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孤独的守墓人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二百四十五章 孤独的守墓人

冬日龙墓在天河州的西部,和石龙州交界的高原上。 安林御着大白,飞了三千里的路程,这才到达两州交界的高原。 “嗯……从地图的坐标上看,就是这里了。” 安林指着高原戈壁几棵枯木环绕的地方,开口说道。 许小兰望着不远处的目的地,说道:“这里什么都没有,难道是有阵法遮掩了?” 安林点头:“地图跟我说,这里是一个空间阵法,那几棵枯木是阵旗,需要挪动位置,才能开启空间之门,进入陵墓。” “你还能跟地图说话!?”许小兰惊奇道。 “当然了,这东西可是有灵的,认主了,可以通过意念交流呢。”安林得意道。 许小兰有些感叹,真是什么东西活久了都能成精啊。 安林按照地图所说的方式,运转仙法调整着枯木的位置。 最后一棵枯木调整之后,天地元气疯狂涌动起来,庞大的阵法在大地显现,天空甚至出现七彩云团,声势极其浩大。 “啧啧啧,真气派,跟天降异宝一样,要是招来了其他人该怎么办。”安林忍不住吐槽道。 “别乱立flag!”许小兰横了安林一眼,警告道。 安林闭嘴了,这东西真的很邪乎,特别是在接触到修仙后,更对这冥冥之中的因果怀着一种敬畏之心。 不多时,在阵法的中心,便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光门,看不清楚里面有什么。 “没有地图的权限,是进入不了这个大门的,抓紧我的手。” 说着,安林便拉住了许小兰如同柔荑般的小手,跨入空间之门。 许小兰有些紧张,但也没有说什么,依着安林这样做了。 进入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独立的秘境空间。 天空是白色的,没有成型的陆地,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悬浮在空中的巨石。 每一个巨石上面,都有一个极其巨大的宫殿。 “哇,好气派,看这宫殿的模样,这地方肯定有料!”安林再次忍不住开口赞叹,要知道他好歹也是逛过青木皇宫的男人。 这些宫殿仅从外观上说,丝毫不差于青木皇宫那里的宫殿,玉楼金阙,桂殿兰宫,华美至极,透着一种古典的奢华。 许小兰笑了笑:“这么多宫殿,我们先去哪一个呢?” “从近的宫殿先来,进行地毯式的搜刮,把值钱的东西全部收光!”安林眼睛亮闪闪地说道。 他目测了一下天空中悬浮巨石上面的宫殿,共有二十三个,和零碎的浮石组成了一个特定的图案,有点像一条蜿蜒曲折的巨龙。 最远处的宫殿散发着白色的光芒,让人看了后,有一种想要立即冲过去的一探究竟的冲动。但安林是地毯式搜刮方针的贯彻执行者,坚持从第一个宫殿开始搜刮。 就这样,他们踏上了第一个浮空巨石,上面是一座青色的宫殿,牌匾上有着“春之宫”这三个大字。 …… …… 什么职业最无聊? 护卫?护卫虽然没有人身自由,但是他至少能跟着主人到处跑,时不时还能帮主人装下逼。 门卫?门卫虽然困于一处,但是至少还有休假,可以去看看花花世界。工作期间还能看到不同的人,在看门的时候还能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消遣。 要让春男来说,这个世界上最无聊的职业,莫过于守墓人了。 没错,就是他现在干的职业,最他妈无聊了! 人身自由?不存在的! 天天被困在这个独立的空间内,想出去都不行。 休假?嗯,对他而言,这个工作也算是休假吧。 他可以在这个宫殿内为所欲为,只要不是打砸抢烧,做啥都行,但是好像做啥都不好玩,因为这里面根本没有什么可以玩的东西。 他想高歌一曲,但是好像让一只蚊子当他的听众,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做这工作有多久了,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 春男已经记不清楚到底过了多久。 他只知道平生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选择当一个守墓人。 当初真他妈失心疯了,才会立下那种天道誓言,说什么要一直守护冬日龙墓,直到出现有缘人继承这份衣钵,再获得自由。 如果上天能够给他一个机会,让他重新站在神音的面前。 他一定会对神音说三个字: “滚犊子!” 如果非要在这三个字上加上一个期限,他希望是:一万年! …… 春男有一种直觉,那就是他这个守墓人,要干一辈子了…… 今天,春男依旧坐在春之宫的椅子上,发呆,打盹,思考人生。 他无法从这个宫殿出去,这个宫殿里面的每一样东西,他都玩腻了,包括那几根粗大的柱子。 “今天又是无趣的一天啊……”春男喃喃开口道。 “唉,还是来玩石头剪刀布吧。” 他伸出了左手和右手:“石头……剪刀……布!” 左手出了石头,右手出了布。 “石头……剪刀……布!” 左手出了剪刀,右手出了石头。 “嘿嘿,小左你连输两局了,要加油哦……” …… …… “吱呀……” 忽如其来的声响,打断了春男的游戏。 门开了,春男浑身一颤。 不是风吹,不是鬼动,是人来了!!! 他看了两个身影,迎着阳光是何等的耀眼。 那是曙光!那是救赎!那是生命的希望! “啊!”春男怪叫一声,猛地扑向两人,大声叫喊:“有缘人!!!” “雷光撼山拳!” “神凰剑斩!” 轰隆!春男被雷光金拳击中,又被火焰剑斩劈飞,滚向远处。 “啊哈哈哈……是真的,这种真实的痛感,我不是在做梦,哈哈哈……”春男激动得哈哈大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闯入春之宫的,正是安林和许小兰两人。 他们互望一眼,皆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不解。 这个守护宫殿的人……莫不是个疯子? 春男再次站了起来,浑身颤抖,那是沉寂已久的血液沸腾了。 他周身忽然出现绿树环绕的景象,蔓藤更是宛如实质般向四周延展,赫然是极为强大的领域。 化神期!? 安林和许小兰皆是一凛,凝神注视着春男。 他们没有想到,才开始进入古墓,就遇到这么强大的敌人,这下要怎么混。 “哈哈哈,欢迎有缘人来到春之宫。我**男,是春之宫的主宰,只要你们获得我的认可,就可以得到春之宫的炼丹传承!”春男哈哈大笑,却又自带一幅令人信服的威严。 安林嘴角微微一抽,春男?谁起的这么奇葩的名字?为什么不**哥。 “那我们该如何获得你的认可呢?”许小兰保持着警戒,开口问道。 “问得好!”春男大袖一挥,继续道,“首先,你们的炼丹造诣必须达到聚灵境!” 安林:“……,聚灵境是什么境?” 许小兰:“上课又开小猜啦?炼丹境界分为圆火境,如意境,聚灵境,造神境,极境五大境界呢,不过我也才如意境……” 安林:“我只会搓泥丸,圆火境应该都算不上,我们还是和他打一架得了。” 许小兰瞥了他一眼:“你傻呀?没有传承还打个屁啊,转身跑啊!” 安林双手一拍:“对哦。” 说着,两人开始转身。 “不要走!!!”春男伸手大喊,树藤飞快延伸,挡住门口。 “刚刚那句话……当我没说!” 春男眼眶通红地开口道。 “哈?”安林呆了呆,一脸古怪地望向春男。 “其实,你们只要会炼制灵丹,就能接受我的传承了。”春男认真道。 安林:“……” 许小兰:“……” “呃,我好像会炼制八品以下的灵丹。”许小兰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春男点点头,指着许小兰肃然道:“好,恭喜这位有缘人!你通过了考验,可以接受春之宫的炼丹传承了!” 安林:“……” 许小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