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 月夜赏樱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 月夜赏樱

月夜下。 富士山顶白雪皑皑。 它仿佛笼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看起来缥缈圣洁。 周边的樱花盛开着,它们在月光下或是皎白晶莹,或是粉红清艳,看起来壮美绚丽,格外的迷人。 安林和许小兰两人绕着山间小道牵手漫步。 这里还未开发完全,还有隔离带,寻常人根本到不了这里。 他们选择在这里漫步,都是因为这里的风景真的很好,路的两旁栽满了樱花树,是个赏樱的好地方。 清凉的风拂来,两旁樱花树“沙沙”摆动,粉嫩花瓣脱离枝丫,樱花如雨,在皎白月色下,凌空飞舞,绚烂缤纷。 花瓣落在他们的头上,肩膀上,擦过脸颊,他们都没有刻意避开,而是在享受着这样一种宁静唯美的时刻。 许小兰忍不住伸手接住飞舞的樱花,笑道:“樱花的花期很短,最绚烂最美艳的时候,就是它脱离树木的时候……凋零在最美的时刻,这点跟昙花真的很像呢……” “像我家小兰就不一样了,无论什么时候,都美得惊心动魄,而且还能一直美下去。”安林一脸实诚道。 许小兰明知安林在拍马屁,但还是开心地笑了起来。 “说得不错,香吻奖励一个。” “唔……” 两人小小地亲热一番,继续前进。 小道一直前行,不知不觉他们就走到一处挂着灯笼,有古色古香,构造精巧又古朴的阁楼坐落的地方。 阁楼有三层,内部透着温暖的光芒。 旁边种有许多白色樱花树,雪白圣洁,看起来格外有意境。 “这个地方很不错欸。”许小兰饶有兴趣道。 安林看着牌匾,低声念道:“晚樱吹雪楼,名字也起的不错啊,就是不知道这里是否招待客人。” “走,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啦?”许小兰仿佛发现了秘密基地一样,拉着安林前去好好探究一番。 两人刚刚靠近。 晚樱吹雪楼就走出了两个模样娇俏,却又杀气腾腾的女巫。 “站住!这里是私人领地!不得擅闯!”其中一个女巫语气生硬道。 安林和许小兰的脚步都是一顿,脸上有着尴尬的神色。 “这样,我给钱,你让我们进去参观一下。”安林争取道。 另一个女巫闻言冷笑道:“谁稀罕你们的臭钱了,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快滚!这里岂是你们凡人所能染指的地方,我们没有强行拘留你们,都算是我们大发慈悲了。” 安林和许小兰都有些失望,他们虽然对这个地方有些感兴趣,但他们也做不出强闯民宅这种没品的事情,此刻被阻挠,自然也没了进去的想法。 “算了,看了下时间,东方雪的演唱会也快开始了,我们就去看演唱会吧。”安林提议道。 “唔……可是……现在我只想看樱花了。”许小兰挽着安林的胳膊,有些撒娇道。 安林揉了揉许小兰乌黑柔顺的长发,宠溺一笑:“行,那我们就看樱花。” 两人转身离去。 这时,其中一个巫女突然改变了注意:“站住!” “怎么了?”安林问道。 “这个地方是禁止游客进入的,你们却突然出现在这里,行迹极其可疑,再加上你们相貌不凡,不可能是凡人……”巫女缓缓道。 “所以呢?”安林追问。 巫女扬起下巴,目光冷冽道:“所以,我要把你们先拘留起来,仔细审问,待调查清楚后,再放你们离开!” 安林:“……” 许小兰:“……” “凭你们也想拘留我?”安林忍不住笑出声。 女巫轻蔑一笑:“露出狐狸尾巴了吧,你们果然也是修行界的人。那么,你难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整个东瀛国,论困敌和杀敌,没有哪个地方,比得上我晚樱吹雪楼!” 另外一个女巫,此刻已经掏出了一个形态优美的木制女雕像,低声吟诵道:“大阵启,千重樱杀阵!!” 哗哗哗…… 晚樱吹雪楼周围的樱花树,快速抖动起来。 无数白色的樱花瓣突然脱离树木,飞舞于空中,将方圆几百米的地方重重包围,形成一个强大的樱花阵。每一片樱花瓣,在月光下都晶莹皎白,美丽之中都蕴含着可怕的杀机。 “这样看,樱花也很漂亮呢。”许小兰面露欣赏。 巫女主持着大阵,一步步靠近安林和许小兰,脸色霜寒道:“不要抵抗,好好接受调查,否则杀无赦!” 这时,晚樱吹雪楼的第二层,打开了一个小窗户。 容貌美艳,身穿红色和服的女子,依靠在窗边,神色冷淡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椿儿,他们若是反抗,杀的时候,别弄出血,晦气。” 她是晚樱吹雪楼的管家,自从樱落晴不顾一切兴奋地跑去东京看演唱会,她就是这里掌握绝对话语权的人。 “是。”被称为椿儿的巫女神色恭敬道。 伪装成路人,偷偷调查晚樱吹雪楼的修士,也不是一个两个了,她们多杀两个也没什么。 “乖乖束手就擒,否则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巫女手持阵眼木雕,一步步走向安林和许小兰,眼中杀意升腾。 “唉,小兰,我明明长得很善良啊,怎么就被误会成坏人了呢?”安林面露愁苦之色,看向身旁的女子,道,“看够没有,看够我们就走了啦。” 他也懒得计较小辈的出言不逊,想继续拉着小兰去其他地方赏夜樱。 许小兰轻轻摇头,眼底有一抹亮色,道:“安林,刚刚大阵启动的时候,我忍不住动用了一下自己的神魂,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发现了什么?”安林好奇道。 许小兰抬头望向晚樱吹雪楼:“我发现,在前面的房间里,有熟悉的气息,关于你的气息……” 安林虎躯一震:“不可能啊!我从来没来过这里!!” “进去看看?”许小兰有些好奇。 “当然要进去看看。”安林急于证明清白,当即开口道。 “你们叽叽歪歪的在说什么,别以外我不敢下杀手!”巫女看到安林和许小兰还在神色轻松地聊天,心头怒火更甚,单手一舞,周围樱花如刀,当即朝安林和许小兰两人卷去! “小姑娘,阵法不是你这样用的。” 一个声音蓦然在耳边响起。 巫女发现那个男子,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你……!”她脸色剧变,但下一瞬,她手中的阵眼就出现在了男子的手中,她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阵法应该这样用……”安林手握形态优美的木雕,微笑着催动灌注元气,庞大的纹路突然发生了扩展和改变。 无限的波动扩张至无限远的范围。 轰!! 一阵剧烈震动。 整个富士山的樱花树同时绽放光华,花瓣舞空,漫天飞樱。 晚樱吹雪楼外,围困着安林的樱花突然化作无数光华,在大阵之中凝聚成了一个身穿巫女服,体态优美,气质恬静的半透明女子。 源自上古的神性激荡,牵引场上所有巫女的血脉,让她们都忍不住都跪在了地面上,娇躯止不住地颤抖。 “砰……”晚樱吹雪楼二层,传来杯子掉落桌面的声音。 身穿和服的管家神色震惊地望着眼前的景象,喃喃道:“这是……大阵返祖,神灵降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