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请叫我女王大人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二百一十四章 请叫我女王大人

“召唤啥?” “金圣杯。” 柳千幻的回答如同惊雷般,劈得王玄战和安林浑身一颤。 “画个阵法召唤金圣杯?” “你确定不是在逗我?” 安林不可置信地望着地面上那一条条复杂的纹路,惊讶开口。 “嘻嘻,我就是在逗你呀,呆瓜!” 柳千幻眉眼含笑,皱了皱小巧的鼻子,笑道。 安林:“……” 王玄战:“……” 看到一脸黑线的两人,柳千幻终于是说了实话:“我猜测圣杯之间是有气机相连的,圣杯上面的奇特纹路,应该是区别不同圣杯的某种特殊符号。将这些特殊符号加在追气阵法上,说不定能够让阵法与剩下的圣杯产生联系。” 安林眨了眨眼睛,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感觉好厉害的样子。 王玄战却是眼前一亮:“追气阵法是类似于那种血脉追踪阵法吧。血脉追踪阵法能够用特定的血脉去追寻相关血脉的存在,而追气阵法比血脉阵法还要高好几个层次,听说已经涉及因果方面的力量,没想到柳学妹竟然会此种阵法。” 柳千幻笑着回道:“我现在只能刻画也只是最简单的追气阵法,要求这圣杯上的特殊符号必须得是它的固有属性,这个阵法才能有效果。而且特殊符号越多,距离越近,成功率就越高!” 过了片刻,一个极为复杂的阵法图出现在地面之上。 柳千幻的脸色有些发白,洁白的额头也是渗出了汗珠,显然这个阵法的刻画比较消耗心神。 阵法的最中心,五个圣杯的奇特纹路,以一种属性的方式被刻画在其中,作为某种因果联系。 天地间,忽然风云涌动,巨量的元气开始朝追气阵法汇聚,试图激活阵法。 安林暗自咽了一口唾沫,有些紧张地望着阵法。 蓦然间,阵法爆发白色光芒。 三个白色的指针开始出现在阵法上,分别指着不同的方向。 “成功了!”柳千幻惊呼道。 她其实对这个尝试并没有抱多大希望的,没想到竟然蒙对了,此时的心情,竟是比安林和王玄战还要激动几分,仿若中了大奖。 “这三个指针代表着圣杯的方向吗,那么哪一个方向才是正确的?”王玄战疑惑道。 “都不是。”柳千幻的紫眸流转着动人的色彩,手中指着某个阵法的某一处,“这才是正确的方向!” 安林和王玄战顺着柳千幻所指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阵法竟然还有一个非常细小,仿佛要消散的指针,正指着某个方向。 安林反应过来,一脸恍然道:“我懂了,其余三个指针指的是其余铁圣杯和银圣杯的方向。阵法中所刻画的特殊纹路,是铁圣杯和银圣杯的纹路,它们和铁圣杯、银圣杯之间的因果关系更加紧密,而金圣杯却是独立出来,因果关系淡一些,所以指针才那么的不显眼。” 柳千幻打了一个响指,笑眯眯道:“没错!这个小如金针菇的指针,所指的方向便是金圣杯的方向,这回我们有前进的目标啦!” 话音刚落,阵法便轰然炸响,指针碎裂,光芒消散。 嗯……这是阵法的支撑不住,自行崩溃的景象。 柳千幻有些郝然地吐吐舌头,提议道:“反正方向已经确定了,我们走吧!” 安林和王玄战点了点头,现在好歹有了线索,自然不再浪费时间,当即和柳千幻朝指针所指的方向飞去。 钟龙山脉东北方。 有一座黑石嶙峋的高山,山顶有着皑皑白雪,现在虽然已经是夜晚,但是顶峰覆雪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着的皎白光芒,显得宁静圣洁。 半山腰的一处空地上,隐隐有着火光闪动。 “东燕,那座山上好像有人!”红斗双目如炬,紧紧盯着三里之外的某座高山。 在漆黑的夜晚,任何的火光都会变得显眼。 东燕也是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开口道:“走,我们去看看,注意隐蔽行踪!” 它们猜测在那座山上的,必然是其余势力的代表,此时接近他们,不能选择高空飞行这种显眼的方式,而是降落到地面之上,奔跑而去。 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沦,创世殿的两人重新从颓废中振作起来,并且有了新的作战方针,此方针的核心思想,便是----浑水摸鱼! 是的,他们不是要金圣杯吗,那就让他们去争,去抢。 待到最关键的时候,潜伏在暗处的红斗和东燕,再忽然暴起争夺。 虽然这样做有些低劣,但是凭它们目前这个实力,好像也只能做这种事了…… 就这样,红斗和东燕不断接近半山腰那团火光。 之后,它们看清楚那团火光了,那是熊熊燃烧的篝火,上面烤着一只野猪。 这野猪已经烤得差不多熟透,焦香诱人的气味飘荡在空气中。 一名身穿白色衣裙,身形娇小的女孩,正兴致勃勃地转动着烤架。 清澈的眼眸映着火光,有些嘴馋地用舌头舔了舔粉嫩的双唇。 暗中观察的红斗和东燕呆住了,这女孩是谁!? “话说,东燕,她头上戴的,莫不是……”红斗有些激动颤抖地低声开口,脸上满是荒谬与惊骇。 东燕很是郑重地点了点头:“我觉得也是,是金圣杯没跑了……” 是的,这个模样娇俏可爱的白衣女孩,头上正戴着一顶精致华美的皇冠,最前方还能看到圣杯的轮廓。 金圣杯戴在她的头上,没有给人任何的威严与压迫,倒是显得有些荒谬滑稽,还隐隐透着童趣,仿佛那金圣杯皇冠就是一个精美的玩具。 东燕和红斗有些躁动了,尽管知道这要真的是金圣杯,事情必然不会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但万一…… 万一夺取这金圣杯,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难,凭它们的努力可以争夺过来呢? 把金圣杯戴在头上的,只是一名小女孩啊! 它们是第一个发现金圣杯的势力啊,难道就真的什么都不做吗? 红斗和东燕有些按捺不住了,它们唯一的优势,恐怕就是最先来到这里,一种侥幸的心理,如同野火般蔓延,怎么也止不住。 “我去试试深浅,东燕你见机行事!” 片刻后,红斗终于是下定了决心。 东燕没有表态,显然默认了红斗的做法。 小女孩从烤肉架上抬起了头,望向忽然出现在她面前的岩石人。 红斗心中极其忐忑,和那女孩对视,发现并未感受到任何恐怖的气息,所以心思转动间,打算使用柔和交涉的方法打开局面。 “小妹妹,你好。” 红斗有些憨厚地对小女孩招了招手,尽量敛去自己的恶意。 小女孩那粉雕玉琢的小脸,听闻红斗的话语后,不知为何,忽然冷了下来。 无尽的危机感霎时笼罩红斗的全身,让它条件发射般全身紧绷。 它那坚硬巨大的身躯,正要后撤,白皙小巧的拳头便已经印在它的胸膛之上。 “请叫我……女王大人!” 清脆的声音,伴随着震天的轰鸣,响彻云霄。 轰隆!拳劲让大地开裂,山体颤抖。 强大的拳风在地面拉开无限延绵的沟壑,最后化作气劲冲向远处的天空,激荡数里。 红斗,双目圆瞪,口吐岩浆,坚硬的岩石身躯寸寸开裂。 金色的光幕吸收了几乎一半的拳劲,不然那一拳完全打出来,红斗便直接废了。 “创世殿,红斗,出局!” 天空中,宣判的声音再次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