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我来还债啦!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二百六十五章 我来还债啦!

苏浅云即将动身回家,不料竟看到了御狗前来的男子。 “安林同学,你怎么来了?” 苏浅云湛蓝色的眼眸闪过一丝异彩,用软糯糯的声音开口道。 安林御狗落在苏浅云的身边,笑道:“我是来还债的!” “还债?”苏浅云眨了眨清澈若海的眼眸,忽地小手一拍,反应过来,“噢!安林同学是想还那枚二品仙丹的钱?” “其实嫦娥姐姐也没说要你付那枚仙丹钱呀,就算你非要还这个人情,也先把钱筹得差不多了再还嘛。只筹一两年的钱,然后还一小部分,这太麻烦了,没这个必要的……” 安林挠挠头:“可是我觉得我差不多筹够了呀。” 苏浅云浅浅一笑,耐心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啦,这种仙丹不是几十万灵石就能搞定的……别说我吓你啊,像生极造化丹这种快要媲美一品仙丹的丹药,没个上千万灵石还是别去了。” 苏浅云知道安林这一两年赚了不少的钱,估计会有一百万的灵石,这钱对于一般的修士来说,简直就是滔天巨款。但是这钱却远不足以偿还那枚仙丹,这样冒然拿钱过去,是会引起嫦娥反感的。 她担心安林听到仙丹的价格,压力会太大,又柔声安慰道:“安林同学慢慢筹钱吧,晚一点还,嫦娥姐姐真的不会介意的。” 安林抚着下巴:“嗯……一千四百八十万枚灵石也不够吗?” “嗯,一千四百八十万灵石也不……”苏浅云说话到一半,语气一滞。 她抬起头来,满脸不可置信地问道:“你有一千四百八十万枚灵石!?” “是啊,有一些奇遇,嘿嘿……”安林有些羞涩地开口道。 苏浅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什么样的奇遇能在不到两年内,赚一千四百多万灵石?即便身处皇室,见惯了各种富贵的她,也是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要知道这笔钱对于返虚境的天仙来说,都是一笔极为巨大的财富,而安林竟然能够能在两年内筹集……这太疯狂了!! 苏浅云努力平复了一下心绪,美眸凝望着安林,看到他那不似开玩笑的表情后,终于是认真地点了点头:“好,我带你去月宫。” 在一片广阔无垠的银色大陆上,这里有桂树涛涛如海。 桂花香飘十里,沁人心脾。 若凡人在此,吸上一口这沾染了太阴之力的桂花香味,便可延年益寿十年。 安林骑着大白,跟随苏浅云穿过桂树林,来到一座极其宏伟高大的宫殿面前。 宫殿散发着皎白色的光辉,显得圣洁恬静。 门口有一个牌子,上面写着“男人与狗不得入内”。 苏浅云粉雕玉琢的脸上浮现些许歉意,对大白说道:“大白,月宫有规矩,你就先在门口等一等吧。” 安林哈哈一笑,跃下大白,轻抚狗头道:“可惜咯,狗不得入内,一边玩去。” 大白狗目圆瞪:“震惊!男人与狗不得入内……安林竟然可以入内,这背后到底代表了什么……汪?” 安林:“……” 没想到他仅仅开口调侃一下,就被反咬一口,看来回去后要好好调教一下大白了。 苏浅云听到大白的话,吹弹可破的脸蛋上浮现一抹嫣红,糯糯道:“安林同学,我不是这个意思的,你还是男人的,我……我是开特例让你进去的!” 安林嘴角微微抽搐,我还是男人这件事,需要这么认真地解释吗?苏同学你心思单纯过头了喂! 随后,苏浅云开始拉着安林开始走入月宫的领地。 安林见到了许多白衣飘飘,戴着面纱的侍女小仙。 她们在见到苏浅云后都会恭敬躬身行礼,显然苏浅云在月宫的地位不低。 而当她们看到安林后,目光之中便满是好奇了,特别是看到安林凸起的喉结,更是莫名的兴奋,眼睛都发光了。 这种眼神安林很熟悉,他去动物园看大熊猫时,也是这种眼神。 两人漫步而上,月宫总共有九层,嫦娥居住在最顶层。 “不用先找人通报一下吗?”安林有些紧张。 苏浅云摇摇头:“不用的,在你踏进月宫的那一刻起,嫦娥姐姐就知道你来了,她没有阻拦,就证明你已经被允许见面了。” 安林点了点头,要见这样一位大能,他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一个个如雷贯耳的称号,什么九州第一炼丹师,天庭第一地主,天庭第一美女,返虚巅峰的大能啊……各种称号头衔,实在是让安林压力山大。 来到第八层,一个时常在噩梦中响起的声音忽然传来: “咦,苏苏,你怎么带个男人进来了?” “哇!这不是安大傻吗?” 安林闻言胸口一闷,安大傻你妹啊! 他转头朝房间望去,果然看到了一个全身赤裸,洁白如玉的…… 兔子! 这有半人高大的兔子,蹦地一下,就跳到了安林的面前,一双如同红宝石般闪耀的双眼,圆溜溜地盯着面前的男子,手中还握着一个捣药的玉杵。 “小月,你怎么能这么说安林同学呢。”苏浅云有些不满地开口。 月兔哼哼道:“苏苏,你真不相信,我现在就给安大傻做个智力测试,到时就能一见分晓了。” 安林听到这话瞬间双腿一软,他回想起了一次次被玉杵砸晕的恐惧。 “哎呀!小月别闹,安林同学是来这里还债的!”苏浅云小嘴微嘟,湛蓝色双眸瞪着月兔,虽是表示生气,但却显得可爱至极。 月兔闻言双眼明亮,一脸兴奋道:“还债?你又要下凡了?刚好我这次零食差不多吃完了,胡萝卜干不太好吃,你买八十斤就好。胡萝卜口味的薯片来二十箱,三吨鲜榨的胡萝卜口味的薯条……” “诶诶……不是这个,他这次是赚了很多灵石,想要偿还嫦娥姐姐炼丹的钱。”苏浅云急忙解释道。 “赚了很多灵石?”月兔听到不是下凡,又白又长的耳朵耸拉下来,显然有些失望,她抬头望向安林,手中的玉杵微微抬起,“赚了多少灵石了?” 安林看到月兔手中的玉杵,心中一紧,实诚道:“一千四百八十万枚。” “哐当。” 月兔手中的玉杵掉落地面,眼睛直直地瞪着安林。 “一千四百八十万枚灵石?你……你当我傻的吗,这怎么可能!?” 安林无奈,于是将纳戒空间投影放了出来,给月兔看一看。 月兔看到那成山的灵石,以及成堆的元石之后,娇躯都颤抖起来:“你这是抢灵行了吗,不……这么多钱,应该是抢皇室了!也不合理,你哪有这本事……这完全无法解释啊,真是傻人有傻福……” 安林见月兔这都能扯到他是“傻子”这个话题,不由得心下一怒,挥袖道:“哼!我安林的能耐,岂是尔等宵小之辈可以揣度的!?” “哇!你竟然对着本兔装逼!” 月兔怪叫一声,手持玉杵破空砸来。 “嘣!” 玉杵附带眩晕效果,安林天灵盖猝不及防被敲中,当即双眼翻白,眼前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