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这算命的怕是个假货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二百四十九章 这算命的怕是个假货

一人两宠原地沉默,看着正在进行境界突破的许小兰,心中仿若有万头神兽奔腾。 安林愈发觉得这龙墓是许小兰她家开的,走后门都没她这么猛。 天地元气形成气旋,疯狂涌入许小兰的体内。 许小兰的淬取着精纯的元气,灵根上开始出现金焰火种,将她的境界不断向上推动,最终冲破了某个桎梏。 轰隆!强大的气息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 她张开了双目,盈盈如秋水的眸中有一缕缕的金焰流转,散发着孤傲的威严。 “恭喜你,突破成功了,快请客!”安林感受着许小兰那属于育灵后期的强大气息,开口祝贺道。 许小兰浅浅一笑,那金焰还未消散的双眸望向安林,眼中氤氲着动人的色彩,高贵美丽,还有着不加掩饰的亲近柔和。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不仅突破了,连血脉之力也进一步被激活了。” “……,那请客要请多一点。” 许小兰想了想,玉手一翻,一个通体赤红的水果出现在她的手中,上面还有一条条小火龙缠绕:“诺,这是火龙果,是三品灵果哦,很好吃,我请客!” “我的天啊,这火龙果看起来,怎么跟我以前吃的不一样?”安林瞪大了双眼,惊奇道。 他拿起许小兰给的火龙果,咬了一大口,咀嚼起来。 轰隆!奇辣至极的口感疯狂刺激着他的味蕾,如同爆炸了那般。 “卧槽!水,快给我水!”安林觉得口中有火在燃烧,那是真;火在烧! “别喝水,吞进肚子里,嘴巴就不辣了!”许小兰劝说道。 安林依言将果肉吞进肚子,嘴巴果然不辣了,然后…… “卧槽!我的肚子……救命啊!”安林觉得自己的肚子如同一把火烧了起来,一副要炸的样子。 许小兰看到安林的表情,终于是忍不住笑了起来,银铃般的笑声在宫殿回荡,显得格外悦耳。 安林本来很紧张,但是肚子烧过之后,他便感觉到了一股精粹的炎能流转全身,顿时舒畅至极,如同任督二脉被打通了那般。 他眨了眨眼睛:“这是先苦后甜吗?” 许小兰又拿出了一枚火龙果,自己吃了起来,笑盈盈道:“错,这是先辣后爽!还能稍微增加一些境界呢。” 安林点头,这火龙果口感很爆炸,但是吃过后很爽,让他忍不住继续吃。 于是他便继续吃了起来,在辣与爽中徘徊…… 大白没脸看这两人了,觉得他们在虐狗。 吃完火龙果,休息了一下之后,两人再次踏上征途。 “嗯,这次是虎之宫?”安林望着宫殿的牌匾,心中猜想这次应该是跟兽类的传承有关。 许小兰笑了笑:“之前听年君说过十二生肖,这次应该就是以十二生肖为主的宫殿了。” 两人怀着些许期待的神情,推门而入。 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宫殿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咦,老虎呢?”安林好奇开口。 他猜在虎之宫里面,应该会有个老虎什么的异兽,在里面守着才对。 “唉,看来这个传承被弄走了啊。”许小兰有些失望。 众人在宫殿内部又仔细探查了一遍,还是没有任何的发现。 他们没有办法,只能向下一个宫殿走去。 兔之宫,里面依旧是空荡荡的。 龙之宫,蛇之宫,马之宫…… 十二生肖的宫殿都走了一遍,竟然都空了。 最后有一个单独的生肖宫,上面有十二个半人高的生肖雕像,看起来栩栩如生,貌似挺值钱的。安林试着将它们搬入纳戒,然后又失败了。 “竟然将十二个生肖都吃透了,前两批修士也太猛了吧。这么猛都被天之宫干翻了?”安林抚着下巴,脸上有着不解,“要是说这个龙墓,是为了寻找有缘人继承它的衣钵,那么继承这些生肖的有缘人在这里被干掉了,继承不就浪费了吗?” “你忘了吗,其实那些守墓人,也是很好的继承人啊。”许小兰笑着说道。 “有道理……这么说前面的传承,都只是开胃菜而已。那些‘有缘人’其实都不重要,真正的传承,神音应龙完整的传承,如果有的话,可能就是在那个地方了。”他抬起头,望向那散发着白色圣光,让人不禁神往的宫殿,开口说道,“天之宫。” 两人望着那座宫殿,看到那圣光后,一种“好像去”的心情,便一直在他们心中激烈翻涌。 “我们还是先把另外几个宫殿的好东西搜刮了再说吧!”安林不敢再看天之宫,对许小兰说道。 就这样,两人继续前行。 来到了一个叫命之宫的地方。 这个宫殿很是奇怪,有许多奇异的植物的生长在里面,比如说金色的树木,比树木还要巨大的骨花,流转着五彩光华的小草,都是安林从未见过的植物,即使在天材地宝图鉴上也未曾见过。 它们的元气波动极为强烈,显然不是凡物。 难道这是个有关奇异植物的传承? 安林压抑住好奇,朝植物的深处走去。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正坐在椅子上,前方有一个桌子,上面摆放了甲骨、铜钱、蓍草等奇奇怪怪的东西。 “年轻的有缘人哟,欢迎来到命之宫,我是命老。这里提供最为公道、准确、强大的算命服务,你们要来一次吗?”白发苍苍的老头眯着眼,一脸慈祥地开口道。 安林和许小兰皆是一愣,算命的!? “没有其他传承,考验,宝物之类的活动?”安林眨了眨眼睛,有些好奇地问道。 命老乐呵一笑:“命之宫只提供算命服务,老道都是半截身子入黄土的人了,也没什么宝物可以给,只会算命。价格一万到三万灵石不等,看你们要算什么……” 安林嘴角微微抽搐,妈蛋,蒙谁呢,都是半截身子入黄土的人了,还要灵石这些粪土做什么!? 就在他考虑着是否转头就走,许小兰已经走了上去,笑盈盈地问道:“那好,命老麻烦您帮我算算,这天之宫上面有什么危险?” “咦?小姑娘可真会钻空子啊,不错你的问法错了,我算的是个人际遇,针对的是人,不是某个地方。我可以帮你算算‘你’去天之宫会有什么危险。”命老一脸淡然地开口道。 许小兰想了想,自己遇到的危险,也可能是安林会遇到的危险,这也没差多少,便点头道:“那好,你算吧!” “先给钱,算这个要三万灵石。”命老伸手。 安林:“……” 这是他见过的最没风范的算命大师。 许小兰撇了撇嘴,从纳戒中掏出三枚元石,交到命老手中。 命老用一根白线连接到许小兰的皓腕上,闭起双目,桌子上的甲骨和符文铜钱自己动了起来。 片刻,他一脸惊色地望向许小兰,开口道:“你和天之宫之间有着极为强烈的联系,这种强大的因果如同一个坚不可破的壁垒,阻碍了我的视线。你……你和神音龙主是什么关系?” 许小兰眨了眨眼睛:“没关系啊,话说我去天之宫到底有什么危险啊。” 命老缓缓摇头:“不可知,不可知啊……” 许小兰:“……” 安林:“……” “话说,我可以退钱吗?”许小兰目无表情地开口问道。 安林同样一脸冷漠地望着面前的老头,这货绝对是假的。 妈蛋,啥也没算出来还好意思收钱?强盗吧!? 命老被两个人看得一阵尴尬,急忙解释道:“我算命需要消耗极大的力量,这些灵石是我补充力量用的,所以不能还啊,还了下次我就算不了命了啊……” 命老说得那叫一个情真意切,眼眶都红了,让安林和许小兰的愤怒平息了不少。 “那好,你也帮我算下……来个简单的,帮我算算我什么时候有女朋友吧!” 安林本来想说,让命老帮算一下他去天之宫会遇到什么危险的,但是又怕他用和许小兰一样的措辞忽悠,所以选个比较简单的。 “女朋友是啥?”命老眨了眨眼睛。 安林回过神来,改口道:“算一下我什么时候有道侣吧!” 许小兰闻言俏脸微红,将目光望向别处。 命老哈哈一笑,这个他在行,立即开口道:“好说,好说,这个只需要一万灵石。” 安林点头,将一枚元石递给命老。 命老用白色的丝线缠绕安林的手腕,开始算了起来。 片刻,他冷汗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