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大白去哪儿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大白去哪儿

安林就这么盯着那颗星星,盯了足足十分钟,最后盯得有些困了。 其实经过今天的战斗,他早就身心俱疲,现在彻底放松后,便睡意翻涌。 一念及此,他便开始御砖飞回去休息。 月落日升,很快又迎来了新的一天。 他睁开朦胧的睡眼,映入眼帘的是小丑的大脸。 这一眼望去,真的是提神醒脑,他脸都不用洗,瞬间清醒了。 “一大早盯着我干嘛!?”安林跳了起来,大惊道。 小丑挠挠猴毛,开口道:“大白刚刚跟我交代了一句,说它今天要去逛窑子,叫我等你醒来后,告诉你一声。” “逛窑子!?”安林双目圆瞪:“狗窑子还是人窑子?” 小丑脸一抽,回答道:“安哥,你长这么大,见过狗窑子么?” 安林一听,顿时激动起来。 大白的性取向果然有问题,它怎么会对人类美女感兴趣,这完全不动物世界啊! 就像安林,即使母狗貌美如花,他也不会对其有任何的兴趣,顶多称赞一下这条狗好漂亮。 但是……大白竟然去逛人类的窑子,这是什么心态!? “不行,我一定要去看看大白到底想搞什么鬼!”安林站了起来,一脸的严肃。 作为主人,他觉得有必要纠正自己兽宠的性取向。 不然到时候,大白带着一名人类女修回神兽宗,对白仙说这是它的老婆,那么作为主人的安林,绝对会被白仙吃掉的! 安林沉声道:“大白逛的窑子在哪里你知道不?” 小丑摇了摇头:“在附近的石花郡,具体去了哪里我不知道。” “好,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去就回。” 说完,安林便跃上黑砖,冲天而起。 石花郡是离万灵仙宗最近的郡城,据传这里的女子肤白细腻,身材苗条,因此这里又是整个石龙州公认的美女密度最高的郡城。 美女多了,风花雪月的地方也就多了。 安林凭借以往的经验保守估计,这样的地方在石花郡应该不少于三十家。 不过幸运的是,他并不需要一家一家地找。 因为他和大白已经签订了兽宠契约,只要双方在十里的范围内,就能互相感应到对方的位置。 就这样,安林来到了春江楼的门口。 望着这占地极广的楼阁,他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呵……真的好气派啊,怕是石花郡最好的窑子了吧?” “哎呀,这位公子你说什么呢,这里是正规的地方,姑娘们卖艺不卖身,是专门展示才艺,给客人带来欢乐的地方!”一名打扮艳丽性感的老鸨,凑到安林身前,用酥软的声音开口道。 “十枚灵石可以不?”安林开口问道。 “哎呀,公子,您还是先进来听姑娘唱唱歌,弹弹琴吧。”老鸨笑眯眯地开口。 “一百枚灵石。”安林继续道。 老鸨脸上脸色一变,低声道:“您要什么姑娘?除了我们的花魁免谈,其他都可以。” 果然……这里和他之前去过的风花庭不一样,这里真的是窑子…… “我先进去看看吧。”安林点了点头,便动身往门内走了进去。 老鸨看出安林的穿着与气质皆是不凡,当即跟随在后,为他介绍姑娘。 于此同时,一个包厢内,毛茸茸的白毛犬,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与一众身姿艳丽的女子对酒欢歌。 “白哥,怎么又是我喝呀……”绿衣女子一脸妩媚,娇羞开口道。 “哈哈哈哈,玩游戏嘛,愿赌服输。你只有两个选择哦,喝酒或者是脱一件衣服,汪!”这头白毛犬正是大白,它那圆溜水汪的大眼,紧紧盯着绿衣女子,吐着舌头,激动开口道。 “就是,要么喝酒,要么脱衣服,姐都脱到只剩肚兜了,你还有两件衣服,害什么羞呀!?”一名穿着红色肚兜,露出大片雪白,身材火爆的女子朗声开口道。 绿衣女子没有办法,只好褪去一件衣服,露出一部分的春光。 大白看得狗腿微抖,一脸的激动,另外一双爪子还对红肚兜女子的臀部,来了一个突然袭击。 “哎呀,白哥好坏!”身材火爆的女子娇喊一声。 大白听到这声音,激动不已:“汪!我们继续!小紫,歌不要停!” 另外一边的紫衣女子有些羞怯地点点头,继续唱起了歌谣。 就这样,大白继续欢乐地玩起了游戏。 然后……红肚兜姑娘输了。 大白咽了一口唾沫,有些激动地问道:“你喝还是脱?” 红肚兜姑娘脸颊绯红,轻抚着自己高耸着的,柔软有弹性的胸部,媚声问道:“白哥说呢?” “脱,脱,脱,汪!”大白双腿都都了起来,大声喊道。 轰隆! 大门被一脚踹开:“脱什么脱!?” “谁敢坏本狗爷的雅兴,汪!”大白正看到激动处,竟然被打扰,不由得勃然大怒。 “我。”男子走了进来,冷冷地望着大白。 大白抬头一看,双脚一颤:“安……安哥,你怎么来了!?” 来者正是安林,他一进来便看到了衣着单薄的绿衣女子,以及脱得只剩下个红肚兜的身材火爆的女子。 此情此景,饶是他,也不由得微微一失神。 安林身后的老鸨,发现这挥金如土的狗爷,竟然称呼面前的男子为安哥,神色不由得更加的恭敬,还偷偷暗示旁边的侍女立即将春江楼的花魁喊来。 “我来看看你快活的地方,没打扰到你吧?”安林咧嘴一笑,语气却是极为的不善。 “安哥大驾光临,怎么能说打扰呢,来吧,一起来玩游戏,一起来快活吧!”大白跳下椅子,用毛茸茸的白毛蹭着安林,一脸的讨好。 一起来快活? 安林青筋冒起,敢情这大白还没意识到它做错了什么吗? “说!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安林大声训斥道。 大白眨了眨圆溜溜的大眼,开口道:“逛窑子啊。” 安林胸口一闷,你特么这么实诚的回答问题,我该怎么回…… 他想了想,决定换个方式问:“说!你为什么喜欢女人,而不是喜欢母狗?” 大白闻言狗脸一红,羞涩地低下了头,开口道:“女人的皮肤光滑细腻,胸大屁股翘……母狗除了毛多还有什么?这么一比,我当然选女人啊!” 说完,它还朝那个仅仅覆着肚兜的女子望去,双目爆发精光。 安林闻言却是双眼一黑,大白的话没毛病,他也很赞同。 但是……这话从大白的口中说出,就特别有问题了喂! 这是一个狗该说的话么? 大白该不会是某个人类重生,然后附身到上面的吧,也许是某个大能的夺舍……不对!大能疯了才会对一头狗进行夺舍…… 就在安林胡思乱想之际,门外传来侍女的通报声:“花魁蓝月姐来了。” 紧接着,一名身姿曼妙的女子推门而入,带来了一阵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