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身患文青病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二百六十六章 身患文青病

幸好月兔留了一手,安林只是眼前一黑,没有被砸得彻底晕过去。 苏浅云连忙过去扶着眼冒金星的安林,恨恨地瞪了月兔一眼。 月兔娇哼一声,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月宫多久没来男人了,难得来一个,自然要好好调教一番。 “既然你都主动来还钱了,那就随我一同去面见嫦娥姐吧。” 月兔望了一眼已经清醒了的安林,转身在前面带路。 “不过本兔提醒你一句哦,宫主最近情绪很不对劲,你要谨言慎行。真惹得她不高兴了,本兔可救不了你!”走了两步,月兔又转头对安林警告道。 安林闻言郑重点头,他只是来还钱的,只要表现得乖点就行了。 月宫第九层,在这里可以将整个月之大地尽收眼底。 绕过山水古画的屏风,一抹清影出现在视野之中,安林看到了那个被誉为天底下最美丽的女人。 她一身月白罗裙在微风中涟漪舞动,像一朵寒夜绽放的水莲。 娇柔修长的身躯微微斜靠在座椅之上,纤纤玉手托着下巴,面有慵懒之色。盈盈如秋水的眼眸望向别处,似是在想着什么事情。 嫦娥的容颜自然不用多说,比苏浅云还要更胜一筹,那是真真正正的动人心魄,让人沉沦,如同九天之上的神女。 安林自认为什么仙女没见过,早就有了抗体,然而当他看到那张完美无瑕,妙若天成的脸蛋时,还是被惊艳得呆在原地,忘了说话。 “嫦娥姐姐,安林同学最近筹了不少灵石,特意拿过来,以报答你当日的救命之恩。”苏浅云笑语盈盈,当先开口道。 安林回过神,也是跟着恭敬道:“晚辈安林,多谢您之前的出手相救。如今晚辈已经筹集了不少的灵石,用来表示感谢,希望您能够收下。” “斗转星移,悠悠岁月。我始终参不透这片天地的色彩啊……” 嫦娥那清冷的声音响起,清澈的眼眸映着深邃浩瀚的星空,微微摇头。 安林闻言眨了眨眼睛。 她说的是啥? 安林有些懵了,他不知道嫦娥有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他接下来该怎么做?需要再复述一遍吗? “嫦娥姐姐话中的意思是,她无聊了很长一段时间。”苏浅云暗中传音给安林,解释道。 安林闻言恍然大悟,觉得高人说话果然不一般,没一定水平当真听不懂。 随后,他仿佛找到救命稻草那般,立即对苏浅云传音道:“那她好像没正面回答我灵石的事啊,那我该怎么办?” “嫦娥姐姐明显被那个问题困扰着,所以没心思搭理你还债这件事。我们可以哄哄她,等她高兴后再提一次!”苏浅云传音道。 安林嘴角抽搐,哄哄嫦娥?他连自家兽宠闹脾气,都不知道怎么哄,况且是哄一个毫不了解的陌生人。 “嫦娥姐姐,你最近有什么烦心事呀,可以跟苏苏说一下嘛。”苏浅云首先发起了进攻,笑靥如花地走到嫦娥的身旁,糯声开口道。 嫦娥的目光终于收回,望向身旁同样容颜绝色的苏浅云,微微一叹,惆怅道:“思绪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安林一脸茫然,忍不住传音给苏浅云:“嫦娥这句话又是啥意思?” “她说无聊的时候,容易想太多,如春草不尽。我觉得她可能是有点忧郁吧,待我先开导开导她。”苏浅云回道。 安林郑重点头,然后安静地在一旁。 这种这么有逼格的对话,不是他这种大老粗所能参与的。 苏浅云和嫦娥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嫦娥的话安林反正是一句都听不懂,恐怕只有苏浅云有这么顺畅地与之交流了。 月兔抱着玉杵蹲在安林的旁边,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嫦娥。 安林看到这大兔子的表情也有些茫然,顿时好奇传音道:“小月,这嫦娥前辈说的话,你听得懂不?” 月兔闻言浑身一颤:“小月是你这安大傻能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安林:“……” 嗔了一句安林后,月兔继续道:“宫主只有犯文青病的时候是这样说话,这种状态的她,只有苏苏能够和她正常交流……” 文青病?安林深吸了一口气,眼睛明亮,仿佛一切都豁然开朗起来。 他原本还怀疑自己的智商,是不是真的有问题,有了想要去测一下智商的念头。 但现在连月兔都听不懂,这就证明是嫦娥的问题了啊! 想到这里,安林心中一畅,听着前方两位文青仙女的交谈,顿时也觉得有味道起来。 “花落深涧无人问,红尘几番梦轮回,独居深宫,天寒……” “嫦娥姐姐,我会一直陪着你的,而且小月也在,我不许你这样说!” “得,迷惘;失,彷徨……” “嘻嘻,等我得证天仙之位,就来月宫捞一个副宫主当当,那样也可以经常陪在你身边啦。” …… 安林越听就越佩服苏浅云,这种状态下的嫦娥,她都能与之谈笑风生,这代表着一种何等强大的理解能力…… 苏浅云已经从那个没有任何语言天赋,连汉语英语都学不好的小女生,摇身一变,变成了让她老师安林,都要仰望的语言大师! 安林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那个美丽纯情的苏浅云,才是嫦娥的姐姐。她正耐心地开导着这个神经不正常的妹妹…… “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梦人照落花,我如远月,梦里看花。” 嫦娥说完后,脸上浮现淡淡神伤,格外惹人怜惜,让安林看到后,都忍不住想要把她抱在怀中。 当然,生命如此美好,安林是不会如此作死的。 苏浅云听完后,脸色一怔,随后惊道:“你真的这么想的?” 嫦娥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安林第一次看到苏浅云这样惊讶的神色,不由得好奇传音问道:“嫦娥刚刚说了什么?” 苏浅云肃然道:“嫦娥姐姐说她自己太完美了,虽然追求者甚多,但都是一些心怀各种目的人,已经很难找出真心实意的追求者,她自己也没有真正看得上眼的人。” “她觉得有些孤独,她还说……说她想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