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三十章 人设崩了(第二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八百三十章 人设崩了(第二更)

安林从未像此刻这般,后悔要扮演血武浪者。 简简单单的一杯奶,就让他陷入了困境之中。 他看着乳白色的奶水在杯中荡漾,还飘荡着淡淡诱人的奶香,味道应该不错吧,但就是过不去心中的那道坎。 虽然吧,喝个牛奶马奶很正常,但这个龙马奶,毕竟是出自高智慧生灵呀,现在奶的主人还在娇滴滴地看着自己呢,这潜在的意义,其实还是有点不一样的。 安林心中迟疑不决。 难道好不容易维持的人设,就要在这里崩掉了? 看到了安林的迟疑,仙伯好奇道:“血武道友,你怎么了,看你的脸色不太对,难道是因为这奶水?” “血武浪者前辈不喜欢吗?”玛荧也将目光投向安林,四个脚有些忐忑不安的轻踏着地面,仿佛做错了事的小女孩。 安林心头一亮,开口道:“实不相瞒,我与山顶灵牛一族的白藤公主有过一个约定,今生今世,只喝她的母乳,我是个诚实守信之人,实在是没有办法,多谢玛荧小妹的厚爱了……” 此言一出,众牧兽族都是一惊。 “天啊!早就听闻血武浪者曾去过山顶灵牛一族的领地,没想到竟然跟白藤公主好上了,而且还有过这等约定!” “血武道友,果真了不得!” 众人又是钦佩又是羡慕地开口,唯有玛荧眼中闪过一抹黯然。 山顶灵牛的母牛,奶水香甜在兽界是出了名的,白藤公主娇生惯养,出落得美丽动人,她的奶水就更加诱人了。 想不到,血武浪者还有这等风流往事,把白藤公主都搞定了。众人虽然吃惊,但却没有丝毫的违和感,仿佛他本该如此。 安林笑而不语,血武浪者的确去过山顶灵牛领地,还见过白藤公主,但那奇葩的约定,当然是他瞎几把扯的啊! 反正场上的其余生灵,短时间内又无法查证,这个身份他就简单的用用而已,之后的麻烦,就让血武道友自己处理吧。 若是真的血武道友在这里,遇见那么香的奶,恐怕就算有约定,也会当作约定不存在,先喝了再说,说不得还得续杯。 安林心中感慨万千,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这个血武浪者,还真是活出了另一种精彩啊。 有那么一瞬,安林其实还是有点羡慕它这种活法的。 玛荧有些失望地将自己的奶拿走,血武浪者与白藤公主有约在在先,她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 安林凭借自己的机智,成功躲过了一劫,继续与牧兽族饮酒作乐。 一番寻欢作乐后,太阳已经垂落草原。 安林婉拒了一头马身龙首美女共度美妙夜晚的邀约,独自走到了平原仙草部落东部的荧光草岸,欣赏着东羊平原的夜景。 这一片草地灵韵很足,白天吸收了太阳能量,晚上又会以点点绿光的形式,散发一部分能量出来,绿光具有凝聚灵韵和驱赶蚊虫的功效。 “咕咕……咕咕……” “哈秋……哈秋……” 远处有上千头红热旋风猪,趴在棚子里睡觉打鼾,肚子冒着红光,每一次吸气呼气,都像是红灯笼一明一暗,从远处看还挺美轮美奂的。 “真美啊……”安林感叹了一声。 他突然有点想吃猪肉了。 犹豫了片刻,他还是放弃了那种打算。 现在的他,只是个风流的血武浪者,而不是吃货。 整个晚上,他都在四处欣赏着草原的美丽,见到了七彩草原的绚烂幻光,见到了深夜草原的奇异动物的诡谲迷离,见到了双月夜草原下的唯美与宁静。 “噢……多么美丽的景象啊……” 安林伸开双手,感叹着自然天地的美丽。 “此刻,我只想吟诗一首!” 安林意气风发道:“东羊原,紫星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好湿,好湿!血武道友果然好雅致,好诗才!”仙伯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安林的身旁,面露赞叹道。 安林呵呵一笑,不可置否。 他做了一波文抄公,感觉还挺不错的。 “仙伯道友还不去休息?”安林问道。 仙伯伸着手,轻轻一挥,周围的草便开始摇摆起来。 “血武道友,你还要继续前进吗?”仙伯问道。 “嗯?你问这个做什么?”安林有些困惑。 “消息肯定已经传出去了,它们应该也知道了,你完全没必要继续前进,就当作害怕了它们,然后原路返回,它们会跟上你的。”仙伯淡淡开口,眼底透着一抹深邃道。 安林心头一震。 仙伯这话…… 安林知道,他人设崩了啊! 至少,他被仙伯看透了!! 什么时候崩的人设?我的演技就这么差吗? 不仅如此,仙伯连他的目的竟然也猜到了…… 安林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 同时,心底也在感慨,仙伯真的不简单。 “我能发现你,也是因为我修炼的牧兽诀已经到达了最巅峰,对生灵的微表现,生灵的气息,以及各种生物特性,极其的敏感,这才发现了一丝违和的地方。”仙伯温和一笑道,“放心,它们又没见过你,肯定发现不了你的。” 安林仍是不解:“为什么?” 仙伯拔起了一根小草,笑道:“我们讨厌战争,害怕战争,但这并不是代表,我们就是绝对中立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让它们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它们擅自干预世间生灵的生灭,这本就是大逆,会加速世界衰败。” 安林点点头,躬身道:“多谢仙伯道友提醒。” “呵呵呵……待世界重返和平,我们再把酒言欢吧。”仙伯眯着眼,乐呵呵地笑道。 第二天,太阳从东方升起。 东羊平原上,传来各种飞禽走兽的吼声。 新的一天开始了。 安林郑重告别了玛荧和仙伯,以及一众仙草部落的高层,踏上了归途,他不再继续往东走了,改变了行进路线,朝极寒圣地走去。 一切仿佛又恢复了平静。 一天后。 东羊平原。 仙伯正在训练他的仙兽,前方不知为何,突然出现了一个男子。 那是一个带着紫色高塔帽子,脸上刻着小丑妆容的男子。 他慢悠悠地靠近仙伯,手中抛着两个红色的小球,嘴角裂开,露出个夸张的笑容,问道:“你好,一起来玩个游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