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一六章 来一个秒一个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二百十一六章 来一个秒一个

白衣女孩冷冷一笑,将手中的猪腿放回烤肉架中,白皙粉嫩的小手托了托头顶的皇冠,望着柳千幻开口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的一定是想把我的王冠骗到手,然后当女王对不对?” “啊?” 柳千幻神色一呆,竟是被这话搞得有些懵了。 安林和王玄战并不比柳千幻要好多少,他们都以为自己那点心思被识破了,没想到这只是小女孩那天马行空的想法而已,竟连外交大臣都差点栽在这里。 幸运的是,他们三人都没有暴露敌意,看来事件还有可谈的余地。 “绝对没有的事,真的只是想瞻仰一下您的皇冠而已,要是信不过我,我可以拿一个至尊玩物和您作抵押。”柳千幻再次一脸诚恳地开口。 果不其然,在小女孩好奇的神色中,她拿出了手机,并且开始介绍它的玩法与功能…… 这个玩物对小孩子的诱惑力是致命的,小女孩果然提起了不少的兴趣,她走到柳千幻的身旁,清澈的眼眸注视着手机屏幕上那缤彩纷呈的内容,嘴角微微勾起。 “诶,有点意思……”小女孩甜甜一笑,双眼如同月牙般弯弯。 清风拂过,一切是如此地自然美好。 只是……不知何时。 白皙的拳头,已经印在了王玄战的胸膛上。 速度很快,快到柳千幻瞳孔一缩,安林甚至来不仅作任何反应。 只有王玄战微微举起了双手,试图格挡。 但是晚了,两者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近。 王玄战为了敛去敌意,古龙血脉没有完全激活,力量不是巅峰状态,而这白皙小巧的拳头,却如同潜伏在暗中,忽然跃动的毒蛇,一击致命。 轰隆! 拳头出时悄然无声,落下时却惊天动地。 恐怖的气浪冲击呈圆形向四周扩散,将柳千幻和安林掀飞。 王玄战的胸膛被击得凹陷,骨头碎裂,整个人更是如同炮弹般飞向天空。 一大口鲜血混杂着内脏的碎片,被王玄战吐出。 女孩轻“哦?”一声,脚步猛踏地面,反震之力让地面出现数丈的凹坑,小巧的身躯呼啸冲天而起,响起猛烈的音爆之音。 “王学长!”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太突然,安林和柳千幻回过神后,女孩已经对着重伤浮空的王玄战追去。 漆黑的天空爆发出极为璀璨的雷光,苍茫古朴的雷电领域彻底释放,龙啸之音带着无尽的威严向四周扩散。 王玄战全身覆盖龙鳞,长枪更是如天龙暴怒,雷光浩瀚间,枪势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猛地刺向面前的小女孩。 小女孩出手依旧是平淡无奇的一拳,但就是这一拳,破开了雷电领域,和枪尖触碰在一起。 安林抬头看去,发现两人碰撞四周的空间都开始有些扭曲。 再之后,就是无法言喻的能量冲击,化作白色波纹向四周扩散。 天地炸响,山河震动! 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爆发了全力战斗的王玄战再次倒飞。 …… “嗯?那边在发生战斗。” “这雷光……好像是天庭的王玄战!” “该不会是在夺取金圣杯吧,千万不要让他们捷足先登了!” 三名张开白色羽翼的高速飞行的伊甸园代表,见到远方的战斗,立即化作白色流光向战斗地点冲去,这个金圣杯他们必须要抢! 小女孩又踏空扑向了王玄战,嘴角微微勾起,脸上是得意的笑容:“最后一拳。” 轰隆! 拳风穿透了王玄战的身体,化作惊天气浪,将下方上百丈的地皮掀飞…… “天庭,王玄战,出局!” 声音在这片天地响起。 奥格斯,雪莉尔和亚瑟停止了向前飞去,望着眼前数百丈外的女孩,倒吸了一口凉气。 安林和柳千幻互望了一眼,二话不说,直接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金圣杯太恐怖了,不可力敌,只能智取!”安林肃然道。 柳千幻连连点头,深以为然地感叹道:“这女孩真是个心机娃,明明那么强大,还要以这种让敌人放松警惕的手段取胜……” 安林闻言默然不语,心底有些发寒。 是的,大家都被她骗了,有了血骷髅的事件在前,他们便天真地以为这女孩模样的战魔,也是一个心智不足的存在,很好骗。 没想到她将计就计,竟利用了安林他们先入为主的想法,出其不意地将他们的主力给干掉了…… 要是王玄战准备充分,一开始没被打那一拳,即使他打不过那小女孩,至少逃跑还是有希望的。 伊甸园的三个代表,见到那惊天一拳后,已经开始果断后撤。 他们需要从长计议……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用点小计谋的感觉,其实还是蛮有意思的。”看着慢慢消散的王玄战,小女孩嘻嘻一笑,开口说道。 随后,她看到了向远处飞走的三个白羽族,粉嫩的小脸又沉了下来。 “我说你们……” 轰隆!她纤足向后一瞪,空气爆响。 白色的气圈猛然散开,身子划出一道白线,快速逼近伊甸园三人。 “还没跟本王打招呼就走……” 这一拳,对准的是飞行较慢的亚瑟。 女孩飞到了他的上方,小拳头猛然砸下。 亚瑟在千钧一发之际,祭出白色的光盾。 拳落,光盾破碎,拳劲让亚瑟的身躯扭曲成弓型,下方的大地轰然开裂,延绵数百丈。 “真的很无礼啊!” 小女孩的话说完了。 亚瑟双眼圆瞪,慢慢失去了焦距,金色的护罩出现在了他的四周。 “伊甸园,亚瑟,出局!” 在小女孩出手对付亚瑟之时,奥格斯和雪莉尔又逃遁了一段较远的距离。 看到他们如此果决的逃遁,女孩皱了皱浅浅的眉头。 她回望身后高山跃动的火光,开始转身飞回那山腰。 奥格斯和雪莉尔看到女孩放弃追击,皆有了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 说实在的,要是女孩以刚刚那种恐怖的速度继续追击,就连奥格斯也没有把握能够甩开她。 半山腰的空地,篝火仍在熊熊燃烧,噼啪作响。 然而四周的地面已经开裂凹陷,隐隐有了坍塌的迹象。 女孩飘落地面,走到篝火旁,举起烤肉架,看着上面那焦黑的野猪,苦着脸叹气:“唉……没想到还是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