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创世级别的力量(第三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创世级别的力量(第三更)

“胡说,一个生命,怎么可能将肉身和神魂两体分化,变成两个截然不同的状态同时战斗!”蛮古魔神怒吼道。 它见过将肉身发挥到极致的强者,比如圣武族。也见过将神魂体锻炼到极致的强者,比如虚灵族。但是,同时将肉体和神魂锻炼到极致,并且还是同时让它们进行战斗,它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肉体安林双手负在身后:“夏虫不可语冰,井蛙不可语海。” 神魂安林淡淡道:“凡人不可语道。” 蛮古魔神顿时炸了。 他是横绝一域的魔神,竟然被一个返虚修士用这句话来形容它? “杀了你!!” 蛮古魔神浑身的伤口竟快速蠕动,然后愈合。 同时,它的身子由漆黑变得赤红,头上出现一道血色刻印。 “剑来!” 一柄漆黑色,比它身子还要高大的无刃中箭飞落在它手中。蛮古魔神气势浑然一变,变得极致的霸道和杀戮,再次腾空而起,扑向安林。 “跟我玩剑?”安林浑身笼罩七种圣火,身后的胜邪剑冲天而起,同样落在他的手上。他就这样以火圣模式的状态,手持胜邪剑,直接斩向朝他扑来的蛮古魔神。 “邪剑术,御神王!” 霸道的暗黑剑气,在他强悍的力量下,延绵了数十里,仿佛一条分割了苍穹的暗黑剑刃,从天空陨落。 蛮古魔神亦是怒吼一声,将自身的神魔之体催动到了极致,手持无锋重剑猛地朝天空一劈,正面迎向那威势浩大无尽的锋芒。 砰!! 黑色剑芒和红色剑芒碰撞在一起。 一个是仿佛吞噬一切毁灭一切的至高剑道真意,一个是充满了杀戮,仿佛要开辟洪荒的至强剑招。 两股力量都是最为蛮横,最为不讲道理的,它们相互绞杀,仿佛陷入了某股僵持之中。 黑红冲撞的边缘,一抹蓝光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逼近了蛮古魔神,手中握着两把金色剑刃,笑嘻嘻地将剑刺入了蛮古魔神坚硬壮硕的胸膛。 “啊!!”蛮古魔神感觉到自己的神魂正在被撕开,一种深入灵魂的可怕痛感,仿佛要将它吞没。 那个蓝光,正是神魂安林! 蛮古魔神一个心神重创,导致自己的气息也开始紊乱,暗黑色的剑芒终于是更甚一筹,冲破了蛮古魔神的剑劲,狠狠砸在对方的身躯上。 嘭!! 剑气冲击,撕裂了神魔之躯,连带着它的身体,一同劈落地面,将大地也撕扯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痕。 蛮古魔神雄起还未超过一分钟,又被打落尘埃之中。 它挣扎着站了起来,浑身凶焰滔天,胸前巨大的剑伤,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复原着。 “我一个半步创世的存在,竟然在一个返虚修士面前连番受挫,这对我来说……是绝对的耻辱!”蛮古魔神望着天空上的两个安林,一股青墨色的粘稠能量团,突然在周身涌动,宛如铠甲一样覆盖了全身。 “正在创世最重要的关头,本来不想动用这股力量的……” “但我忍不住了……我现在就想弄死你!” 蛮古魔神的双瞳由暗红变成了赤红,就这样凝视着安林。 安林感觉到对方的眼睛仿佛有个漩涡,能够将目光所及的一切都吞噬毁灭,又仿佛眼中有一个独立的世界,而它就是至高的神灵。 蛮古魔神的身子还缩小了一圈,但体内蕴含的爆炸性能量却在一次暴涨。最令人忌惮的是它体表外面那一层青墨色的未知能量,那能量让安林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 “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蛮古魔神单手一张,一个青墨色的圆球出现在掌心,对着安林轻轻一挥。 “嗖!!” 青墨色圆球突然化作了一道青色残影,穿透空气,穿透虚空,穿透一切,直接落在了安林的身前! 安林眼皮狂跳,身前的躲龟龟和玄武镇天甲,感知到了致命的危险,在一瞬间都自主发动起来,在身前构筑了两层绿油油的防御。 青墨色能量先是触碰到了安林的躲龟龟铠甲。 那一股极为纯粹极为疯狂的能量,仿佛大道之初,世界之始,不死不灭,很快就将躲龟龟的龟壳撕裂得粉碎!! 安林从上面感觉到了力量层次上的差异。 嘭!! 青墨色的能量,碰撞在神器玄武镇天甲上。 防御神器级别的硬度绝对是无解般的强大,但安林竟然听到了神器破裂的声音,虽然很细微,但却清晰入耳…… 紧接着,磅礴无尽的力量,就已经沿着龟壳作用在他的身体。 轰隆…… 安林被青墨色能量如火箭一般,一路推击,倒飞了数百里。 蛮古魔神缓缓浮空,望着有些愣神的神魂安林,笑道:”看到没有,这才是真正的力量差距,超脱于世界,直达本源的力量!!” 它手掌摊开,一枚青墨色的圆球,再一次出现在它手心,变幻莫测,威能滔滔:“每一个创世神灵,当他们所走之道走到极限的时候,都会掌握一种特殊的力量,源力。” “而我的源力,则是魔源力……” 蛮古魔神望着手中的力量,面露痴迷之色:“它骄傲坚韧,战意无尽,不死不灭……多么美丽又完美的力量啊……” 神魂安林嘴角微微一抽,身子如电光雷闪,直接冲到了蛮古魔神的身前,趁着蛮古魔神还在自恋的关键时刻,手中凝聚魂力金剑,猛地朝对方的脑袋刺去。 蛮古魔神不躲不避,但头上却突然出现了青墨色的屏障。 一向无往不利的剑光在屏障上迸发出尖锐的嘶鸣。 神魂安林心头一惊,下一瞬,蛮古魔神手中的青墨色圆球已经爆开,仿佛暴雨梨花,化作成千上万道细小的飞剑激射,瞬间将神魂安林的身子洞穿出上万个空洞。 神魂安林惨叫了一声,身子轰然崩溃。 蛮古魔神看了一眼脑袋外开裂的青墨色屏障,淡淡道:“你的神魂很强,比我还要强,可惜没有强悍的身体支撑,终归是太脆弱了……” 蛮古魔神略带嘲讽地望着远处的男子:“你还有什么手段没用出来,如果没有,那么你就可以去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