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罪大恶极的安林同学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二十章 罪大恶极的安林同学

听到这熟悉的开场白,安林已经弃疗了,一脸生无可恋的开口道:“你是不是也想找我‘赐教’?” “赐教?” 那名男子神情一滞,随后看了一眼周围杀气腾腾的学生,似乎明白了什么。 安林这才将目光望向,那名突然到来的男子。 在看到那男子的模样后,他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啊哈,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那男子嘿嘿一笑,随后转身。 接着,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起跑,只留下一阵被掀起的烟尘…… 男子的身旁,还有一条白毛狗,跑得他还快…… “赵怀银,你不要见死不救啊!”安林绝望大喊。 那名突然到来的人,正是安林在拘禁室,所遇到的那个朋友。 此时他溜得非常的快,片刻后便消失在了安林的视野中…… 见到这一幕,手拿流星锤的钟文嘿嘿笑道:“安林学弟,就算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乖乖地来和我切磋一下吧。” “明明是我先来的,先到先得,我先上!”拿着赤剑的李正阳盯着安林,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什么叫你先上啊,你一上去,就把安林学弟的战败防护罩给打出来了,那我们还怎么打?”陈书宝不满道。 “可是我们如果一起上的话,会立即被取消活动资格的,到时我们还会因为违反活动规定而被关禁闭。”夏诗瑶有些担忧地开口道。 安林此时如同一只待宰的小白兔,躲在一旁瑟瑟发抖…… “这样吧,我们各自说出要找安林学弟‘赐教’的理由。” “谁的理由更合适,我们就把那个机会让给谁,各位意下如何?” 一旁带着浓厚书生气息的陈书宝提议道。 听到陈书宝的提议,安林那叫一个热泪盈眶啊! 终于有机会知道,他自己因何而死了,感觉好幸福! 陈书宝的提议得到了其余几名学生的一致认同。 于是,他们开始齐刷刷地,再次将目光汇聚在安林身上,那眼神仿佛要将他吃掉。 陈书宝望着安林,脸上有着不甘,首先开口:“我刚刚进学校的时候,是道之体五段,因为境界不高,所以被分到了第九十班,对此我毫无怨言。” “四年来,我通过自己的努力,奋力拼搏,如今已经是道之体八段的修为,即使在同年级的学生中,也是中等的水平了。” “但是几个月前,我听到有个叫安林的新生,道之体0段的境界入学,竟然被分配到了一班!” “排序越是靠前的班级,所能分配到教学资源便越是丰厚,他凭什么占据一班的名额,占用其他优秀学生的教学资源,就因为他有真神举荐函?” “这件事对于我们这些,挣扎在末尾班级的学生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侮辱!” “知道了这件事之后,我便有了一个决定,一定要找机会揍安林一顿,关系户实在是太讨厌了!” 说完,陈书宝对安林露出了笑容,那是一种梦想快要实现的笑容…… 安林看到那笑容,心中一寒,敢情这敌人是“最强关系户”招来的。 紧接着,李正阳也开口了:“唉,每当说起这件事,我都会心痛不已。” “在校园的小道上,我遇到了一名女子,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她了,她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高贵,如同翱翔于天际的凤凰。” “那一天,我向她表白了。然后,我被她毫不留情地拒绝。” “可是,我李正阳又岂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我对她展开了锲而不舍的追求,我要用爱情的火焰去感化她!” “但是几天后,她告诉了我一个残酷的事实。” “那就是她已经有道侣了!” “这一个消息让我如坠冰窑,生活陷入了一片灰暗之中。” “我虽然不愿相信,但是她经常和那男子一起去上学,一起去吃饭,模样亲密,有说有笑的,这让我又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 “可是我不服啊!那男子到底有什么好的,他何德何能,能够得到我心目中的女神的青睐!” “这件事一度成为了我的心障,于是我发誓,一定要找机会揍一顿那个男的!” “对了,我喜欢的那个女子叫许小兰。” “安林……我实在想不明白,她为何会选择你做他的道侣!” 说完,李正阳的赤剑喷出熊熊烈火,如同他那饱含怒意的脸色。 听到这里,安林一脸懵逼,只觉有一口老血积聚在胸口。 道侣?许小兰? 那男的要是不说这事,安林都不知道,他已经被许小兰当挡箭牌使了! “大哥,误会啊,这都是误会啊!”安林高呼。 正在气头上的李正阳,又哪里会听安林的解释。 安林此时所说的话,只会被他认为是逃避战斗的借口。 “哼,没想到安林你已经有道侣了啊!” 李正阳说完后,钟文也开始勃然大怒了。 “有道侣了竟然还和我们大学的第一女神,苏浅云学妹如此暧昧。” “我每次在校园名人榜上,看到苏浅云学妹的画像,都会心跳不已,十分的仰慕,她的美丽彻底地征服了我。” “但是为什么如此高冷,对谁都爱答不理的苏浅云,放学后会经常和一名男子留在教室里,这种事情我实在是不能忍啊!” “而那个男子,竟然还是有了道侣的人!” “呼……” “安林,我和你不共戴天!” 钟文的流星锤晃动了起来,显然已经饥渴难耐了。 安林心好累。 他完全是为了帮助苏浅云学习普通话和英语,才和她留在教室里的啊! 话说为什么这样都能招来嫉恨啊! 就在这时,夏诗瑶也开始痛斥安林的罪行了。 “在一个春光明媚的下午,我早早就准备好赶去食堂,领取那份我最喜欢吃的限量版草莓甜点,那是一份先到先得的甜点。” “然后我突然听到一个消息,说是放学后,会有两名同学将在花坛边,上演一场惊天动地的斗法决战!” “这决战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所以我忍痛割爱,前去观看那场万众瞩目的决战。” “然后,我看到了一场久久不能忘怀的战斗,回去后,我洗了好多次眼睛,依旧忘不了那场战斗!” 安林:“……” 夏诗瑶泪眼汪汪,美眸怒视着安林:“因为看你这场战斗,我不仅错过了限量版的草莓甜点,还污了眼睛……” “安林,我们之间必须有个了结!” 安林要哭了,为毛自己和刘大宝的约战,也能招来这么多的仇恨? “夏诗瑶学妹,甜点草莓事小,他夺走了我的挚爱事大啊!”李正阳开口道。 “不,果然还是最强关系户,伤人最深!”陈书宝肃然开口。 “学校第一女神插在牛粪上,才是最打击人的事情好吗!”钟文开始反驳。 “我不管,安林今天必须由我来揍,不然这口恶气我咽不下去!”夏诗瑶不依不饶。 就这样,四名学生不断痛斥着安林的累累罪行,关于由谁来揍安林这件事,再次陷入了纠纷之中。 一股股恐怖的杀气,弥漫在四周,安林小白兔泪眼朦胧,他这时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罪大恶极”。 要不,我现在就来个切腹谢罪? 安林已经看不到希望了,嗯,他现在只希望这四人,能给自己来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