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逝梦(第三更,求月票)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逝梦(第三更,求月票)

“啧啧啧,好热闹啊!” 安林看着座无虚席的场地,忍不住赞叹起来。 三十万人聚集在这里,手里拿着一个可以不停变幻色彩的光团,那东西好像就是跟荧光棒一样的东西,不过色彩更加纯粹和柔和。 “嘿嘿,也不知道东方姐姐今晚会换多少件衣服,汪!”大白变成了迷你形态,屁颠屁颠地跟在安林后面。 哪吒为了不太引人注目,撤去了风火轮,穿着白色衬衫,淡蓝色牛仔羽裤,干净清爽,混天绫如披肩抖动的围巾,颜色艳丽,整体看上去看起来还颇有特色,那装扮和高颜值让附近的小姑娘频频侧目。 但这些小姑娘们,恐怕打破脑袋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个容貌颇为俊美的大哥哥,会是神话传说中的哪吒。 安林一路走到演唱会的最内场,能够在这里出现的都是大人物,最内场并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票的,这些人不乏一些政商大人物以及国际巨星,当然,也有安林很熟悉的一些人。 “嗨,安林大佬,这里!!”一个肚子圆鼓鼓的胖子卖力挥手。 “救世主啊。”安林同样露出友好的笑容。 “哇喔,他就是安林战神呀?好帅!”几个仙女在一旁窃窃私语。 一个穿着蓝白洛丽塔服装,金色卷发披肩,长相很立体,额头有着金色印记的女子,更是主动走向前,伸出白嫩修长的小手,主动与安林握手,浅笑道:“安林仙使,你好,我是光子弹仙女!” 安林恍然大悟:“原来是你,你好,你好。” 光子弹仙女可是修士群里的大水货,没想到竟然是个洋妹子。 “你好,你好……”光子弹仙女亦是客气着,明明已经伸出右手和安林握手,左手竟然也开始不老实地伸了出来,摸向安林的手背,在他的手背轻抚着,脸上浮现一抹嫣红。 安林:“???” 老子这是被揩油了吗? 安林赶紧松开光子弹仙女柔软的小手,光子弹小女不以为意,继续笑嘻嘻地跟安林套着近乎,漂亮如蓝宝石的双眸闪烁着明亮色泽。 安林想起了,那货就是拿棒子灵器戳天人族菊花,然后觉得灵器有味道,想要转让灵器的奇葩。今日一见,果然是个神经兮兮的妹子。 姿态飘逸的青河剑仙和老道装扮的百发百中神算子,也走向前,跟安林和哪吒热情地打招呼。 安林很快就跟他们打成一片。 他听着朋友们述说凡间的百年变迁,听着发生的各种有趣的事情,觉得很有意思,很有亲切感。 没多久,演唱会的灯光突然一暗。 星光之地突然陷入了黑暗之中。 “雪儿!雪儿!雪儿……” 三十万人,同时大喊着一个名字。 那种浩大的声势,就算是安林,也微微有些动容。 皎月之下。 一个身穿白裙容貌清丽脱俗的女子,从空中撑着水墨油纸伞翩翩落下。 就好像在星光月色陪伴下,落入人间的仙女。 悠扬动听的歌声,就这样蓦然响起,用清澈婉转的声线,将场上的观众代入了一个奇异的世界。 一开场就放大,就连安林都被惊艳到了。 唱完后,场上的观众们,仍未回过神,足足沉默了十几秒,场上才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东方雪跟热情的观众们打着招呼,突然又道:“今天,雪儿很开心,有一个分别了很久的朋友,突然又回来了。我刚好准备了一首特别的歌,打算送给他。” 此言一出,观众们顿时又兴奋起来。 “新歌啊,雪儿终于又有新歌了!” “超级期待!!” “也不知她的那个朋友是谁。” “呜呜呜……我吃醋了!” “雪儿!雪儿!雪儿……” 场上因为东方雪的话,顿时沸腾起来。 东方雪的目光却落在内场一个男子身上,仿佛穿越了一段岁月,恬静一笑,轻声道:“我的这首歌,叫《逝梦》” 灯光突然再次暗了下来。 之前还喧闹的现场,也随之安静。 观众们还是很有素质的。 一个满目疮痍的战场,出现在舞台之上。 安林看到眼前的天地都变了颜色,血色红日在地面线,大地覆盖了一层惨淡的光辉,悲伤的旋律响起。 东方雪是战场幸存的学生,她的老师,她的同学,她的家人,都死在了那一场战争里。她手里捧着鲜花,在充满着血腥与死亡的战场上歌唱。 歌声先是高昂,然后是祥和,仿佛要入睡了一般。 叮铃铃,叮铃铃…… 仿佛风吹动风铃的声音。 然后逐渐变成了下课的铃声。 东方雪在梦里惊醒,发现原来那一切都是噩梦。 歌声开始变得轻快起来。 但好景不长,一段平和开心的日子之后。 不知为何,她又出现在了战场之中。 ァ新ヤ~8~1~中文□w 安林听着歌声,看着一幕幕的场景变幻,觉得非常的有意思。 这首歌,他听懂了。 一个很可怜的女孩子。 有一天,她发现自己的梦境变得越来越清晰,无论在梦里做了什么,醒来后都印象深刻,仿佛真的做过了一样。 但与之相对的,她的现实却变得越来越模糊。 第二天醒来,时常忘记昨天到底做了些什么。 梦境与现实,似乎在发生一种奇妙的改变。 现实在慢慢与她远离,就算一切是真,就算一切的感觉都很真切,但事后都会变得很迷糊。 梦境在向她靠近,就算她知道是假的,但假的却越来越真,视觉,听觉,触感,嗅觉,味觉,都变得真实清晰…… 她在现实与梦境之中徘徊挣扎,渐渐的,她竟然忘了哪一个是梦,哪一个是现实…… 歌的结尾。 东方雪站在一片废墟上,唱着悲伤缅怀的歌。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没有战争,妈妈做的饭菜好香,同学朋友的笑容就在眼前。多么美好的梦啊,真不想忘记,真的不想忘记……” 但这一场梦,终于还是从她的记忆里褪去。 然而令人讽刺的是,她认为的美好的梦,其实才是现实。 她所在的世界,其实才是她的梦境。 逝梦。 逝去的其实是她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