可是连岩石都能轰碎的啊,为什么打在他身上,他却不受伤害? “你一定有问题,说,你到底做了什么!” 魏吉出手更加狂暴了,双目赤红,每一击都用上了全力。 望着状若疯癫的魏吉,安林轻叹了一口气,一拳击出。 撼山拳! 金色的拳光笼罩了魏吉的全身,那种如巨山碾压而来的气势,让他的脸上浮现出了绝望的神情。 “啊啊啊啊!” 魏吉绝望大喊,他的身体再次被金拳击中,恐怖的力道落在他的身上,直接触发了战败评定符。 他再次吐血滚落地面,全身颤抖,满脸不可置信地望着身上的护体金光。 “我败了?我竟然败了?” 魏吉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败在安林手中,败在那个被他视为废物的人身上。 他心里清楚要是没有那道金光,他很可能连命都保不住。 但是即使如此,他仍是无法接受自己败在会安林手上的事实! 安林来到魏吉的身旁,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算是知道魏吉为什么会这么疯狂了:越是被看不起的人打败,就越会变得疯狂啊…… “对不起啊,伤到你的玻璃心了。”安林面露不屑的笑容。 “不过有一句话我还是要说,被一个只修炼了几个月的人打败……” “魏吉同学,你这十几年真的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啊!” 听到这句话,魏吉双目圆瞪,只觉一阵气血不畅,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之后,他双眼翻白,彻底晕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