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杀器恐怖如斯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百九十二章 杀器恐怖如斯

安林要出手了,场上的观众纷纷目光炽热地望着他。 姚明熙姚秀等人,更是紧握着拳头,心中不断替自己的偶像打气。 贵宾席上,素色道袍的女子,用青葱的玉指不断绕着鬓角的秀发打卷,饶有兴趣地望着场上的男子。 “你们说,安哥这回能拿多少分?”一名模样清秀的短发女子开口道。 说话的,正是安林小队的老队员苗甜。 “要不我们来打个赌吧,一百灵石,我赌安哥能拿十二分!”宗永言摇着扇子,淡然开口道。 “我也赌安哥能拿十二分。”骆子平开口道。 “十二分加一。”大胸美女孙胜莲接着说道。 “唉……”苗甜摇摇小脑袋,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个赌是没法玩了。” 就在这时,安林已经找准了和黑色术法等级测试碑文之间的距离。 从出拳到爆炸的时间,还有爆炸的时候,最好在碑文接触的那一瞬间触发,这一切都需要精心的计算。 他一遍遍回忆那恐怖的一天,最终找准了一个距离,静站在原地。 安林深吸了一口气,向身旁的两人望去:“我的生命安全,就交给你们两人了!” 王玄战和柳千幻重重点头,皆是准备好防护术法。 观看的人皆是有些好奇,有些不理解为什么那两人也要跟上去。 可是当他们看到安林左手牵雷,右拳爆发出金光的时候,有一部分人便反应过来了。特别是大二一班的那几十个学生,他们回想起了仙法课上,被升腾而起的蘑菇云所支配的恐惧。 苍青地仙胡子一抖,双目圆瞪,口中呢喃道:“真的要用那一招?” 许小兰见状也不知是担心还是愤怒,望着安林恨恨道:“又作死!” 不远处的红斗挠挠头,有些困惑。 这不就是和它对战时用过的雷光撼山拳吗,顶多是七分的水平,为何其他人对安林的期待这么高? 虚空中的蓝色雷电,开始慢慢依附在安林的右拳上,变成金色的雷光。 安林的额头慢慢渗出汗珠,原暗的意境开始和术法融合,那种包容万物又湮灭万物的意境,开始让术法产生质变。 狂暴的金色雷电开始被黑色的丝流牵引拉扯,慢慢地变得安静起来,一股让人窒息的威能开始扩散。 莫名的,所有的观战人群都有了一种心悸的感觉。 玉华,慧明,狮王,凡娜莎等返虚境界的大能,此时更是神色一凝,目不转睛地望着安林的右拳。 “雷光核爆拳!” 随着安林的一声大吼,金光拳头缠绕着金色的雷电喷薄而出。 柳千幻的六羽法杖光芒大盛,构建了一道粉色的屏障,将安林等人护住。 王玄战被那股让人窒息的能量惊骇,也是立即张开了水球护壁,将三人团团围住。 金拳快要触碰到石碑的时候,黑色的丝流在拳头内部如同莲花般绽开,带着寂灭和狂暴像细线一样拉扯着拳头,让其诡异缩小…… 有那么一瞬间,万物皆寂无声。 “轰隆!” 强大至极的能量彻底爆炸开来,巨响震天。 大地震动,即使有着阵法的防护,金光依旧将地面震得升腾粉碎,雷光带着寂灭的气息席卷向四周,将接触到的物体皆尽湮灭。 距离爆炸最近的柳千幻和王玄战,感受到那股浩瀚狂暴的能量,皆是浑身一颤,心都凉了大半,只想大吼一声:卧槽!怎么这么恐怖!? 能量冲击到粉色屏障,屏障如同蛛网般开裂,不到一秒便彻底碎裂。 它继续向前推进,冲击水球护壁,护壁开始猛烈颤动,坚持了三秒后,能量携带的热量便将护壁灼烧蒸发,然后轰然击飞护壁内的三人…… 又是一个小型雷光蘑菇云,从地面上升腾而起,强大的冲击波甚至将场上的许多学生都给掀倒。 返虚大能将这股向外扩散的能量及时抑制,因此没有造成什么伤亡,但是离石碑最近的三人…… 红斗瞪大了红色的双眼,望着近在咫尺的蘑菇云,感受着那让人颤抖的能量,石头嘴巴张得大大的,满脸的不可置信:“这……这竟然是安林用出来的仙法?” 如果安林和它打斗时用上这招,它现在恐怕已经是,大地上的一片尘埃了吧…… 场上的其他观众,也是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对安林抱有很大的期待,但是当真正看到这个雷光蘑菇云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颤栗惊叹:此仙法,竟恐怖如斯! 慧明菩萨张手一挥,无边的金光笼罩天地,漫天的烟尘瞬间消散。 黑色的石碑还在颤动中,光芒亮了起来:“天阶,中级!” “安林,十一分!” 场上的众人纷纷一呆,显然对这个判定结果感觉到有些意外,如此恐怖的仙法,竟然不是天阶高级? 慧明见到这个结果,点了点头,开口道:“此仙法的威力和意境皆是顶尖,但是能量协调混乱,使用的过程中极不稳定,还有不少的完善空间。” 其余人听闻慧明的话语,也是有些恍然,再次将视线聚焦在场内的那个人身上。 不管如何,安林还是在最后关头力挽狂澜,让天庭势力的总分登顶术法比试第一! “不愧是安神,随便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想当年,他还是最强关系户的时候,我就已经粉他了。如今见到他一步步成长成为叱咤风云,为学校争光的天才,我的心中真的好感慨……”一名男生满脸沧桑,悠悠开口。 “啊啊啊,安林学长,我要给你生猴子!”一些听闻安林传说的稚嫩学妹,如今有幸一睹风采,顿时失声大叫起来。 “安神就是我们学校的英雄!” “话说,他之前不是说过暂时不能爆体吗,为什么现在又可以了?” “他没爆体,还是育灵初期的境界。你们看,他现在还躺在地面呢!”一名学生将目光转向地面,目光炽热道。 其实,许多学生已经将目光转向这场比试的主角。 就等着主角重新站起来,再用惊天的欢呼声为他庆祝。 贵宾席上的女子掩嘴轻笑,美丽的眸子异彩连连:“不得不说,他还是那么出人意料,只不过这次目标换了,不是祸害本仙女……” 比试台上,其余三方势力的代表,皆是嘴角抽搐地望着眼前的这一幕。 玉华副校长身形一闪,来到了安林等人的身旁,心口一闷,觉得有些肝疼。 柳千幻正伤痕累累地躺在地上,对自己使用着治疗术,并一脚踹开了安林。 王玄战摆着个大字状,仰躺在地面之上,灰头土脸,嘴角还渗着鲜血,泪水在眼眶打转。 悔恨的神色出现在他的脸上,怎么也藏不住,喃喃开口:“我特么是在帮一个什么样的疯子……我为什么要作死?” 安林呢,被爆炸轰得半身不遂,宛如咸鱼般一动不动,竟是彻底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