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天门的猜想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天门的猜想

九州界中心之地。 白琼海。 看不到尽头的纯白色海洋中心。 有一棵树极其粗壮的树直插天宇,看不到顶端在何方。 它的躯干上覆盖着古老的树皮,宛如一个铠甲,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无数的树枝朝外伸展,枝繁叶茂,还有各种奇异的小花在树枝尖端娇然盛开,争奇斗艳。 各种可爱的小兽或鸟儿,在巨大无比的树上叽叽喳喳,欢快跳动着,一片生机盎然的祥和景象。 一切都十分美好和自然。 沿着树干一直向上,视野也变得愈发的开阔,如果是视力好的大能,甚至能看到白琼海之外的陆地。 树干穿过云层,越过大气,甚至在太阳之上。 一个穿着月白色短靴,浅绿连衣裙的女子,坐在朝外延伸的树枝上,轻晃着白玉纤足。墨绿色的发丝在虚空能量乱流中纷飞,树上粉色花瓣缠绕着她的发丝舞动,唯美中平添几分美艳。 她伸出佩戴绿色花环的纤手,挽起贴在脸颊的发丝,露出了她那尖尖又白嫩如笋的耳朵,一双橘红色的眼眸似落日耀眼,又似星光璀璨,让人着迷。此刻,她的双瞳也倒映那两种色彩,白昼世界和黑夜星空。 在树的顶端,风景独好,即使在白天,也能看到地面上的白日景象和世界之外深邃浩瀚的星空。 女子的容颜美得不似凡间,也没有凡俗的生灵会认为这样的女子属于凡间,那根本不是世间生灵所能染指的美丽。 她此刻宛如柳条儿般的眉毛正微微皱着,好看的双瞳望着大地的北方,仿佛能跨越无数虚空,看到不一样的景象。 许久,她薄而红润的樱唇才轻启,喃喃自语道:“又是安林和陈尘,把我的大阵破了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连北天门也给砸没了……” 这时,一只百灵鸟飞到她的身旁。 “啾啾,啾啾。”百灵鸟道。 女子莞尔一笑:“消息已经传出,光明,大地,海洋,现在一定已经暴跳如雷了吧?就是你的计划没有成功呢,本来想让人族和天人族的力量互相消耗,没想到那几个天神人没杀成就被困在里面了。” “啾啾啾……”百灵鸟遗憾道。 女子伸出白白净净的食指,轻轻点了百灵鸟一下。 百灵鸟的生机瞬间被抽干,化作粉尘消散。 女子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品尝了一次美味佳肴,随后她继续望向北方,嘴角轻轻上扬,浮现动人笑靥,眸光透着一抹好奇和炽热:“安林啊……你到底是谁?” 苍北山界的极北之地。 几道身影,正以极快的速度朝九州界飞去。 他们完成了一件大事,现在都是神采奕奕,面有春风。 安林还特意拉着许小兰等人在北天门遗地拍了照片,这照片可不简单,是他们此战大捷的证据,注定要传遍整个太初大陆的。 东方壮实露了个脸,想来以后也要出名了。 他已经决定上安林这个贼船。天人族想要灭人族,就是想要灭东方梦洁,对方都想着杀他爱人了,他哪里会屈服? 索性就豁出去,干一票大的! “总觉得我们不知不觉,又干了一件大事呢。”许小兰喃喃开口道。 “是啊,一回过神,北天门就破了……”天帝是最恍惚的一个,他从头到尾,就推了一下青铜门,然后北天门就炸了…… 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躺赢吧。 “缘,妙不可言。”安林悠悠感慨。 他感触是最深的,本来只是打算揍几个神兽,好完成系统任务提升修为的,怎么鬼使神差,就把别人的北天门给破了? “这一次破路行动说凶险也凶险,说简单也简单,只能说,我们刚好具备了破路的所有条件。” 陈尘望向安林,笑道:“最凶险的部分,你们倒是先经历了,要不是你将五个天神困在缇娜的世界,我们的行动就是无稽之谈。” 安林点了点头,这点倒是真的。 小福还说他们死定了呢,想不到却被他们强势逆袭。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就是否极泰来咯,直接把对方的老家给拆了。 “不过,这一次为何会是我的山之权柄,对天门柱有效呢?”安林脸上仍有不解之色。 陈尘沉吟了片刻,这才道:“有可能是因为北天门,不是你家开的?” 天帝,许小兰,东方壮实,听得都一脸懵逼。 啥意思,这不是废话吗,天门难道还能是安林家开的啊? 安林却知道陈尘的意思,如果说他是黑暗权柄的执掌者,南天门是黑暗权柄开的,但其余天门不是黑暗权柄开的,这倒也合理。 “普通权柄应该没有能力开天门,我的山权柄能够劈开北天门,也就是说北天门跟山天神的上级有关,大地天神?”安林迟疑片刻,开口道。 陈尘轻轻点头,显然他也是这样想的。 大地天神开的天门,山天神也是大地的一部分,所以它的权柄之力也能影响干涉天门,这倒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信息。 “那为何大地天神没有出现在那里?”安林仍是不解。 “光明天神传闻有一种特殊能力,能够恢复天道的反噬。” “大地天神强行出手,已经受到天道反噬。它现在应该正在光明天神那里,接受光明之力的治疗。” 陈尘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安林恍然道:“怪不得你会提议破北门。” 随后他又想到一事:“北天门大地天神,西天门海洋天神,那么中央天门和东天门是谁开的?” “东天门是光明天神。”陈尘开口道。 “你是咋知道的?”安林又不懂了。 陈尘笑道:“日出东方啊。” 安林:“……” 这个解释,真的靠谱么…… “至于中央天门,我远远看过一次,但不敢靠近,因为直觉告诉我,若是靠近它,我很可能不能活着回来。”陈尘神色凝重道。 此言一出,众人的神色都是一凛。 这是什么样的危险,才会让足以匹敌至高权柄的陈尘说出这种话? 暂且将这个疑问抛到脑后。 一个时辰后。 碧绿无际的草原出现在眼前。 安林的脸上浮现出笑意。 四九仙宗,我又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