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多少时光如梦(第三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多少时光如梦(第三更)

安林知道,东方壮实现在能依靠的只有他了。 他已经是东方壮实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垂死挣扎的最后一次机会。 但安林也很绝望啊,他对眼前的情况一脸的懵逼,连事件的本质都还没弄清,更别提如何拯救东方梦洁。 或许给他时间慢慢研究,他还真能研究出点什么。 但现在,他们最缺的就是时间。一旦东方壮实支撑不住,白色石头黯淡下来,东方梦洁会在一瞬间被虚空上黑色的丝线缠绕毁灭。 “安林……拜托了……”东方壮实咬紧牙关,疯狂燃烧着自己的精血,想要挽回局面,但气息还是变得越来越弱了,黑色线条也越来越靠近那个面容恬静的女子。 安林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满是苦涩。拜托对方,也总得给对方一个详细方向啊,否则对方哪里知道该做什么? 安林腹诽归腹诽,但也在尽力思考着破局的方式。 注入巨量时间之力,妄图推动时间运转,结果却因为时间的无序,造成了时间的暴乱。说到底,这座城还是没能与现在的时间接轨。 不过,唯一值得高兴的是,时间不再永恒静止,它在不停上下跳动着,这就证明它也有了可以正常流动的可能性。 安林在思考的时候,突然某一瞬间,他感觉眼前的东方梦洁又出现了不一样的感觉,仿佛某样东西和某样东西重合了。他的目光透过医馆的垂帘,看到了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 瞳孔猛地一缩。 这一幕,是之前时间静止后的景象! 时间能够跳回原来的那一瞬? 但很快,医馆外的景象再次发生变化,不再是之前那一幕。 不过安林已经看到了希望。 这座城能够回到原来的时间,若是能让东方梦洁的本体,接上那一段时间,她就不会再受到反噬。 若是能够让那一段时间,与现实世界的绝对时间接轨,那么就能够彻底将对方从时间困境中解救出来! 现在的时间是无规律跳动的,如何才能让它从跳动变成正常流动呢? 等等……接轨? 与绝对时间接轨? 安林突然间双眼亮了起来。 “梦洁,你放心,就算是死,我也会死在你的前面,绝不会让你一个人孤独地离开。”东方壮实体内的力量已经耗干,精血成为他最后的能源,源源不断地消耗着。大叔的神色明明萎靡至极,但只要看着面前的女子,双眼就是明亮的,百看不厌的。 “东方壮实,我有办法可以救她,你给我坚持住!”安林大声道。 此言一出,东方壮实猛地一颤,眼眶不禁红了起来:“当真?安林道友,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所以你别放弃。”安林道。 “放心,我一定能够坚持住!!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活了无数万年的大叔,眼中不禁涌现了泪水。 他都已经绝望了,已经准备好精血耗尽,与东方梦洁一起死去了,没想到安林真的能破局,真的能够给他新生的希望。 时间仍在暴乱跳动着。 安林全身神经紧绷,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每一次时间变幻,他都得注意到。 时间在快速流逝着。 东方壮实浑身颤抖,他快要撑不住了,体内的精血也几近干涸了,但一想到能够救活东方梦洁,他就强撑着没有倒下。 安林也很心急啊,但时间的跳动是无规律的,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跳到原来的时间点,可能下一秒就能跳到,可能永远也跳不到。 这就是看运气了…… 有时候命运这个东西,还真不是生灵所能参得透的。 道有千万条,命运也有千万条。 每一个弹指,每一个刹那,都能分化出亿万种可能。 安林不去想太多其他的,专心观察着时间的跳动。 终于,在某个瞬间,那种感觉再一次出现。 眼前的东方梦洁,突然与周围的世界重合在一起了。医馆之外的人群来来往往,阳光透过窗纸落在女子的脸上,柔柔的,明媚又恬静。 安林双目一凝,浑身气势瞬间攀升至巅峰。 金色的波纹突然扩散至整个医馆,然后无限扩张,甚至将整座古城都笼罩在内,然后统统静止凝固! 权柄术法…… 时间静止!! 不停跳动的暴乱时间,在下一瞬,竟然没有再跳动。 一切都静止了,唯有一个男子,白衣仍在轻轻拂动。 安林在这一刻,主宰了古城的时间! 万物皆默,唯有一道风景仍在流转,他执掌着至高的法则,朝东方梦洁侵蚀的黑色丝线,在这一刻瞬间烟消云散! 是的,这个从时间河流上获得的术法,就是破局的关键! 时间静止之术,能够静止一定范围内的相对时间,当时间静止结束后,被暂停的区域会与天地大道的绝对时间重新接轨,并不会错位。 这是他术法的特性,这个特性能够适用于任何情况! 这座古城的时间,从本质上来说,就是错位的时间。 若是安林对本来就错位的时间使用时间静止,那么等时间静止过去后,这座古城的时间在术法的力量下,就会强制性与天地大道的绝对时间重新接轨!换句话说,安林用时间静止,其实重点利用的是术法的被动技能,重新接轨绝对时间! 一秒钟后。 阳光透过窗纸,洒落在屋内,温暖着整个空间。 一阵清风拂过,医馆的帷幔轻轻舞动。 叮铃铃,叮铃铃…… 风铃发出极为清脆悦耳的声音。 “卖桂花糕咯,新鲜的桂花糕,三文一块。” “麻麻,我要吃桂花糕。” “吃个屁的桂花糕,败家娃儿,先把你手里的冰糖葫芦给吃了!” 一阵阵喧闹或嬉笑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米黄色长裙的女子,正在动手抓药,素净纤秀的小手很是灵活,但她的动作却生生一顿,抬起头,怔住了,明眸倒映的是一个有着麒麟角的大叔。 大叔泪流满面,哭得稀里糊涂。 “怎么了,壮实,丹塔的考试考砸了?考砸了就考砸了,大男人哭哭啼啼的算什么。”女子有些恨铁不成钢道,说罢还举起了手掌,打算赏这个不争气的男人一个耳光。 “梦洁……我……我……” 东方壮实不停抹着眼泪,激动,兴奋,还有些眩晕。 “我好像有点贫血……” 大叔脑袋嗡嗡响,双眼一翻,竟是直接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