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萧屠的光辉事迹 (第一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萧屠的光辉事迹 (第一更)

安林惊了:“权柄天神连天门都不守了,玩游击战吗?” 许小兰皱眉:“破天帮有可以侦查权柄天神方位的术法吧?权柄天神就不怕独立行动,被破天帮的强者围杀?” 白凌面露无奈道:“破天帮有侦查术法,权柄天神也有反侦察术法啊……它们若是联合行动,气息波动大,破天帮的确能够侦查到。” “但它们只要分开独立行动,再使用隐蔽术法,破天帮还真的难以察觉。它们隐蔽气息,默默寻找猎物,正式动手再暴露身形,待破天帮发觉赶去现场,权柄天神们早就完事,然后隐蔽气息逃离了。” “它们就是一个个难以扑捉的顶级猎手,我们完全拿他们没辙。” 安林抚着下巴:“这就是女娲补天不好的一面了……” “所以,现在大能们都人心惶惶的,大家和合道超级大能扎堆在一起,才能获得一些安全感。”白凌道。 “非大能们的修士就不慌吗?”安林又问。 “权柄天神出手,依旧会受到反噬。太弱小的存在,天神们应该是觉得没必要为了杀死对方,而被天道泛意识反噬。”白凌叹气道。 “怪不得有一些预约我帮忙渡劫的订单,莫名其妙的就取消了。”安林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原因。 白凌说的四件大事。 每一件都惊天动地,深远影响着太初大陆的格局。 除此之外,还有几件小事,也跟安林汇报了一下。 比如,萧屠在与天人族战斗的时候,又死了一次啊。 比如今年四九仙宗的收入,暴增至一亿三千万灵石啊。 又比如,西海出现流体天神,与蓝小倪战了一场啊。 …… 安林听着白凌说的一件件事情,他没有想到,自己就是去了一趟地球,一个月都不够,太初大陆竟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萧屠现在在哪儿?”安林觉得自己先应该去看望一下便宜徒弟。 “他正在宗门内,布置新的复活大阵。”白凌有些无语道。 “咋了,之前不是已经布置了一个了吗?”安林一脸不解道。 白凌揉了揉眉心:“他说灵祖大殿的风水不错,所以要再加个神魂复活大阵在灵祖大殿之内。” 安林:“……” 灵祖大殿。 魂力极其浓郁的小秘境内。 灵姬一身红衣,俏脸霜寒,叉着小蛮腰,怒气腾腾地望着一旁的男子。 男子面容儒雅,有着漆黑的龙角,正哼着小曲儿,时不时滴几滴精血,时不时放些材料,时不时又刻一些能量纹路。 这时,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小屠,你还没弄好复活大阵吗?” 男子转身一看,脸上有着高兴之色:“徒儿见过师父,复活大阵得仔仔细细弄,不能出任何一丝纰漏,否则大阵根本没有效果!” “复活,复活,复活……就知道复活!”灵姬美眸圆瞪,“你他么就不能少死几次吗?” “灵姬妹妹,你要知道,没谁想死啊!”萧屠苦口婆心道,“我不就是命多了喜欢浪吗?但这是绝症,我已经改不了了,你也要体谅一下我。” 灵姬气得眉毛都歪了:“第一次见浪死自己,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安林有些好奇道:“这一次,徒儿你是怎么死的?” “唉……”萧屠脸色无奈,似是在回忆着不堪回首的往事,缓缓道,”女娲补天后,我们不是发起了一次针对天人族的总共吗?我在东线对敌,打得天人族丢盔卸甲,获得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 “但最后,因为天神插手,我们再也无法推进了。” 安林点了点头,天神的强大,他是深有体会的。 萧屠紧握着双拳道:“但是我不甘心啊!好不容易推进到这里,怎么能够半途而废?所以在双方对峙摩擦不断的时候,我偷偷绕过了它们,直奔东天门,我要去偷偷把它们老家给砸了!!” “嘶……”安林有些头皮发麻地望着萧屠,“你一个人去?” “嗯,一个龙。”萧屠道。 安林脸忍不住微微一抽,这特么说它浪都是抬举它了。 东天门是什么地方?那是天启多如狗,天神满地走的世间最恐怖的地方,甚至有至高权柄天神坐镇的地方!!你丫一个合道真龙,就想跑过去把对方的北天门给砸了? 安林听到这话,有一种想要举报自己的徒弟送人头的冲动! “师父你也觉得我这种做法很不理智对不对?”萧屠问道。 安林懒得说话,并给了萧屠一个白眼。 萧屠缓缓道:“其实师父你不理解参军战斗了上百年那种异样的情感与执念,我们九州东线联军与天人族战斗了上百年,死了不计其数的人,累积起来的鲜血染红了东方大地,无数白骨埋于黄沙之中……” “我们很努力了,尽管已经拼上性命去战斗,但战线还是节节败退,领土沦陷,九州沉沦,仿佛绝望在一步步降临,压抑得我们难以呼吸。” “如今,我们好不容易获得一场大胜仗,全面击溃了天人族大军。全军的士气,仿佛埋骨地下,那累积了亿万的军魂怒火彻底爆发,能够将一切都燃尽!” 萧屠神色激动,脸色通红道:“我也被这种雄浑壮阔的战意所感染,想要做得更多!战斗了上百年,还没见过东天门,这是我们东线联军的耻辱!所以,我就代表东线的战士,突袭东天门!就算不能砸毁东天门,也要让东线九州联军战士的不屈战火,宣泄在东天门之上!让敌人知道,我们也有本事打到它们的老巢!!” 安林认真点头:“别说了,我懂你。” 萧屠热泪盈眶:“向师父看齐。” 安林道:“说了一大堆,总结起来就是,你因为打架上头了,所以才去送,对吧?” 萧屠:“……” 灵姬竖起了大拇指:“好精辟的总结!” 萧屠捂着胸口,神色悲伤:“师父,请说话温柔点!” “所以呢,后来你把东天门砸了没有?”安林好奇道。 萧屠面露尴尬之色:“嗯……差一点吧……” “这一点有多大?”安林追问。 萧屠道:“就是,我已经看到东天门了,它距离我已经不足一万里了!” 安林:“……” 这特么叫差一点? 萧屠急忙补充道:“不过,我也不是没有收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