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男人不能说不行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二百四十六章 男人不能说不行

这春男是专门来送传承的吗?安林和许小兰的心中,不免泛起这样的猜想。 其实他们的猜想完全正确,春男的确想尽快把传承送出去,因此那样他就自由了!对他来说,安林和许小兰正散发着救赎之光啊!!! 春男拿出了一个卷轴,上面闪动着金色的符文,递到许小兰的面前:“有缘人,你只需要将精血滴在这卷轴上,注入自身的元气,便可触发神音的炼丹传承了。当然,我认可之后,还需要这卷轴上神音应龙的一缕气机也认可你,才能完全获得传承……” 许小兰有些忐忑地望了一眼安林,这卷轴散发的波动,的确是跟传承相关的,但是春男就这么毫无阻碍地将传承送到她的面前,不免让她心里没底。 安林将达一达二从纳戒中取了出来,并且传音给迷你版的大白和小丑,叫他们时刻警戒着春男,这才对许小兰点头示意。 许小兰依言滴入精血,注入元气,卷轴忽然传来一声让人心悸的咆哮,一条金龙虚影从卷轴中跃出,然后直直撞入许小兰的身躯。 “许小兰!”安林见到这一幕,失声惊呼。 “没事,不要慌!”春男急声开口安慰,随后跪倒在地,全身颤抖着,“成了……这是传承成功的景象啊!” 很快,无形中束缚着春男的锁链,顿时一空。 他仰天哈哈大笑起来,眼角渗出泪水:“我终于自由啦,哈哈哈哈……” 许小兰眼神明亮,望着安林惊奇道:“这是真的丹道传承,传承领悟直指造神境,才接受完整套传承,我的如意境就隐隐有了向聚灵境突破的迹象……” “神音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许小兰对着春之宫最中央的牌位,恭敬地行了一个拜师礼。 接受了传承,就有了师徒情谊。 这就跟安林天天给自己的系统点蜡,道理是一样的。 过了片刻,春男的情绪总算是有些稳定下来。 他抹了抹眼泪,对安林和许小兰说道:“我也要离开这个地方了,你我在这里相遇是一种缘分,我就跟你们多嘴说上两句,天之宫很危险,里面的宝物虽然最为诱人,但是也最为要命。” “进入这个冬日龙墓的修士,你们是第三批。前两批修士虽然都没有来我这里,但是都去了天之宫,然后他们就永远留在了那里……” 说完后,春男走了,穿过光门,彻底离开了这个龙墓。 安林和许小兰互望一眼,他们知道春男所说的天之宫是哪一座。 他们一进来,首先看到的不是距离最近的春之宫,而是最远的那座宫殿。 那宫殿散发着白色的圣光,大大的天字悬浮在顶部,象征着无上的威严和荣耀,让人心生向往,恨不得马上跑去那里参观膜拜。 要不是安林的地毯式搜刮方针执行得坚定,说不定两人真的就直奔天之宫了。 “我们还是按部就班吧。”安林望着远处的天之宫,有些紧张地说道。 许小兰点了点头,二十三块悬浮巨石隐隐构成一条曲折蜿蜒的巨龙,他们现在处于龙尾,天之宫是龙首,要是一个个宫殿搜刮过去,那还早呢。 就这样,他们来到了夏之宫。 他们看到了一只懒洋洋趴在地上的金色火焰鸟。 “欢迎光临,有缘人,我叫夏鸟。”这只金色的火焰鸟,用酥软娇媚的声音慢悠悠地开口道。 说完,它还漫不经心打了个呵欠。 安林嘴角微微抽搐,话说这些守墓的,起名真的就这么随意吗? 火焰鸟用眼睛扫了一遍两人,两兽,继续开口道:“你们想要炎之一道的传承嘛?” 安林:“……” 问得这么直接?不先打一架,然后再将传承吐出来么? “想要就能得吗?”安林镇定了一下,这才开口问道。 “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夏鸟扫视了一遍众人,悠悠开口,“这样吧,你们用最得意的一招来打我,谁把我打爽了,我就把传承给谁。” 安林:“……” 许小兰:“……” 这么无礼的要求,真的可以吗?! “大白,小丑,你们先上!”安林忽然开口道。 大白看到能免费揍兽,还是揍等级比自己高的元兽,早就在一旁跃跃欲试了,听到安林说话,立即朝夏鸟猛扑过去,就是一顿猛烈的“啪啪啪”。 天苍狼之力完全激活,狗爪蕴含无比强大的力量,划出一道道锐利的锋芒。 夏鸟被大白揍得啊啊直叫:“用力啊!哎哟,没吃饭吗?你到底是不是公狗啊,没用的公狗,用力啊……” 许久,大白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 夏鸟依旧一副不满的样子:“这就完了?” “咔嚓……”大白的心脏猛地一抽,如遭暴击。 他失魂落魄地走到安林的身边,陷入了自我怀疑之中:“安哥,还有皇干蛇丹吗?给我几枚呗。虽然很不想承认自己无能,但是……” 说到一半,大白眼眶便湿润了,默默呜咽了起来。 安林:“……” “让我来!”小丑爆发出自己的黑炎领域,气势汹汹地走向夏鸟。 夏鸟慵懒的双眼微亮:“哟,这个好像不错,够味……” 小丑二话不说,抬着银棒就朝夏鸟猛砸而去。 “轰轰轰!”能量剧烈激荡,伴随着夏鸟的痛呼声。 “哇啊啊啊啊……好爽,用力啊!” “打这里,还有这里,往上面挪一挪呗,脖子这里也要……” 夏鸟腾挪着自己的身躯,主动迎接小丑的银棒,金色的火焰汹涌澎湃,似乎也在亢奋,遇到小丑的黑炎丝毫不怂。 片刻,小丑气喘吁吁地躺在地面之上。 夏鸟也是一副颇为满足的表情,扭动着身躯,喃喃道:“按摩的力道蛮不错的,比刚刚那只肾虚的公狗强多了。只不过这黑炎和我炎之一道的传承有冲突,可惜了……” 大白再次遭到暴击,泪流满面。 男人最怕被女的说不行,超最怕被女的说自己比某个男人还要不行。 “让我来!” 安林也已经蓄势待发。 “雷光撼山拳!” “啊呀呀呀……”夏鸟娇鸣着。 “风剑!” “哎哟,你这什么剑,弄疼人家啦!”夏鸟再次娇鸣,整个神情却更加兴奋了,连火焰也跃动起来。 …… 片刻,安林气喘吁吁躺在地面之上。 夏鸟娇媚地望着安林,舔了舔肩膀金色的血液,娇媚道:“好好的剑仙,要什么炎之传承嘛,但不得不说你让我满愉悦的,比那只公狗强多了。” 大白泪流不止:“汪!求你了,说话别老是扯上我行不行……” “我也来试试。” 许小兰全身迸发出数条火龙,随着剑落起舞,朝着夏鸟猛扑而去。 夏鸟望着扑来的火龙,双目明亮:“这……这是神凰血脉!” 轰隆! 火焰猛烈爆炸,夏鸟在火焰中全身颤抖,兴奋娇吟:“啊……好爽!好熟悉的味道,好甜美好猛烈的味道……再猛烈些吧!” “如你所愿!” 许小兰一声轻喝,身后绽放火焰双翼。 她的身形化作一道火焰流星,速度极快,剑光笼罩金炎朝夏鸟一斩而去! “啊~~~~!” 被剑光斩中,夏鸟大声惊叫起来,整个火焰身躯瘫软地倒在地面之上。 她目光盈盈地望着许小兰,软软开口:“好厉害的火焰,本夏鸟快要吓尿了,这火焰的味道我喜欢……就是你了,这位漂亮的姑娘。” “就由你,来继承我冬日龙墓炎之一道的传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