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被杀人夺宝了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二百六十一章 被杀人夺宝了

天河州和石龙州交界的高原上,这里有七彩祥云悬浮天空。 一个散发着白色光芒的空间之门,正渐渐变得黯淡,似乎随时都有崩溃的迹象。 七杀堂的堂主徐桐和副堂主徐勇南,正负手站立在不远处。 他们的身后,是二十名堂内的精锐弟子。 七杀堂是塔里木高原上的一个中等修仙门派,自从两天前,这里发生的天地异象并被堂下的弟子看到后,徐桐便亲率宗门精锐赶来此处。 天降异象说明有异宝现世,异宝的诱惑何其之大,其间代表的机遇,足可引起整个大州的震动,这异宝要是被七杀堂收入囊中,七杀堂说不定能借此一跃成为上流修仙门派! 他们虽说不能进入空间之门,但是可以等着里面的人将异宝拿出来,再设局抢夺。 这时,光门闪动间,又有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那老者目光扫了一眼七杀堂的众人,连话都懒得说,便直接腾空飞走了。像他这种活了近万载的老怪,连跟这群小辈说话的兴致都懒得动。 “大哥……又出来一个我们看不清楚实力的大能,这进入秘境寻宝的修士恐怕不好惹啊……”副堂主徐勇南擦了擦冷汗,有些忐忑不安开口道。 徐勇南和徐桐都是化神初期的修士,在九州界中,也算是一方强者了,但是他们在空间门外等候,连续见到好几个看不清楚实力深浅的大能出来。这些大能无一例外,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连鸟都懒得鸟他们,就这么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如此一来,在这个秘境中闯荡的修士,又能弱到哪里去。 徐桐明显也有些纠结,但是过了片刻,他却面露坚决道:“我们站在这里看风景不行吗?这里本来就是七杀堂的管辖地方,来这里逛逛谁管得着?只要最后出来的修士比我们弱,我们就干死他!要是出来的修士比我们强,那我们就假装四处看风景……” 徐勇南知道大哥心意已决,也只能微微叹一口气,不再多说了。 轰隆! 空间之门再次出现动静,一块黑砖冲出了大门。 在黑砖的上面还有一男一女,一猴一狗。 空间大门在他们出现后不久,便彻底崩溃,化作点点光沫。 这是最后一批修士!徐桐和徐勇南皆是神色一凝。 “一个育灵初期的修士,一个育灵中期的巨犬,一个育灵后期的修士,以及一个半步化神的猴子……大哥,没想到他们这么弱……”徐勇南本以为带队进入秘境的修士至少有一个化神期,却没想到他们的境界全部都在化神期以下,这让徐勇南开始蠢蠢欲动了。 徐桐残忍一笑:“看来这次是天要助我七杀堂了,全员都有,发动七杀阵,开始围杀!” 安林等人刚刚御砖出来,沐浴在明媚的阳光之下,还未来得及感慨,一个巨大的阵法便开始突然出现,将众人笼罩在内。 阵法之中,飞剑纵横,藤蔓蛰伏,一道道冰刺悬挂天际,大地之上火龙咆哮,更有飞沙乱石,烈风如刀,天雷滚滚,赫然代表着金木水火土风雷,七种截然不同的强大力量,杀机凛然。 紧接着,一群身披黑袍的修士在阵法之外现形。 为首的徐桐哈哈大笑拱手道:“在下七杀堂的堂主徐桐,恭喜各位道友在秘境寻得宝物,现在还请道友们将宝物都交出来。” 安林嘴角微微一抽,妈蛋,一出门就遇到打劫的了,真晦气! 他淡淡回道:“我们若是不交呢?” 徐勇南冷笑道:“老老实实交出宝物就给你们一个痛快,不然就让你们在七杀阵中生不如死!” “哦?杀人夺宝?” 安林有些激动,修仙那么久终于遇到这档事了。 大白这时也开口:“安哥,这七杀堂是石龙州的一个中等修仙宗门,是大圣魔宗的附属势力!这七杀堂平时最喜欢干的就是杀人夺宝的勾当,但是因为他们每次动手都非常隐蔽,行踪难以确定,所以在一直没被剿灭。” 大白的神兽宗就在石龙州,因此对石龙州的修仙宗派比较了解。 “哈哈,没想到你这条狗懂得倒挺多的,不过知道又如何,你们身陷七杀阵法已经插翅难逃,还是乖乖受死吧!”徐桐面有得色。 七杀阵法声势滔天,就算是化神期的修士都能镇杀,这些化神期都没到的修士,又怎能抵挡。 许小兰看到危机四伏的阵法,俏脸浮现一丝追忆:“这一幕和神音那时遇到的情况好相似啊,会不会有一个耀眼至极的男子出现在这里呢?” 安林闻言心中一动,向前踏出一步:“小兰无需担心,更无需出手,所有敌人,我一人当之!” 许小兰看到男子的背影,微微一怔,心中泛起了甜意。 是啊,他不就是那个耀眼的男子吗? “七杀堂是邪修宗派,我们不用留手。” “他们喜欢杀人夺宝,那么纳戒中肯定有货……我跟你说好啊,纳戒谁抢得就归谁,不得有任何的不满……”安林目光明亮,舔了舔嘴角。 小丑,大白更是眼冒绿光,似豺狼虎豹那般盯着七杀堂的一众修士。 妈蛋!逛一圈冬日龙墓毛都不得一个,它们能不憋屈吗? 应该是上天可怜它们吧,现在竟然送了一批可以杀人夺宝的邪修过来。 “嘿嘿嘿……” 一人一猴一狗皆是发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声。 许小兰揉了揉眉心,觉得心口有些闷。 还是开心得太早了啊,没想到安林这个太阳般男子的形象崩坏得这么快…… 徐勇南看到安林等人的表情,心中竟升起一股寒意:“大哥,我怎么有一种他们是猎人,我们才是猎物的感觉……” 徐桐看到那诡异的笑容也是心中一颤,不过依旧目光寒冷地催动起阵法:“一群育灵期的能掀起什么风浪,他们只不过是在强撑罢了,我现在就用阵法将他们镇杀!” 随着徐桐的一声轻喝,七杀阵终于正式开始了镇杀。 七种极为强大的力量轰然爆发,朝安林等人碾压而去,声势极其浩大。 面对铺天盖地的一击,安林双眼变得雪白,祭出血色破界钉朝虚空某处屈指一弹。 安林要是单纯使用气劲,或许会被阵法那恐怖的攻击波及搅碎,但是破界钉却不一样,它本就是破阵仙器,几乎是无坚不摧的存在。破界钉化作一道血色细线穿透龙卷风刃,刺破火龙的身躯,直到击中虚空的某处部位。 在徐桐和徐勇南震惊的目光下,那足以镇杀化神修士的惊天杀阵,像沙堡遇到飓风那般,轰然崩溃了。 “我们上!” 安林,大白,小丑,眼冒绿光,如同饿狼般朝七杀堂的众修士猛扑而去,给七杀堂众修士带来了最深刻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