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替天行道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二百三十章 替天行道

“宫主,这次来的是好养料啊,有一个道之体十段的……” 一名尖嘴猴腮的黑袍男子,跟坐在高座上的白衣男子低声开口道。 白衣男子正是云天宫的宫主陈天阳,他面容肃穆,嘴角却微微勾起:“红叶城的流亡之民和投靠过来的修士都基本吸纳干净了,没想到现在还有一头肥猪,倒是意外之喜。” 很快,安林,刘虎和刘素素便出现在大厅之中。 “安林。” “刘虎。” “刘素素。” “见过陈宫主。” 三人看到陈天阳后,开始恭敬行礼。 大厅中的诸位长老包括陈天阳在内,都细细地打量着面前的三人。 陈天阳没有说话,脸上浮现出意味不明的笑容,用目光扫了一眼安林和刘虎,最后在刘素素的身上游移着。 刘素素被盯着有些不舒服,但是此时她面对的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所以完全不敢吭声,只得将头微微低了下去。 “呵呵,想不到不仅来了头肥猪,还送了一朵漂亮的花啊……” 陈天阳眯着眼睛,脸上的笑意更甚,缓缓开口说道。 刘虎和刘素素听闻陈天阳的话,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有些困惑地望着前方挂着笑容,气息雄浑的男子。 陈天阳神色满意地点了点头,朗声下令道:“刘素素可以供本宫先享乐一番,其余两头猪,拿去当养料吧。” 这一次,刘虎和刘素素终于是反应过来了,他们满脸不可置信地望着前方的男子,一股恶寒笼罩着全身。 “陈宫主……你到底要对我们做什么,你不是要招修士一起抵抗蚁族的吗!?”刘虎瞪着双眼,声音有些颤抖地质问道。 陈天阳很认真地点点头,理所当然道:“对啊,招你们过来喂饱藏魔血莲花,我们才有力气打蚁族啊。呵呵,不过刘素素你如果把本宫伺候好了,倒是可以考虑不拿去喂食。毕竟之前过来投靠的女子,我都玩腻了,像这么素净可人倒也是少见……” 刘素素的脸霎时变得惨白,紧紧攥着父亲的手臂,娇躯颤抖不已。 从陈天阳的话语中,她知道之前投靠的流亡民众和众多修士,已经无一幸免。 面对此等庞然大物,她连开口骂人的胆量都升不起来,眼中有的只是惊惧和绝望。 刘虎则是至此都不敢相信,他一直向往的云天宫竟会是这副模样。 他呆立在原地,双目有些茫然,不知如何是好。 为什么,他只是想与人联合,找蚁族报仇的,为何如今却要沦落到变成养料的下场,连女儿也要变成他人的玩物…… “说完了吗?说完了,我就要替天行道了。”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蓦然响起,回荡在整个大厅。 刘虎和刘素素猛地回过神来,将视线转向安林。 他们这时才想起,身边还有一个实力强大的前辈,这恐怕是他们活下去的唯一的希望了。 “安林前辈,冷静点,我们现在试着逃出去……”刘虎似是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低声劝说道。 他知道安林前辈实力高强,但是更明白云天宫是何等的恐怖,那是完全不可能匹敌的庞然大物,此时拼命逃脱,才可能有一丝活命的机会。 大厅内,因为安林的话语,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陈天阳和一众长老满脸怪异地望着安林,如同看着一个傻子。 “替天行道?噗哈哈哈……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了。”陈天阳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你真的是看不清楚状况吗?且不说你是个道之体十段的小喽啰,就算你是育灵期的强者,在我眼里也只是一头营养比较丰富的猪。”陈天阳笑了一阵后,又打了个响指,整个大厅的地面忽然浮现白色阵法,恐怖的压制之力席卷而来。 刘虎和刘素素当即脱力跪倒在地,没有任何的反抗的力量。 但安林仍是淡然站立,神色不变。 “哦?有点本事啊。”陈天阳神色微变。 “屁话真多。” 安林摇摇头,抽出胜邪剑,白色流风缠绕,左指弹向虚空某处。 轰隆!白色的阵法似乎受到了什么重创那般,轰然崩溃。 陈天阳还没来得及惊讶,蕴含着凌厉杀意的剑尖便出现在眼前,死亡的恐惧笼罩全身。 无法形容这是一种怎样的极速,安林脚步一踏,身形化作一道残影,长剑更是变成白色的细线,如同奔雷般贯穿了陈天阳的心脏。 长剑携带巨力让陈天阳的身子后退,安林步伐跟进,最后将陈天阳的身子钉在后方的墙壁上面。 陈天阳双目圆瞪,血液沿着胜邪剑,化作涓涓细流滴落地面,嘴角更是不断渗出鲜血,他神色惊骇,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他堂堂云天宫的宫主,育灵后期的强者,竟然被他眼中的喽啰一剑刺穿了心脏? “我……你……你竟然……”陈天阳声音沙哑,挣扎着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竟惊惧到连话都无法说全了。 “你什么你,我都说了,我要替天行道。”安林说着颇为俗套的话,不耐烦地拔出胜邪剑。 鲜血迸出之间,又是一道黑芒划过。 安林知道修仙界的战斗瞬息万变,做事要做绝,杀人要补刀的道理还是懂的,而且话还不能太多,否则就是给敌人应变的机会。 陈天阳,人头滚落。 这匪夷所思的一幕,终于被人头的落地声打破。 大厅上,被安林手段震慑的众长老,终于开始暴怒起来。 “大胆!竟敢刺杀宫主,我定要将你剥皮蚀骨,碎尸万段!” 众长老开始施展神通扑向安林,也有两名长老神色颇为冷静,沉吟片刻,开始冲向刘虎和刘素素。 “大白,保护好那两人!”安林大喊一声。 迷你小白犬瞬间暴涨,变成了气势雄厚的白毛巨犬,双爪向旁边划去。 霎时狂风席卷,烈风如刀,将冲来的两名长老重创击飞! 刘虎和刘素素这才回过神来,一脸震惊地望着独斗六名长老的安林。 “安林前辈竟然这么厉害……”刘素素眼睛睁得大大的,男子的身影深深映在她的瞳孔中,语气之中满是惊叹。 刘虎更是整个人呆住了那般,他在心中强大得仿若神明的陈天阳,竟然被安林一剑刺死?连一招都没有递出,就这么被一剑斩死了?这给了他一种不真实的梦幻感。 这一路上跟来的安林前辈,到底是什么人…… 安林使用战神六剑,战力已经可以媲美育灵后期的修士,使用风剑更是可以出其不意地将育灵后期的修士斩杀。但是这招式极为消耗元气,他此刻对战六名长老,也并不想再次使用。 这些长老都是育灵初期或中期的修士,但功法神通之类的,却是和修仙联合大学的天才们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他压制住六名长老毫无压力。 云天宫的警报已经开始响起,护宗大阵也开始激活,然后莫名其妙崩溃…… 一声惊雷般的大喝出现在天地之间,由远及近。 “犯我云天宫者,死!” 白色的天雷从天而降,贯穿房顶,落在安林的面前。 这是一名须发皆白,浑身缠绕白色雷光的老者,他对安林怒目而视,浩瀚强大的气息伴随雷光向四周席卷。 云天宫的最强者,太上长老陈燕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