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暴怒的光明天神(第一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暴怒的光明天神(第一更)

陈尘松了一口气:“我的这趟冒险,看来是值得的。” 安林走进两步,抱了下陈尘稍显瘦弱的身子,感激道:“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多谢了,兄弟!” 陈尘轻轻推开了安林,脸上有着一抹尴尬,解释道:“嗯,不客气,还有,我不太喜欢别人拥抱……” 安林哈哈一笑,也不在意。 他五行中已经有三个功法炼至了圆满,距离战神之体大成,又进了一步,权柄也多了一个,这让他心情非常不错。 不仅如此,他发现自己体内的七种圣火,也因为真火之羽功法炼至圆满,变得更加的纯粹浓郁。威力更上了一层楼,不对,是更上好几层楼。 这种情况下,使用火圣模式,真不知道实力会暴涨成什么样子…… “东天门他们派天神来太初大陆猎杀我们的强者,这波操作可以说是血亏了,才多久,又损失了两位权柄天神。”安林有些感慨道。 陈尘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我们等敌人犯错的时刻,再抓住机会猛扑,就能逆转局势。不过,这一次我们损失也不少,自从天神化身猎人,我们就死了三位合道,三十一位返虚了。” “嗯?又死了那么人?”安林脸色微变。 他记得他离开四九仙宗的时候,才是两个合道,二十三个返虚被猎杀。没想到才几天的时间,受害强者又多了那么多。 陈尘点头道:“我能抓住火天神,也是因为火天神杀了一个合道,引发天地同悲,我又刚好在百万里之内,距离不远,这才成功捉住他。” 安林嘴角轻轻一抽,神特么距离不远,这距离都能绕地球十几圈了。 不过大佬的眼界,又岂是凡夫俗子所能理解的。 安林很快就接受了陈尘的说法。 滴滴滴…… 陈尘放在衣袖内的传音符,突然叫了起来。 他也不避讳安林,当面接通了传音符。 “雪颜,有什么事?” 传音符内里面传来一个很好听很空灵,然而又很急切的声音:“不好了!陈尘!你快回破天帮驻地!光明天神,大地天神突然来袭!!” 一直以来处事都十分淡然的陈尘,闻言脸色都不由得凝重起来。 很明显,对方是趁着陈尘在外动手对付火天神的时候,就赶去破天帮突袭了,而且一出手就是两大至高权柄顶级阵容!! 轰隆隆…… 地面突然有阵阵颤动的迹象。 不是某个地方的地壳能量震动,而是像一整个板块的运动。 同时,在极寒圣地的东南方,仿佛有白光贯空,明明距离很远很远,依旧感受到了那股非同寻常的气息。 “我要回去了,安林你别参与,现在你还能插手这种层次的战斗。”陈尘留下一句话,身形突然消失在原地。 “陈尘!我去吃个瓜行不行?”安林喊了一声。 然而,陈尘的身形已经消失不见。 显然他走得很急,来不及跟安林说这种事情了。 安林看向紫星文明遗迹的方向,那个地方是九州界外的东北处,极寒圣地之外的东南处,占据了一块很大的区域。 那个地方的大地,仿佛遭受了诅咒,寸草不生,一片荒芜。甚至会有淡淡紫光覆盖在地表,体质不强的生灵,被紫光照耀,会全身腐烂而死。 “我去,还是不去呢?”安林有些蠢蠢欲动。 他很想见识一下,太初大陆的至高权柄,到底有多强。 就看一下,远远地看一下,应该没问题吧? 安林很想把自己的实力定个位,看看自己和至高权柄天神的差距,毕竟面对普通的权柄天神,他觉得自己还是比它们强上一点点了。 一念及此,他也开始朝破天帮的驻地,永恒光地快速移动。 紫星文明遗迹。 一片荒芜的绝地之中。 闪耀着圣洁光芒的区域,如今正遭受着有史以来最为恐怖的突袭。 方圆十万里的大地变成了白金色,滚烫不已,扭曲的地热能在大地涌动,仿佛要灼烧融化接触到的一切事物。 同时,大地在震动崩裂。 炽热的岩浆撕裂大地,仿佛喷泉般冲天而起,然后化作一条条当空舞动的岩浆热龙,朝永恒光地扑咬而去。 它们每一条都有百里之巨,遮天蔽日,似江似河,释放的威能就像合道级别的真龙一样浩荡无边。 而这种级别的炎龙,足足有上百条。 它们一次次撞击着永恒光地的大阵,每一次撞击,都仿佛一枚大当量的核弹爆炸,能够毁灭和融合周围的一切。 正在永恒光地,修炼破天术法的大能们,何曾见过这等阵仗,个个都是脸色苍白,看着这宛若神迹的一幕。 毫不夸张地说,若是没有永恒光地的保护,他们在这群蕴含无穷大地之力的岩浆龙中,支撑不了一秒钟! 这就是差距,用破天术法也无法弥补的差距!! 除了大地发生剧变,天空也出现异常。 天空之上,有无边无际的白光降临。 那光芒比太阳光还要温暖纯净,仿佛能够孕育一切有形之物,能让一切的生灵都接受它。一些在永恒光地,较为弱小的返虚大能,看着那些光芒,神色渐渐变得恍惚,有的甚至已经跪在地面上。 上一秒还在怒骂天神,研究如何破天的大能们,突然间又开始赞美天地了,高呼天就是真理,没有天就没有他们,就算此刻为了天而死,他们也死而无憾。 纯净的光芒落在永恒光地的大阵上,渗透得比那威势浩大的上百条火龙还要猛烈,大阵也随之剧烈颤动起来。 第一天子西里尔,第四天子古龙帝,以及两位天子侍和三位候补天子,还有一众合道超级大能,站立在大阵的不同方位,艰难抵御着两大至高权柄天神的联手攻击。 “陈尘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还没回来?还有,他到底是做了什么,才惹怒了光明天神,让她竟然不顾天道反噬,也要攻击我们?”西里尔作为永恒光地的阵眼,此刻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 他双眸殷红如血,撇头望向一旁白发飘飘,清冷纯洁的少女。 陈尘的侍卫雪颜闻言面露迟疑,但几秒后,还是如实道:“主人他……他抓了个火天神送给安林,这才……” 西里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