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向远古亲戚势力低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二百五十八章 向远古亲戚势力低头

“什么?你……你说你是神音!?” 许小兰瞪大了双眼,满脸惊色,连说话都有些不顺畅起来。 受到重创倒地的安林,小丑,大白同样一脸懵逼地望着不远处的白裙女子。 神音?开什么玩笑! 这冬日龙墓的不就是神音应龙的埋葬之地吗? 天之宫的守墓人是神音的话,这岂不是代表着她自己给自己建了一个墓,然后自己当守墓人玩吗? 哪有这样玩的! 白裙女子认真地点了点头,对许小兰的问话作出了肯定的回复:“我就是神音,这座龙墓的主人。” 许小兰:“……” 安林、大白、小丑:“……” 不去理会众人的反应,白裙女子素手一挥,一个极为庞大的治疗阵法升腾而起,治疗着众人的伤势。 “这次战力考验的设定是,只要在我手中撑过十个呼吸就算你们通过了。从我出手到开始和许小兰小友对话这段时间,总共过去了十二息的时间。所以恭喜你们,通过了战力考验。”这个自称为神音的女子笑着说道。 安林等人闻言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这神音可是返虚境的大能,想要击败她简直是天方夜谭,之前的战斗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 阵法的治疗还在继续,安林等人的伤势有了不少的缓解,重新站了起来。达一达二也返回纳戒,开始了吸元石充能,自动修补伤势的辛酸之路。 一次次的战斗,让这两个傀儡吸取的灵石数已达十数万,幸好安林是土豪,不然真的要心疼死。 就在众人勉强接受白裙女子是神音这个事实后,神音再次开口了。 她仍是跟许小兰说话,很明显对许小兰非常的感兴趣:“许小兰小友,你可以让我对你使用一个术法吗?” 许小兰警戒道:“什么术法?” “一个血脉鉴定术法,实不相瞒,我觉得你和我是亲戚呢。” “以雀儿的高傲,绝不可能会认一个实力只有育灵期的修士作主人,除非她的身上有我熟悉的味道……”神音用极为温柔的声线开口,眼中隐隐有着一丝期待。 许小兰沉吟半晌,还是点头同意了。 以神音的实力,要是想加害于她,强制使用什么术法,她也抵抗不了。神音主动开口请求,正是尊重她的一种表现。她也正对自己和天之宫之间的联系感到奇怪呢,这样一来,实在没有什么好拒绝的。 安林、大白和小丑也是纷纷瞪大了眼睛,之前他们就猜测这龙墓是许小兰她家开的,没想到现在就连墓地的主人,神音应龙也想要做这样的证实…… 神音玉指浮现出红芒,朝许小兰的额头轻轻点去。 许小兰微闭着双眸,睫毛颤动,娇俏的小脸显得有些紧张。 安林全身关注地盯着神音的神情,看着她的脸从淡然到困惑,再到恍然。 神音放下了手,施法结束。 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动静,整个过程都显得非常的平淡。 许小兰睁开了双眼,望着面前淡雅清绝的女子,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 神音双眼明亮,看着许小兰的表情也愈发的柔和。 “孩子,我知道了,我都知道了,让我来告诉你真相吧……” 听着神音的话,安林,大白和小丑知道有戏! 神音温柔道:“我的姐姐的儿子的女儿的女儿的女儿的儿子的女儿就是你啊!” 许小兰张大了嘴巴:“啊?” 安林,小丑,大白全部石化脸。 神音再次解释道:“换句话说,你的爸爸的妈妈的妈妈的妈妈的爸爸的妈妈的妹妹就是我啊!” 安林,小丑,大白继续石化中。 许小兰嘴唇哆嗦,她知道了,她知道自己和神音是亲戚了! 但是……如此恐怖的辈分,她该怎么称呼这个亲戚…… “神……神音祖婆婆……”许小兰怯生生地打招呼道。 神音俏脸一寒,道:“叫姐姐!” 许小兰吓了一跳,但迫于返虚大能的淫威,她只好依言:“神音姐姐……” 说完后,她开始意识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她叫神音姐姐?那她的妈妈叫神音作什么? 神音听闻许小兰那声“姐姐”后,微微点头,脸上再次浮现出宠溺的神情,轻抚着许小兰的脑袋,感慨道:“没想到我的姐姐的儿子的女儿的女儿的女儿的儿子的女儿已经长这么大了啊……” 许小兰:“……” 安林闻言终于回过神来,如此崩坏的画风,让他震惊不已,同时忍不住在心里吐槽,神音肯定连她的姐姐的儿子的女儿的女儿的女儿的儿子都没见过吧……她的姐姐的儿子的女儿的女儿的女儿的儿子的女儿长这么大很正常啊!这个感慨是闹哪样!? “你的身上有我们龙族的血脉,而且还是最纯正的嫡系血脉。你母亲应该是朱雀宗的传人,所以你又身负神凰血脉。如此可怕的血脉潜质……这肯定也是龙雀选你的一个重要原因……”神音连连点头。 随后她又似回想到了什么,开口笑道:“看来这真的是一种缘分了,我当初打造龙雀剑,便是想打造一把能将龙凤之力完美结合在一起的神兵。结果龙雀剑是打造出来了,但我却不是它的良配……”说着,她再次将目光望向许小兰,“没想到八千年后,它遇到了你,拥有龙凤血脉的你,或许能将龙雀剑的力量真正展现出来……” “缘,妙不可言!”安林适时吐槽道。 许小兰望着手中的龙雀剑,怔怔出神。 是的,这一切真的太巧了,这就是缘分吗…… 龙雀剑“嗡”地一声,脱手而出,绕着神音打转,充满着依恋和不舍,又似是在反对她说的那句“不是良配”。 神音轻抚着龙雀剑,脸上浮现出浅浅的笑意。 她望着许小兰,似是想通了什么,直接开口道:“你的龙族血脉之力还未激活,主要是因为你身上的神凰血脉觉醒得早,然后压制了龙族血脉之力的觉醒。” “也罢,就让我助你觉醒龙族血脉之力,顺便将我的传承和遗留在这里的宝藏,也一并给你了。” 此话一出,许小兰当即呆愣在原地。 安林不服了,举手抗议道:“神音姐姐,这传承不先来几波考验,公平选拔一下人选再说吗!?” 神音呵呵一笑:“本来还有血脉考验和问心考验,但是我现在看许小兰妹妹顺眼,所以传给她。怎么,你有意见?” “这不公平,汪!”大白泪流满面哀嚎道。 它逛了一圈墓地,各种出生入死,结果啥都没有,它不服! “此墓是我开,此宝是我发,一切我说了算!”神音下巴微微扬起,神色睥睨地望着众人,携带着一股无与伦比的龙威冷声开口。 安林,大白,小丑浑身一颤,这话说得他们无言以对。 是啊,这墓是她开的,把传承给亲戚又怎么了? 众人微低着头颅,向远古亲戚势力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