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战败(第一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战败(第一更)

两条交错的河流从天而降。 暗红色神道之光铺满了整个天空。 无穷无尽的杀气和死气,仿佛真的能够将整个世界吞噬。 柳明轩在这一刻已经被河流盯住了,无论他逃到哪里,河流都能够将他吞没,这是能够吞星的天河,一个蝼蚁又如何能够幸免? 柳明轩手中的古剑,表面浮现无数条金色神纹。 每一条金色神纹都代表了一条走到极致的剑道,他已经在无数个方向,探究了剑的极限。所有的剑道,化作滔滔无尽的剑道真意,仿佛一条无边无际的河流,依附在古剑之上,比天上的死亡天河还要壮阔。 古剑开始迸发难以想象的锋芒。 那个静静站立在原地的剑修,一言不发,就这样将古剑往上一提。 金色的匹练倒悬升空,一开始并不大,但越升至高空就越是延展起来,百丈,千丈,万丈,十万丈!! 吞神骷髅感受到了一股让它都觉得心悸的锋芒。 暗红色的死亡天河与这一道剑斩疯狂绞杀在一起,天河宛如一头贪婪的魔鬼,疯狂撕咬吞噬着金色剑气。金色剑气则是破开一切,斩尽一切阻碍之物,纯粹深邃到仿佛可以超脱一切。 两者的碰撞本来是旗鼓相当。 但到了最后,金光竟然破开了死亡天河,将天河从中间斩成了两半! 吞神骷髅脸色大变,这时候,正欲有所动作,金色剑芒就已经穿透虚空,瞬间落在它的身上,斩得它的道体崩裂,一路斩推了数十里。 “噗……”柳明轩身子微微一晃,鲜血从口中喷吐出来。 这一招已经耗费了他大量的精血。 他还未缓过气,红云再次压顶。 “天剑宗真不愧是九州界的杀伐第一大宗。” “柳宗主,你很不错……竟然能够重伤到我……” 吞神骷髅再次飞来了,它胸口骨骼崩裂,有一条极为粗大的剑痕,还有金光剑气在上面蔓延肆虐着,释放着还未消耗殆尽的剑威。 “不过,为了抵挡我的死亡天河,之前那一剑已经倾尽了你所有的力量了吧?呵呵呵……真是愚蠢啊。” “如果你抛下那傻女子,凭你的实力,是可以逃离这里的。但你非要留下来与我死战。现在好了,你女儿逃不了,你也要死在这里……”吞神骷髅的脸色有着嘲讽的笑意。 柳明轩作为合道级别的剑修,在一瞬间倾尽所有爆发的战力,就算是吞神骷髅也不能挡下。但没关系,吞神骷髅皮厚啊,你一下秒不了对方,那接下来就是你的死期了。 “接下来,我该怎么折磨你呢?一个合道境的剑仙,真是没虐杀过这么有意思的敌人啊……”暗红色骷髅人,咧嘴一笑。 它手持镰刀隔空一挥。 柳明轩急忙持剑挡在身前,红刃突然而至,刺向他的胸口,但及时被古剑挡住!火光迸发间,他的身子也被恐怖的力量推得一路后退! 吞神骷髅的镰刀暗芒一闪:“勾命。” “嗤……” 血花飞溅。 黑色镰刀模样的利刃,从柳明轩的后方突然出现,刺穿了男子的胸口,鲜血快速蔓延,染红了白衣。 利刃开始扩张伸展,如暗黑锋利的蛛网状刀刃,撕裂了柳明轩胸口的血肉,在彻底蔓延至全身的时候,就能够将他的身子粉碎成一块块碎肉。 “享受一下生命逐渐逝去的美妙历程吧……”吞神骷髅阴森地笑着,“无论是在虚灵域,还是在灵界,我都是神,敢与我作对的都得死!” 柳千幻一剑斩开地渊大帝,转头望向远处被黑镰刀贯穿的男子,心头猛地一颤,脸上浮现难以置信之色。 一直以来,在她心目中顶天立地的男人,战无不胜的男人,此刻生机正快速消散,鲜血的红蔓延了整个白衣。 柳明轩也在静静地望着远处的女子,仿佛在看最后一眼,疲惫的双瞳倒映着女子的面容,好似又穿透了时空与某个女人重叠。 “我已经无能已经眼睁睁失去了秋鸿,不能在看着你死在这里了。” 柳明轩笑了笑,从纳戒里掏出了一枚晶莹剔透的小剑,上面有着繁复的血纹,闪烁着惊人的波动,口中低声呢喃:“以吾精血,元神,力量,以及一切剑道真意饲剑…… 手中的小剑波动愈发浓郁恐怖。 柳千幻察觉到了什么,脸色猛地一变,瞬间红了眼眶,不停摇头:“不……不要这样……” 柳明轩气息快速衰落,手中晶莹剔透的小剑变得鲜红不已,外面还覆着一层金光,柳千幻知道那是她爹的精血和最后的剑道真意。 “原谅我,幻幻,你要活下去。” 男子神色坚定地说着,手中的小剑也在这时候激射而出。 小剑穿透了柳千幻的身子,却释放出一道极为强悍的剑光,带着柳千幻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远处飞去。 “哈哈,想逃,做梦吧!”地渊大帝挡在柳千幻的去路上,凝聚了无数暗黑利刃,然而它还未开始攻击,小剑便已近身,金色锋芒破开了地渊大帝的身体,将它撕裂成了两半。 “啊……!”地渊大帝惨叫起来。 “傻逼。”吞神骷髅看了地渊大帝一眼道。 这柄小剑看起来锋芒内敛,却携带了柳明轩最后的剑意,哪里是地渊大帝一个合道初期的超级大能可以抵挡的,就算是它也不敢冒险抵挡。 柳千幻被飞剑带着,以极快的速度远离战场。 “爹!!”望着那个离她越来越远的身影,已经看不清面容了,永远也不可能再次看到了,她蕴藏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嚎啕大哭起来。 她很不喜欢自己的父亲,自从她娘为了给她铸剑而死的时候,她与父亲之间就有了很深的隔阂。这种隔阂在她父亲另结新欢的时候,开始变得更加的疏离,这百年来的交流很少很少。 但此刻,这个让她无比讨厌的人,却为了她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这一切,与百年前她娘为了她牺牲自己的模样如出一辙。 “为什么会这样……”柳千幻哭红了眼,“明明我都这样讨厌你了,明明我都这样疏远你了,你为什么还要拿命去救我……” 没有人回答她,回答她的仅仅是呼啸刺骨的寒风。 满是废墟的战场上。 柳明轩已经没有了抵抗的力量,气势萎靡到了极点,但身子依旧如剑般挺立着,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他弯折。 “嘿嘿嘿……柳宗主还真是重情重义呐,你女儿被你救了,现在你也可以瞑目了吧。”吞神骷髅嘿嘿一笑,手持血色镰刀俯冲下去,就要完成最后的收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