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 最为意外的人(第二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 最为意外的人(第二更)

地渊大帝被柳千幻一剑几乎斩成了两半。 巨大的豁口上,极为恐怖的寒力在蔓延,要将它的整个身体冻结。 地渊大帝在震骇之余,听到扬言要杀自己的柳千幻,又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屈辱。身为合道境超级大能,被一个返虚境的修士重创至此,真的是很丢脸的事! 柳千幻这时候已经再次冲向地渊大帝,那恐怖的剑意和惊天杀气融合在一起,反而让她的剑爆发出了更加可怕的威能。 “见鬼,一个返虚修士怎么能用得出如此强大的剑招!”地渊大帝脸色大变,它想要反抗,将对方反杀,却发现此刻受创的身体,被寒力侵蚀,动作缓慢,根本无法挡下柳千幻的第二剑! 柳千幻出手如电,根本不给对方反应的余地,第二式杀招轰然而至。 本来她的这些杀招,是打算在地渊大帝身受重创的时候用。 但现在显然没有选择了,她只能希望地渊大帝比想象中的弱一些,能够让她在死前将最后一个仇人杀死! 柳千幻知道有吞神骷髅在,她是不可能活着走出灵界的,所以此刻是拼劲一切去杀敌! 道剑古体在这一刻,不计代价地催动到了极致。 气血也在这一刻燃烧到了极致。 与此相对的,是她拥有了远超水准的至强战力! “死……!!”柳千幻清喝一声,这一刻,她就是手持神剑的绝世剑仙,挥斩出了此生最为惊艳的一剑。 剑气在这一刻,直贯苍穹。 剑道领域扩散天地。 方圆百里,皆尽飘雪。 虚空万丈,永恒冻结。 这一剑,柳千幻要地渊大帝的命!! 地渊大帝面露恐惧,它从柳千幻的这一剑中,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眼前这个返虚剑修真的想杀它,而且有能力杀它!! 柳千幻手持冰鸿神剑,对着地渊大帝怒斩而下,地渊大帝用触手仓促回挡,结果魂力极其浓郁的触手,被剑威撕裂得粉碎。 这一剑倾注了柳千幻的一切,从威能上早已媲美合道级别。 神剑如惊鸿剑鸣,就要将地渊大帝的身体撕裂得粉碎。 也在这时,一个血红色的镰刀突然出现在地渊大帝的身前。 赫然是吞神骷髅空间跳跃而来! 血色镰刀与蕴含极强锋芒的剑斩轰然碰撞。 方圆百里的虚空猛地一颤,紧接着碰撞的能量轰然爆裂。两柄神器碰撞的中心,仿佛有红色和蓝色光团在疯狂绞杀,逸散的剑气将大地撕裂得粉碎,嗜血的红芒将苍穹染红。 不知道的生灵,还以为是两个合道超级大能在生死厮杀。 吞神骷髅被恐怖的剑气逼退了数百米。 但同时,柳千幻也吐血倒退,差点不能稳住身形。 “我已经合道巅峰了,真没想到,竟然会被一个返虚中期的小辈用剑逼退……”吞神骷髅脸上有着震惊之色,虽然它没受伤,但这一剑的威能已经远远超出了它的想象。 地渊大帝也是心有余悸,这一剑若是落在它身上,就算不死,也会身受重创甚至伤及本源。 “不过,这柳千幻还是太心急了,如此天赋,若是境界更深一步,报仇成功的希望会大上许多。”吞神骷髅已经收起了轻视之心,“可惜了啊,如今栽在我手里了,哈哈哈……亲手灭杀一个风光无限的绝世剑修,这才是最让我兴奋的事情……” 说着,吞神骷髅又是一个镰刀挥斩。 锋芒横空,苍穹仿佛都被这一刀劈成的两半。 力量几乎已经掏空的柳千幻,挥剑抵挡,结果被血色镰刀传来的无尽神威,直接劈得砸落大地,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凹坑。 “明明就差一点了,为什么会这样……”她身子躺在巨坑上,眼中有泪,脸上满是不甘之色。 若是吞神骷髅不插手,她利用地渊大帝的轻敌,真的有可能将其反杀的。但上天还是给她开了一个玩笑。 明明是她以低境界越级迎战大敌,明明是她处于绝对的劣势,结果满是优势的敌人身后,竟然还有一个极为恐怖的存在,要为它出手……这真的是命运弄人啊…… 柳千幻紧握着冰鸿神剑,修长雪白的长腿弯曲,身子蜷缩着,嘴角渗着血,粉蓝水手服已经被从中间切开,鲜血染红了衣裳。 她已经连重新站起来,都显得十分的艰难。 终究还是死在这里了吗。 她并不怕死,她只是感到遗憾,没有彻底地替她娘报仇。 “让我来杀了这臭娘们,这娘们敢伤我,我要抽出她的神魂承受最恐怖的折磨,然后再慢慢弄死她。”地渊大帝冷笑道。 它那被冰鸿神剑斩裂的身子,已经重新愈合,但表面仍覆盖着一层冰霜,无数狰狞的漆黑触手,变成了利剑,变成了大刀,变成了长矛,纷纷将锋芒对准地面上连腾挪身子都做不到的女子。 “嘿嘿嘿……我的这一招不伤肉身,只会虐杀神魂,毕竟你的肉身我还要拿去炼魂尸,现在就让你品尝一下极致的痛苦!” 漆黑的兵刃,从天而降,斩向那个蜷缩在地面的女子身上。 柳千幻望着黑漆漆的兵刃从天而降,心头苦涩,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样的情绪,不甘是有,但那又化作了惆怅以及对世界的依恋。 就在这时,一抹白影出现在了她的身前,静静地站立着,衣袂飘飘。 整个空间在这一刻,都安静了下来。 男子面对来袭的恐怖兵器,轻轻一挥剑,白色剑芒就将所有的魂力攻击斩得粉碎,连同那强大的地渊大帝也一同斩得惨叫倒飞。 “我看谁敢动幻幻。”男子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 他就这样站在女子的身前,静立如松,手中持着长剑,直面不远处的两个合道境超级大能。 柳千幻望着那个熟悉的背影,整个人都怔住了,有些难以置信,但依旧倔强的脸上,眼眶不觉间已经红了起来。 她张了张唇瓣,想要说些什么,话却卡在喉咙。 但最后,她还是艰难地说出了那个许多年没说过的字:“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