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父女的战斗(第三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父女的战斗(第三更)

来者是柳千幻的父亲,天剑宗的宗主,柳明轩! 柳千幻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她的面前。但她在父亲出现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对方来这里的目的了。 两人的目的,其实都是一样的。 都是为了报仇! “嗷!柳明轩,真没想到,你堂堂一宗之主,也敢涉险来灵界。”地渊大帝面露忌惮之色。 “哈哈哈……这不刚好吗,一个合道中期的剑仙而已,难道我还怕他吗?妇女都齐了,我这就来给他们一网打尽。”吞神骷髅手持血红色镰刀,气势澎湃,脸上有着残忍的笑意。 吞神骷髅作为虚灵域最顶尖的几个强者之一,自然有傲视柳明轩的资本,别说来了个柳明轩,就算来两个柳明轩它也不怕! 柳明轩从纳戒中掏出一枚丹药,丹药一现,就有绿色神光在虚空激荡,万物复苏,满目疮痍的地面在瞬间生长了绿草和鲜花,浓郁至极的神力波动让在场的所有生灵都为之动容。 毫无疑问,这是一枚价值连城的神丹! 柳明轩毫不犹豫将神丹塞入柳千幻的口中。 “我不……唔……”柳千幻想要拒绝,但还是被柳明轩强行塞入了口中,庞大的神力和治愈力,以极为恐怖的速度治愈着柳千幻的伤势,并且让其快速恢复力量。 “你不该来这里的……”柳明轩叹气道。 “为什么不能来?若是我现在不能我娘报仇,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柳千幻红着眼大声道。 “秋鸿的仇,我来报,你给我离开这里。”柳明轩道。 柳千幻神色一怔,望着眼前岿然站立的男子。 “想逃?一个也不能走!”吞神骷髅手持猩红镰刀扑向柳明轩。 柳明轩浑身爆发出惊天剑意,仿佛一柄天剑直插云霄,方圆百里的大地,瞬间被剑气撕裂得粉碎。 他手持一柄迸发着刺眼金光的古剑,对着天空一挥。 无数的金色剑气冲天而起,将一路上的虚空斩切成一段段错位空间,剑气如龙似海,极为壮观夺目,金色将整个苍穹映亮。他的每一道剑气都蕴含着本源剑道的气息,可以轻易洞穿合道级别的防御! 吞神骷髅刚想用镰刀将那些剑气斩落。 柳明轩的古剑却是猛地一翻:“变阵!” 之前还锋芒毕现,杀意滔滔的金色剑气,在一瞬间释放出极强的镇压之光,化作无数金色碎片将吞神骷髅包裹在内。 “什么?”吞神骷髅脸色大变,身子在这一瞬间顿住,竟是被金色碎片释放的无数网状细线所束缚,庞大无尽的剑道威能爆发,化作万重神山的重压,压得骨骼都传来嘶摩声。 柳明轩转身望向柳千幻:“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快逃啊!” 柳千幻从地面爬起,神丹的力量还在体内激荡,她不仅伤势恢复了大半,力量也极其的充盈。 她看着那个拼尽全力挡在她面前的男子,脸上满是复杂神色。 “我不会走的……我走了你也会死的……” 柳千幻缓缓拔剑,抬头望着被金色碎片困住的吞神骷髅,再一次不顾代价地透支着道剑古体的力量。 这时,一道黑影从远处逼近,无数的触手化作万千蕴含可怕锋芒的黑色神兵,朝柳明轩斩去。 “柳明轩,我要杀了你!”地渊大帝桀骜笑道,正在全力困住吞神骷髅的柳明轩,根本没办法抵挡另外一个合道超级大能的突袭。 在进入攻击范围的时候,一股熟悉的空间冻结突然笼罩了全身。 地渊大帝的一切动作都变得缓慢下来。 “好胆!竟然不逃!”它是吃过一次亏了,知道如何应对柳千幻的诡异能力,瞬间凝聚了高密度的暗黑剑刃在身前,对着前方就是一斩。 速度,密度和力量的高度统一,是破开柳千幻剑道领域的关键! 漆黑剑刃爆发嘶鸣,撕裂了因极寒冻结而变得缓慢空间。 冰鸿神剑与暗黑剑刃,在这一瞬碰撞在了一起。 “轰隆!” 虚空震荡,能量爆裂。 狂乱的剑气将方圆数十的大地撕裂得粉碎。 地渊大帝被剑气轰得爆退,暗黑剑刃布满了裂纹。 柳千幻轻飘飘地朝后方退去,卸力稳了稳身形,白皙娇俏的脸蛋有一抹异样的红润,可能是神丹药力所致,然后根本不用回气,竟又继续朝地渊大帝扑去! 地渊大帝气得不轻,仓促抵挡着柳千幻源源不断的进攻。它发现柳千幻磕了药,体内能量澎湃,战斗力竟然还隐隐压了它一头。 “该死!我竟然被一个返虚剑修给压制了!?”地渊大帝憋屈不已。 “我不仅要压你,我还要杀了你!”柳千幻杀气腾腾,剑气咆哮间,步步紧逼。 现在分工很明确了,柳明轩负责拖住吞神骷髅,柳千幻负责杀死地渊大帝!若是让柳明轩同时做这两件事,那么他很可能不仅仇报不了,还会把命丢在这里,这也正是柳千幻选择留下来的原因! 柳明轩看到柳千幻竟然能够压制地渊大帝,心头也是一阵恍惚。 一百多年的时光,他真的没发现,他女儿竟然成长到这种地步了…… 百年时间对于合道超级大能来说其实并不算长,而柳千幻能在百年成长到这种地步,已经大大超乎了柳明轩的预料。 一声爆裂声在高空响起。 暗红色的锋芒将金色的碎片斩得粉碎。 吞神骷髅再次出现在高空:“柳明轩,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它将神器镰刀抛向高空,死亡的力量疯狂涌动,染红了苍穹。两条横贯天际的暗红色河流十字交错,蔓延至无限远。 河流交错的中心,就是柳明轩站立的方位。 柳明轩从地面朝天空看去,能够看到暗红色河流内有无数生灵在死亡,有无数生灵在哀嚎,亿万量的浓郁死气和杀气,足以将一切生灵的生机剥夺,然后腐蚀吞灭。 方圆千里的大地,所有的生灵浑身僵硬,生机断绝,无数植被枯萎干瘪,甚至化为尘土,这一切都是因为天空的两道暗红河流。 “用这一招灭了你。”吞神骷髅淡淡开口,伸出骨手往下压,声音如地狱传来的魔音:“吞星?死亡天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