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来品鉴一下画作吧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二百二十四章 来品鉴一下画作吧

天边晨曦微露,天光给云层覆上金边。 玉华副校长在青天广场上,面对数万名观众,朗声宣读了比试的最终的结果。 天庭势力代表小队,以八十三点七分的超高分数,夺得本次四方论道交流大会的冠军。佛国排第二,伊甸园排第三,创世殿垫底。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治疗,安林、王玄战和柳千幻站在高台上,接受了最后的颁奖。 安林捧着过几天就要放在学校纪念馆的奖杯,望着前方数万人热烈的欢呼声,心中触动不已。在参赛之前,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够走到这一步。 但现在,他毕竟是出过大力,立过大功的人了,他觉得此刻能够当之无愧地捧起这个奖杯了! 青天广场上除了学生外,其余三方势力代表也是由衷地鼓起了掌。 这场比试真的很精彩,也真的充分展示了各方势力年轻一辈的风采,像移动核弹者安林、网瘾少女柳千幻、最佳第四人红斗等名字,给他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这些选手的事迹也将扬名四方。 结果宣读了之后,便是颁奖环节。 天庭势力夺冠,各种奖励随之而来,只是负责颁发这些奖励的人,又吓了安林一跳。 一名身着素衣道袍的女子款款而来,出现在安林的面前。 她清丽脱俗,如同水墨画走出来的仙女,两弯烟眉微微挑着,嘴角噙着意味不明的笑意。 “安林同学,你的表现很不错啊,再次让我大开眼界了呢。”女子盈盈一笑,声音轻柔地开口道。 “嘿嘿,谢谢天羽大人夸奖。”安林迅速敛去心神,一脸媚笑道。 天羽仙女将二十枚元石,一个仙丹兑换贴和一个灵器兑换帖交给安林,接着说道:“颁奖典礼结束后,来白鹤亭等我。” 安林脸微微一抽:“我可以拒绝吗?” “不可以!”天羽回答得很坚决。 安林闻言重重叹了一口气,脸上满是无奈。 天羽仙女别过头,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离开,继续向其他人颁发奖励。 颁奖典礼很快就结束了,四方论道交流大会也宣告圆满结束。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比试,不管是各个势力的代表,还是青天广场上的各个观众,脸上都有了些许疲惫的神色,纷纷回去休息。 安林此行收获颇丰,也是心满意足地离开了青天广场。 得到了二十枚元石之后,他的资产再次突破百万灵石。 此外,他还获得了去藏宝阁兑换一件中阶灵器,以及去兜率宫兑换一枚六品仙丹的份额,想想还真的有些小激动呢。 不过,接下来要去白鹤亭,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他的心中其实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也不知林珺珺此番邀约到底是为何。 嗯,如果邀约的原因是因为筹够了宝贝,所以特意前来跟他换紫星研究所信息的话,那便是极好的…… 沿着曲折的小路不断前行,很快,便看到了那由白石砌成的小亭子。 亭子的旁边是一湖春水,清风拂过,荡起一阵涟漪。 素衣女子静坐在白鹤亭间,白皙的脸上满是专注。 青葱般的手指握着画笔,没有落笔,而是凝神望着面前的一幅画。 安林看到林珺珺这么恬静柔美的一面,心中微微一松,走了过去。 “天羽大人,我来了。”他走进亭子,轻声开口,生怕惊扰到面前的女子。 女子抬头,轻轻一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好像没这么礼貌吧。” 安林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没有接话。 “知道我叫你过来做什么吗?”林珺珺继续开口。 “不知道。”安林一脸乖巧地摇摇头。 境界的巨大差距以及身份地位的巨大差距,让他决定做个老实人,问一句答一句,绝不多嘴,绝不惹事。 林珺珺轻呼了一口气,白鹤亭间的元气忽然一阵转动,随后四周的景象开始模糊。 看到安林有些不安的模样,林珺珺淡淡一笑,解释道:“这是和外界隔绝的隐蔽阵法,我邀请你来这里,是想邀请你品鉴一下我的画作呢……” 安林嘴角抽搐:“我读书少,你别蒙我啊,品鉴画作……用得着加隐蔽阵法?看小黄画吗?” “呵呵……”林珺珺的脸沉了下来,眸光闪烁。 安林自知又失言了,赶紧住嘴。 “你过来看看,我这幅画如何?”所幸林珺珺的养气功夫好,很快便再次恢复平静,指着面前的画作开口问道。 安林闻言走了过去,望向那副画。 她画的是一团火,这火焰栩栩如生,跃动的火苗似乎要透纸而出。 “哇,此作只应天上有,妙极,妙极!”安林当即开口赞美道。 品鉴画作他不懂,但是只要好好夸一下就行了,这倒是简单。 “安林道友过誉了,”林珺珺脸上浮现出意味不明的笑容,“不过呢,小女子的画道也勉强达到画物成真的境界了,还请安林道友好好品鉴一番。” 说着,她便将画笔点向面前的这副话,笔尖有着细微的光芒闪烁。 安林见状心中一凛,心中升起了不妙的感觉:“你……你不要乱……” 他话还没说完,只见被林珺珺笔尖点到的画作忽然光芒大盛。 轰隆! 炽热无比的火焰喷薄而出,笼罩了安林的全身,熊熊燃烧。 片刻后,浑身黑乎乎的安林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地。 一张口,白烟便喷了出来。 “安林道友,我这画作如何呀?”林珺珺依旧是恬静淡雅的模样,就连语气也没有任何的起伏。 “天羽仙女的这幅画作精妙绝伦,意境深远,火焰饱含热情,富有张力,充满了对求道一途的强烈求索……” 安林七窍瞬间开了六窍,开始侃侃而谈,丝毫停不下来。 林珺珺见到安林这副模样,再次笑道:“好啦,我知道啦,小女子还有一幅万霜玄冰图想让安林道友鉴赏一番呢!” “不要啊,让我先说完感受,我还能再说一万年!”安林看到林珺珺换了一幅画,笔尖朝画作点去,当即大声喊道。 霎时间,白鹤亭霜冻万物。 “啊……!” 安林被冻得凄惨大吼起来,只可惜,那声音仅仅是在白鹤亭的范围内回荡。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林珺珺要设置隐蔽阵法了,这特么就是将他关起来施暴啊! “安林道友,我这里还有一幅图光刀飞影图,请你品鉴一番……” “啊……!” “安林道友,我这里还有一幅蛮狱毒瘴图,请你品鉴一番……” “啊……!” “安林道友……” …… 那一天,安林终于回想起了,曾经一度被暴力强悍的林珺珺所支配的恐怖,还有那被打趴在地上的屈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