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宗主雕像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宗主雕像

“哎,英雄,好奇怪啊,为何这一次宗主死了,我们的白阁主还这么开心啊?”冬珍挽着程英雄的手臂,小声地说道。 他们的不远处,白凌一身白裙飘飘,手里正拿着花洒,哼着小曲儿,给一株基因重叠的花儿浇水。 “我也不懂啊,百年前安林宗主死的时候,白阁主还伤心了很久很久呢,这一次却那么高兴……”程英雄挠着脑袋,一脸的茫然。 冬珍身后的狐狸尾巴突然猛地一拍程英雄的屁股。 “哎哟!你干嘛?”程英雄吓了一跳。 冬珍娇媚的脸上有着兴奋之色,一脸八卦道:“我一直觉得白阁主对安林宗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你说会不会是阁主看到安林和小兰那么亲密,所以恩爱生恨,如今得知宗主死去才会觉得痛快并且开心?” 程英雄震惊了:“不会这么变态吧……” 就在这时,一个光粒能量线,突然悬停在程英雄和冬珍的脖子上。 恐怖的杀气仿佛能够冻结虚空,前一秒还在激动谈论的两人,如今连动弹一下身子都不敢,他们觉得动一下脖子会被切下来! “程英雄,你是闲着没事吗?《微变弦共振超合算法》看完了?”白凌不咸不淡的声音幽幽传来。 程英雄浑身发颤:“没……没看完……” “呵呵,没看完你还在这里晃悠,挺闲的啊?”白凌瞥了程英雄一眼,似笑非笑道。 “对不起,白阁主!我这就去看,这就去看!” 程英雄像犯错的孩子般,不停点头道歉。 这时候,光粒能量线才消失不见。 程英雄和冬珍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透,他们赶紧告辞,落荒而逃。 这次经历,给了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八卦白凌会没命的! 白凌看着逃跑的两人,摇头一笑,继续给她的实验植物浇水。 “这些弟子,怎么就那么喜欢八卦啊……” 女子柔柔地笑着,突然间感觉到了哪里不对。 “不对!冬珍这狐狸精,怎么会说那种话,难道我真的对安林……” 白凌整个人有些发怔,手中水壶上的水哗啦啦流着,却浑然不知。 片刻,她才“呸呸呸”地中止了那荒唐的想法。 “真是的,差点被他们带偏了,下次得多布置点作业给他们才行。肯定是作业不够多,程英雄和冬珍竟然都有时间谈恋爱了。” 白凌小声嘀咕着,继续浇水。 此时,四九仙宗的演武场。 一声声术法的轰鸣,在演武场不停爆起。 宗门弟子们在刻苦地修炼着。 也有十几个弟子,正在抬头对着那个演武场中央的男子雕塑深深一拜。 雕塑是他们的安林宗主,一个大陆的传说。 四九仙宗的弟子们,没谁不景仰他们的宗主大人。 可惜,宗主大人没活多久,就又死了。 就像昙花一样,在太初大陆绽放了最为惊艳的一瞬。 团灭南线天人族,踏破南天门,成为太初大陆第一名人,听起来多么振奋人心啊!然而,在他的名号传遍大陆的时候,突然又轰轰烈烈地死去了…… 然后,大陆又是一阵震动! 这是一个能给太初大陆振动棒的男子,很强大,不是吗? 杀了恶灵兽狱的最强者,然后在五位天神级别的恐怖存在的围杀下,壮烈牺牲,这很悲壮,不是吗? 十几位弟子看着安林的雕像,想着宗主的音容笑貌,不禁红了眼眶。 他们是刚刚入门的那十几位弟子,一个月前,他们刚进入宗门的时候,就被孙宇洛带到演武场,让他们朝死去的安林宗主拜一拜。 当他们怀着无限的敬意,对他们的宗主行礼的时候,宗主竟突然活过来了,这可把他们吓了一大跳。 之后,宗主大人就向世人展现了他的绝世风采!一切的一切,都让他们自豪不已,以宗门有这样一个伟大的宗主而自豪! 结果呢,刚刚自豪没多久,又传来的噩耗…… 他们再一次站在演武场安林雕像旁,同样的场景,相似的一幕。 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安林宗主却是真的死了。 太初大陆的许多地方,已经开始举办哀悼仪式了,但四九仙宗依旧保持沉默,但其实保持沉默就是一种表态了。 敌我双方,双重官方实锤,可造不了假。 “呜呜呜……”一个面容秀丽的女弟子,忍不住哭了起来。 “陶曼曼,别伤心了,宗主大人在天之灵,也不希望我们只顾着悲伤,我们应该努力修炼,为宗主大人报仇!”男弟子孟伟斗志昂扬道。 另一名女弟子苏思晴目无表情道:“报仇是不可能报仇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报仇的,敌人可是天神级别的存在,我们又不是绝世妖孽,拿什么报仇?最多只能像蜗牛一样慢慢提升境界,再继续等死这样子。” “苏思晴,你怎么能够有这种心态?”一个声音突然飘来。 众弟子定睛一看,然后立即行礼:“孙师兄。” 孙宇洛微微点头,继续认真道:“你们忘了宗主大人说过的话了吗?加入四九仙宗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主角是拥有无限可能的,你们切勿给自己设上限,只要努力上进,就能拥有光辉的未来。” “主角是不会死的,但我们宗门最大的那个‘主角’都死了,我们这些小主角真的可以吗?”苏思晴依旧不紧不慢地说着,却刀刀扎心。 孙宇洛被噎到了。 他真的想不明白,这么漂亮的女弟子,为何老是喜欢扎人呢? 孟伟有些责怪地轻叱道:“别说了,你这是对宗主不敬,宗主在天之灵,肯定很生气的!” “好好好……我跟宗主大人赔罪。”苏思晴依旧一副咸鱼无所谓的样子应和着,但当她面对眼前雕像的时候,却罕有的流露出一抹悲伤。 “对不起,安林宗主……”苏思晴躬身道歉道。 “没关系,我原谅你了。”一个柔和的声音传来。 苏思晴懵了一下,这声音好熟悉。 她忍不住抬起头,然后傻眼了。 众弟子寻着声音,望向前方,瞳孔微微收缩,也张大了嘴巴。 呆若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