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 成功报仇(第四更,月票加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 成功报仇(第四更,月票加更!)

安林终于到了来者,脸上浮现惊喜之色:“小兰!你来得真是时候,快看,我帮你把吞神骷髅和烬都按住了,就等你来报仇了!” “嗯!”许小兰重重点头,笑道,“本来以为会有一番激战,没想到我来到这里后,两个大仇人已经宛如死狗般躺着了。” 她手中龙雀剑出鞘,身形一动,翩然落在烬的面前。 烬如今身体被烧得焦黑,灵体破碎不堪,四肢残缺,凄惨不已。 蕴着圣火和雷霆的神剑架在烬的脖子上,女子的声音也在这一刻响起:“烬,你是杀死我父母许观云和朱怡霜的凶手,今日我以他们之女的名义,向你复仇了。” 烬先是一愣,随后身子剧颤起来:“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安林一直有机会杀了我,却没有下手,原来是想让你亲手动手……” “呵呵……真没想到啊,许观云和朱怡霜生了个好女儿……” 烬望着气势毕露的女子,两种神道交融,深邃似海。它知道若是和许小兰真正交战,胜者很有可能还是许小兰。 许小兰淡淡道:“去跟我爹娘忏悔去吧!” 说罢,龙雀剑就要一落而下。 “等等!”这时候,安林突然制止道。 虽然仇人就在眼前,许小兰杀意无比的浓烈,但听到安林的话,她还是生生顿住了去势,有些不解地望向安林:“怎么了?” 烬心头涌现一丝希望。 “这么死太便宜它了,我还有一个很好的折磨办法,能让它受到很好的惩罚。”安林开口道。 烬闻言都快要骂娘了,之前抓住它一顿惨无人道的蹂躏,难道还不是折磨? 许小兰闻言双眸微亮,轻轻点头:“怎么折磨?” “还记得我变成小草的经历吗?”安林道。 “当然记得。”许小兰黛眉微颦,脸上浮现一抹心疼。 这种经历,光是现在回想起来,都替安林心疼。 “我现在能够让烬经历那种痛苦,而且是百分百地经历。”安林道,“我炼成了天鬼掌大圆满,掌法蕴含至强阴属之力,能够无视对方神魂防御,百分百发动完整伤害的极恶之力!” 许小兰的双眼已经亮了起来,似乎有种期待之感:“行,交给你了,我也觉得让它这么死,太便宜它了。” “你们……你们要对我做什么……我现在痛觉神经已经消退,你们休想通过任何方式折磨我……”烬心头涌现不好的预感。 “是吗?”安林呵呵一笑,手掌突然变得漆黑一片,狠狠地拍在烬的额头上:“天鬼掌!” 嘭!暗黑色的物质,突然涌入烬的身体。 烬突然双目圆瞪,然后开始抽搐起来。 “啊……啊!!!” 之前还说痛觉神经消退的烬,突然间爆发出无比凄厉的叫声。 那惨叫声比安林之前折磨它的时候,还要痛苦百倍不知,听得吞神骷髅,霜寒诡星这些敌人,寒意直涌心头…… 这安林是魔鬼吗?什么样的痛苦,才会让烬叫成这个样子啊? 就连许小兰都惊呆了,没料到这个术法能给对方带来如此巨量的痛苦,那惨叫声,光听着都觉得疼啊……不过,真的好痛快啊!! “求求你……求求你快杀了我……啊!!”烬泪流满面,痛苦地惨嚎,哀求着许小兰给它一个结果。 许小兰无动于衷,但心中却极为畅快。 仇人的痛苦,就是自己的快乐。 她已经想象了很多次能够替父母报仇的场景,但都没有这样一次来得痛快。仇人竟然在她面前,被折磨得苦苦哀求她杀了自己。 要知道,这可是合道巅峰的顶级强者啊,竟然从它口中说出这种话,它所承受的痛苦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许小兰望着天空,喃喃道:“爹娘……你们看到了吗?曾经的仇人现在正趴在地上,恳求着我杀死它呢……” “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我知道错了……给我个痛快……”烬浑身颤抖,身体不停抽搐,浑身腐烂又愈合腐烂又愈合,蕴含世界上最大罪恶的痛苦疯狂加持在它身上,让它完美品尝着真正的痛苦。 安林和许小兰对于烬的恳求直接无视了。 “啊……啊……”烬突然双眼翻白,嘴巴张到一个夸张的幅度,灵体的身子不停开裂,气息极度萎靡。 “嗯?怎么了?”许小兰愣了一下。 安林紧张道:“快!小兰,快把它杀了,否则它就要被这招活活痛死了!” 许小兰:“……” 龙雀剑鸣,手起剑落,将这个曾经威震一域的合道巅峰大能烬的生命彻底收割了…… 合道陨落,天地同悲。 “呼……”许小兰轻轻吐出了一口浊气,又将目光转向被镇压在因果星护大阵内的吞神骷髅。 吞神骷髅浑身一颤,望向柳明轩和柳千幻:“那个……求求你们杀了我行不行?” 柳千幻冷笑:“呵呵。” 柳明轩一言不发,默默地又给吞神骷髅加了一道防止逃跑的禁制。 很快,吞神骷髅绝望痛苦的惨嚎声,再一次回荡在战场上。 安林还是第一次用修至大圆满的天鬼掌,效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可怕许多,吞神骷髅一个只剩下骨头的生灵,哭得像个宝宝。 不,比宝宝悲惨多了,仿佛整个世界就没有比它要惨的存在。 这种痛苦让它很后悔来到这个世界。妈妈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让我遭受这种恐怖的痛苦? 就在它痛得快要活生生痛死的时候,许小兰手起剑落,终结了吞神骷髅的生命。 一股覆盖范围及其之大的悲鸣,再一次在天地间响起。 青衣女子收剑,望向天空上的异象,没有什么悲哀的共鸣,更多的是一种释怀和道心的通透,轻声开口:“爹娘……女儿替你们报仇了……” 许小兰似是想到了什么,又伸出如玉温软的小手牵着过安林,抬头望天,一本正经地介绍道:“当然,这也离不开我家安林的帮忙……嗯,女儿以后就是跟他一起走了……” 说这话的时候,女子清丽绝俗的脸蛋飞上一抹红霞。 安林被这话撩得猝不及防,但很快就微笑着朝天空招手:“爸妈,你们放心,我一定照顾好小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