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那就红色吧(第二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那就红色吧(第二更)

束红岚觉得自己在做梦。 或者说,她已经被炸死了,然后这是她死后的幻觉。 轩辕诚怎么会对她这么好,好得不真实。 “轩……轩辕公子?”束红岚语气低弱,好像怕惊扰到什么。 当心中极度向往的男子就这样从天而降,说出“谁欺负你,我就炸谁!”这种浪漫的话语,她反而变得手足无措,小心翼翼起来,生怕这个美梦会突然破碎。 身前的白衣男子闻言微笑地点头,柔声道:“我在。” 束红岚娇躯轻颤,痴痴望着眼前的男子。 轩辕诚这时候已经转向,走向远处的欧阳术。 欧阳术看到来者后,从地面上爬起,残破的身子流着脓血,嘶吼道:“轩辕诚……原来是你!你竟然为了区区一介舞女……” “嘭!” “噗哇……” 欧阳术话还未说完,身前就炸开了血雾。 他的身子再次遭到重创倒飞。 “神日宗的事情,我昨日已经听桐灵说了……”轩辕诚脚踏阴阳双鱼虚影,一步步走向面目狰狞的欧阳术。 “就算是阳光下,也总有光芒找不到的黑暗,对于这种藏污纳垢的地方,必须得用爆炸去净化!” 轩辕诚单手一挥,空气震动间,极阳之力倾泻而出。 轰隆! 欧阳术所在之地爆了。 但也在这时,一道璀璨无极的剑芒突然撕裂了爆炸的能量,直冲而来。 轩辕诚刚刚想要躲避,却发现周围的虚空已经被固定,浑身上下动弹不得,只能站在原地承受这一道剑芒! “哈哈哈……轩辕诚,就算你再厉害也是化神巅峰。我可是掌握了空间力量的返虚大能,就算伤残极重,杀你也是易如反掌!” “杀了你再逃走,老子今日就算受再多罪,也是赚了!” 欧阳术哈哈大笑,剑芒落下,在轩辕诚的身上撕扯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鲜血染红了白衣。 “哦?还有护体仙器?”欧阳术双眼炽热。 若不是护体仙器,轩辕诚此刻已经被斩成了两半。 欧阳术没有浪费时间,冲向轩辕诚,手中的剑刃再次爆发恐怖的锋芒。 “轩辕诚!”束红岚不顾一切地跑向轩辕诚。 这时,轩辕诚周围的空间,竟然剧烈颤动起来,那是空气粒子的剧烈运动,它们在与被禁锢的空间作斗争! “什么?!”欧阳术心头突然浮现不妙的预感。 就在他冲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被空间禁锢范围之外的粒子,已经开始剧烈颤动起来,紧接着就是无尽的光芒爆裂。 轰轰轰!! “啊……!” 欧阳术再一次被炸得惨叫着倒飞,滚落地面。 这时候,他的一条手臂已经被炸没,鲜血不停流出。 轩辕诚那被禁锢的空间,也被他利用粒子振动强行破开,一步步走向欧阳术,每走一步,欧阳术的身体就有一处地方爆炸,惨叫之声不断。 染血白衣随着爆炸的气浪狂舞。 轩辕诚那俊美的脸上,有着如刀刻般的冷峻和平静,仿佛他面前的敌人不是比他高一个大境界的敌人,而是一直即将被他踩死的蚂蚁。 “我真的没想到,灵剑州竟然还有如此肮脏丑陋的宗门,多亏了束红岚和桐灵,才为我掀开了黑暗的一角……” 等轩辕诚走到欧阳术的眼前时,欧阳术已经被炸断了四肢,浑身经脉断裂,完全没有了抵抗的能力。 “昨天我才开始偷偷调查”轩辕诚的目光渐渐沉了下来,“单单从地牢一些受害者的脑海中得知的罪行,你们就已经屠杀了近十万无辜的人群,迫害了上万无辜的女子……” “呵呵,好一个神辉降世,大日正义的神日宗。借着庞大的势力和力量,强加罪行,颠倒黑白,玩得真的可以。整个宗门上上下下都是无恶不作之人,将那么多垃圾凑在一起,真的不容易啊……” 轩辕诚摇头感慨着,地面上的男子依旧在惨叫着。 欧阳术的细胞在爆炸,神魂也被一点点地炸裂,承受着极致的痛苦。 显然,轩辕诚不想让欧阳术死得太痛快。 欧阳术的脸上有着绝望和无尽的痛苦,不停在地上惨嚎着,却无法得到真正的解脱。是的,他现在生不如死,感觉比被杀了上百次还要痛苦。 轩辕诚要将他之前残害其他人类的痛苦,一并偿还! 直到欧阳术被虐得奄奄一息,实在是活不了的时候,他才停手。 轩辕诚转身望了一眼一袭红霓裳,如遗世独立仙女般的束红岚,又望了一眼龙息山外火红艳丽的满城枫叶,轻声笑道:“那就红色吧。” 束红岚心中蓦地一颤。 “轰隆!” 瞬间地动山摇。 红色的火焰爆炸,在只剩半截的龙息山上爆发。 欧阳术最后一声惨叫刚起,就被爆炸轰得粉身碎骨,融化成了青烟。 轩辕诚目光没有一丝偏转,依旧停留在极远处的满城枫叶,神色淡然地一步步走向前方。 束红岚美眸满是那个朝她走来的男子,心跳忍不住地加速。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这一幕,真的好帅! 很快,束红岚就意识到现在不是犯花痴的时候,急忙向前,有伸向轩辕诚胸口那道巨大的剑伤,连她都不知道已经的手已经颤抖不止。 “轩辕公子,你的伤……” “没事,小伤。” 轩辕诚磕了一枚灵丹,笑着说道。 “对不起,都怪我,若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受伤。”束红岚低下了头,满脸的愧疚和自责。 “在说什么呢,若不是你,我还除不掉这种修仙界的毒瘤,其实我还该感谢你呢。”轩辕诚柔声笑道。 此言一出,束红岚的脸更红了。 清风拂来。 两人衣袂飘飘。 女子的红霓裳和男子的染血白衣,在山头互相映衬,倒也生出了几分和谐相生的自然美好。 束红岚张了张小嘴,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却发现除了感谢的话,其他话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我觉得你有点眼熟,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半晌,女子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说完她就后悔了。 哪有人会用这么土鳖的话来搭讪啊? 况且他们都见过多少次了,还眼熟个屁啊!! 太傻了,太难堪了! 完了,完了,完了…… 束红岚脸色涨红,秀白双手紧攥,想找个地缝钻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