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安林又死了 (第三更 为奕安啊盟主加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安林又死了 (第三更 为奕安啊盟主加更)

太初大陆再一次掀起了惊涛骇浪。 安林刚刚因为率领破路小分队,大破天人族南天门,成为大陆风头最盛的存在,如今竟然又得知了他的死讯。 热度刚刚有些冷却的他,再一次爆火,名声响彻大陆。 世间的生灵,都十分愕然地听着得到的消息,除了震惊就是难以置信。 那么妖孽和强大的存在,怎么就死了呢? 不会是假消息吧? “假的,绝对是假的!这一定是北线天人族为了打击我们九州联军士气,散布的假消息!”一个仙宗的老祖勃然大怒道。 “可是老祖……若这个消息是假消息,四九仙宗为何不出面澄清呢?”有长老忍不住反驳道。 “这……”仙宗老祖被问住了,眼中的怒火也渐渐黯淡下来。 这话他没法反驳,是啊,四九仙宗为何不站出来说一句呢? 难道说…… 许多人都是这样想的。 四九仙宗的沉默,反而让人感觉是默认了天人族散布的消息。 再加上恶灵兽狱的确有了两次天地同悲,合道陨落的异象,这更加印证了天人族联军散布消息的真实性,这一切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这也让这个安林之死的传言,再一次在大陆上引起了极大轰动。 各种言论都出现了,有扼腕叹息,悲叹天妒英才的。有替安林不值,认为以他和天雀神女以及缇娜的性命,换两头合道神兽的性命,实在亏惨了。 更有冷嘲热讽者,认为安林取得了一些战绩就飘了,视天下英雄于无物,自大自满,不知天高地厚,这一次栽了实在是活该! 四九仙宗。 核心会议室内。 众人也是一脸懵逼地讨论着这件事。 “所以……我们的宗主大人,又死了?” 白凌揉了揉眉心,有些忍俊不禁道。 精灵缇娜娇小的身子,正坐在主座上,将恶灵兽狱的经历娓娓道来。 众四九仙宗高层,终于知道了来龙去脉,然后对天人族这一波操作惊为天人,它们真的不担心会被打脸吗…… 会议室上的轩辕诚等人已经跃跃欲试,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我们先等等,替安林等人的行动保密,等我师父的行动成功后,在告知世人也不晚。”萧屠一脸沉稳地说道,只是脸上的笑意真的绷不住。 “天人族这波算是神助攻了吧?让世间生灵以为安哥他们都死了,成功替我们瞒住了安哥他们的去向。汪!”大白用狗爪,兴奋地拍了拍桌子。 “而且还是天人族官方和我们四九仙宗官方,联合认可的消息,可信度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哦。”可可斯蒂掩嘴轻笑道。 可以想象,这件事的后续会很精彩…… 西海联盟驻地。 蓝小倪看了一眼眼前的短讯,就直接丢掉不看了。 “安林老大又玩失踪,这一次不知是谁倒霉咯……” 漂亮的人鱼嘴角噙着笑意,远眺着东北方向,碧蓝眼瞳有着期待之色。 神秘的浮空大陆。 这里夜色永存,有一道道黑影在夜色下攒动。 在最中央的宫殿上,帝王的笑声传遍夜空。 “哈哈哈……安林终于死了!” “胜邪剑决不能落入他手,走,我们将胜邪剑夺回来!” 黑羽帝王一声令下,众气息强大的真王齐声附和,气势直冲天宇! “安林那么跳,早就该死了!” “哈哈哈……死得好啊,我们去他陨落的地方放鞭炮吧!” “走啊,同去同去,我还要拍照留影!” 黑羽帝宫上的一个个刻印光芒闪烁,身后有着黑色双翼,实力极为强悍的黑羽真王们,从帝宫之上从飞出,然后落入凡间…… 杀人夺宝他们做不到,但捡装备他们在行! 黑泽大地。 生命神宫之内。 一个白衣似雪,好似书生一般的男子,轻轻摇着扇子,脸上挂着笑意:“安林终于死了,这下黑伊人也能瞑目了吧。” “可惜了,他回归之后没来黑泽大地,否则我定让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血之道,哼,区区人类也敢妄称圣祖?” 伊登大帝在一旁痛快地喝着酒,一边喝酒,一边笑,嘴里还叨念着他儿子的名字,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这样做了,第一次还是在百年前。 太初大陆风云涌动。 几乎所有生灵,都将目光转到安林的死亡上。 也在这时。 太初大陆的极北之地。 无尽的群山之后。 黑色的大地,黑色的风,还有红色的雪花,是这片区域唯一的景色。 黑色的风蕴含一种奇特的气体,能够让一切生灵窒息而死。 红色的雪花杀气饱满,片片皆可杀人。 就算是化神级别的生灵在这里,也会瞬间被那恐怖的红色雪花斩成亿万颗粒,绝无存活的可能。 这里比太初大陆极南之地恐怖太多了。也正因为如此,这里的大地一片荒芜,完全没有景观可言。 “这里的雪花,很不简单啊,每一粒都蕴含着极为强大的斩切之意。”安林坐在黑色板砖上,一路前行,掌心上有几颗殷红似血的雪花,一股冰凉中又极为锋锐的撕裂感在皮肤上出现。 要不是安林皮糙肉厚,可能手都要被雪花斩掉。 许小兰坐在大板砖的最前端,修长双腿在高空轻晃着,抬眸望向灰蒙蒙的天空。黑色,灰色,血色,就是这片天地仅存的颜色了。 不知为何,她总有一种想要将天空雪花焚尽的冲动。 “南树北花,西云东雾,这是太初大陆四个极地的模样。”陈尘闻言开口科普道。 安林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不免有些好奇起来:“西边和东边不是海吗,怎么会有西云东雾的说法?” 陈尘笑道:“我在年轻的时候,曾经到过太初大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尽头,这个是我总结出来的。” “西海走到尽头,不再是海,而是在云端之上,但就连我也看不清那白如棉花的云层之下是什么。” “东海走到尽头,也不再是海,而是白茫茫的一片雾,在雾中我没有任何空间感,分不清上下左右东南西北,是个很奇妙的地方。” 安林听得心里发怵,这个叫奇妙?明明很吓人啊! “看到北天门了。”天帝突然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