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我只是想自保 (第三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我只是想自保 (第三更)

这一幕,让安林大吃一惊。 气海中突然出现一枚蛋,这可是大事啊! 怎么又混进一个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安林将目光汇聚在气海的蛋上。 这枚蛋不大不小,高度跟安麒麟差不多,表面极其光滑,通体洁白,但仔细看,能够看到有精致的金色花纹在上面若隐若现。 “这是什么蛋,为什么出现在我气海里了?”安林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是跟白虎有关的? 安林记得他将白虎吞了后,气海才出现这个异变。 不对,若是吞了白虎才获得蛋,那么为何吞了朱雀,却没有蛋呢? 安林能够感觉得到,蛋里好像有一个奇特的生命正在孕育着,为了避免出现类似四弟的悲剧,他当即下令让安麒麟,圣火朱雀,小鲸鱼,远离那枚蛋,不许伤害到它。 处理完这一切,他才略微松一口气,再次将注意力转移到灵祖大殿上。灵姬此刻早已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被安林打击到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以及自我怀疑之中。 “灵姬,还有两个试炼没有通过呢,我们继续吧。”安林道。 灵姬娇躯一颤,蓝色的眸子惊恐地望着安林:“还……还要继续?” “你不是要杀了我吗?我这是在给你机会啊!”安林笑吟吟道。 灵姬心口仿佛被扎了一剑,捂着剧烈起伏的酥胸道:“不了,我现在已经不想杀你了,我怕你了,再这样下去,灵祖大殿都要被你给拆了,求求你快点滚出去吧!” 安林呵呵冷笑道:“我安林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你可没那个资格阻挡我的去路,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啊!” 灵姬青筋直冒,好气啊,但是又拿安林毫无办法。 她从未像现在一样,如此痛恨一个人。 一种被征服被欺负的奇特感觉,涌上她的心头,让她浑身颤抖。 “你可以继续闯关,但你能够答应我,不再吸收魂力精华,不再生吞圣兽本源神念,可以吗?”灵姬第一次用商量的语气跟安林说话。 “不可以。”安林直接回绝道。 “你……!”灵姬双眸圆瞪,“你别欺我太甚!” “来吧,不服你就打死我!”安林打了个哈哈。 灵姬被气哭了,这人好不讲道理。 安林不理这位女子,一本正经地走出白虎试炼的大门,来到玄武试炼的门外,大声道:“我现在要挑战玄武试炼,请开门!” “不……你不能这样……你怎么能这么坏……”灵姬不停摇头,想要拒绝安林的要求,身子却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 是的,她无权剥夺试炼者参与试炼的权利,一旦违抗那种意志,就相当于背叛灵祖,这种事情她是万万不能做的。 “好绝望,好不甘……好想杀了你!”灵姬咬牙切齿道。 安林自然不会对一个老想着杀自己的器灵客气:“别特么磨磨唧唧的,想杀我就拿出真本事来,现在赶紧给我开门!” 灵姬紧抿着晶莹的唇瓣,单手一挥,将玄武试炼开启。 轰隆隆…… 已经屠杀了两个合道超级大能的玄武试炼开启了。 安林一脸无惧地走入玄武试炼。 “哈哈哈……杀杀杀!我现在要把你弄死!”灵姬面露癫狂之色。 无穷的重力轰然砸落。 安林的身子猛地一颤,骨骼“嘎吱”作响,承受着无尽的压力。 若是一些返虚之流的大能在此,绝对会瞬间被压成肉沫。就算是暗魂大帝,芒魂蛇这些实力强大的合道境,也是瞬间被压得失去了行动力。这才是刚刚开始,厚重坚硬的玄武壳在这一刻已经从天而降! “砸死你!!” 满是尖锐神刺的玄武壳从高空轰然砸落,携带着碾压一切的重量,仿佛要将所有的生灵,都狠狠砸扁。 “有意思……”安林嘴角上扬,头上突然出现了土黄色的神环。 嗡……一股至高无上的威势,开始扩散。 山之权柄,发动! 安林单指朝高空一点,至高法则之力轰然爆发。 “重力逆转,正常!” 奇异的波动,带着至高的法则,宛如天谕般宣布指令。 可怕的重力在这一刻,瞬间消泯于无形。 灵姬疯狂的神色凝固了,张大了小嘴,喃喃道:“又是这一招,怎么又是这一招,这到底是什么力量啊,从哪里冒出这个妖孽啊……” 接下来的剧情,灵姬已经开始联想到了。 果然,安林对着天空猛地一锤,恐怖的山之力携带着摧毁一切的意志,瞬间将那魂力构成的玄武壳震得四分五裂。 玄武试炼不止一个玄武壳。 灵姬疯狂舞动双手,将一个个玄武壳砸向安林,结果全部被安林一拳打碎,无一例外!在合道境超级大能眼中,坚不可摧的玄武壳,在安林的手里撑不过一招。 灵姬再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 这时,山之权柄的神环快速转动,将那魂力精华尽数吸入体内。 安林的神魂力量又一次暴增,还有部分神魂力量涌入气海,滋养着气海的那一枚奇怪的蛋。 很快,所有的玄武壳都被安林锤爆,然后吸收。 玄武试炼场地,再次变得空荡荡的。 “灵姬,很遗憾啊,你又失败了,不过没关系,你还有一次机会。”安林乐呵呵道,“不过现在,先给我开启玄武传承吧。” 灵姬银牙紧咬道:“在开启玄武传承之前,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为何你已经把你的鲸鱼召唤出来了?” “哈哈……”安林看了一眼身后张开着血盆大口的魂力黑鲸,尴尬又不失礼貌地笑了笑,“这不是担心玄武也想之前那两个圣兽一样,主动来怼我嘛,我这是召唤鲸鱼出来自保呀!” 自保? 神特么自保! 你这是想吞了玄武吧! 灵姬呼吸急促,但好歹还是稳定了情绪,强颜欢笑道:“那你答应我,玄武若是不主动冒犯你,你也别对玄武出手哦。” 安林闻言当即摇头道:“不行,凭什么圣兽攻击我,我才能还手?我已经被圣兽们欺负两次了,我不能再让悲剧重演,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这次我要主动进攻!” 灵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