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苟延残喘着(第三更,求月票!)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苟延残喘着(第三更,求月票!)

被数万鬼族强者同时群殴,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那是一种,同一个脑袋都能有上百种不同痛感的恐怖体验。 各种残忍诅咒,武器杀戮,极限魂杀,种种力量层出不穷。 九幽灵王仿佛置身于最为恐怖的地狱,面露数万种酷刑折磨。 “duang!” 一声清脆响亮的敲锣声,响彻裁决台。 “一刻钟的时间到了,大家停手吧。” 丁晓如的声音,如春风拂向每一个鬼族强者的耳边。 烛阴老祖都发话了,谁敢不从?鬼族们乖乖住手,脸上依旧有着意犹未尽之色,有的甚至有着失望之色。 没打死九幽灵王,万一大靠山烛阴老祖去其他地方了,九幽灵王事后算账怎么办?不过,这是烛阴老祖的事,九幽灵王应该不会有那胆秋后算账吧,否则不是打烛阴老祖的脸么…… 九幽灵王伤痕累累地趴在地面上,五个脑袋的双眼都满是泪光,艰难地扯了扯嘴角,脸上浮现劫后余生的微笑:“我……我终于撑下来了!” 它已经面目全非,浑身伤口多达几十万处,残余着各种肆虐的力量,完全就是凭着强悍的意志才让自己坚持下去。 安林和许小兰也收手了,他们已经打过瘾。 况且他们也答应过丁晓如,不能对九幽灵王下死手,只能将其打成重伤残废。按照九幽灵王现在的身体状况,身体和神魂都遭受极为可怕的重创,没个上千年的休养,根本恢复不了,更别提加入天人族联军了。 至于千年以后? 安林有自信那时候的九幽灵王,在他眼里就是渣。 “活着真好……”九幽灵王气若游丝道。 丁晓如再次走到九幽灵王的面前,望着眼前的庞然大物,如死鱼一样趴在地面,忍不住笑道:“现在知道你错哪里了吗?” “谢谢烛阴老祖饶命!我……我不该对您还有您的朋友出言不逊……”九幽灵王拼劲全力道歉道。 “嗯?”丁晓如再次眉头微皱。 九幽灵王浑身一颤,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声道:“我也不该创造出如此恶心的冥肉,更不该没有逼数地让所有生灵都认可冥肉!” 丁晓如微微点头,双手负在身后,语重心长道:“记住了,太嚣张,总会被打脸,今天是安林打你脸,下一次说不准就是我亲自打你脸了。” “是,烛阴老祖,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了!”九幽灵王浑身忍不住地颤抖,大声保证道。 若是烛阴老祖亲自下场打脸,那它还能活吗? 根本不可能! 说实在的,九幽灵王能够活命,都多亏了丁晓如刚刚和李伊尹复合,心情还算比较愉快,不想见血败了晦气。 否则丁晓如早就直接弄死九幽灵王了。 丁晓如将目光转向安林等人,笑道:“怎么样,暴揍爽了没,不爽的话,我们还可以加时。” 什么?还能加时?!! 九幽灵王五个脑袋同时飙泪! “我倒是想继续揍下去,但我怕它这伤势,我再打一拳它就死了。”安林拍了拍,有些意犹未尽道。 他倒是无所谓了,系统任务已经完成,九幽灵王也元气大伤,基本被锤废,短时间内对人族已经构不成任何威胁。 “谢谢安林宗主不杀之恩……”九幽灵王低着头,一脸屈辱道。 它今天真的是倒了血霉了,竟然会被安林这尊杀星盯上。 冥肉恶心什么的,就算没发生,恐怕眼前的这一幕也会发生吧? 唯一让它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安林怎么就跟烛阴老祖关系这么好了,这根本不修真啊,没道理啊! 没有谁能够解答它的困惑。 它唯一知道的是,安林以后在彼岸界怕是要横着走了。 哦,还有一个,那就是特殊风味小吃冥肉,要销声匿迹了…… 暴揍一顿后,安林和丁晓如等人开始离去。 来去如风,潇洒自如。 数万鬼族强者也是一哄而散,不管九幽灵王敢不敢报复它们,至少天冥城是不能呆了,得去其他地方发展。 当了一次鬼族至高神的舔狗,虽然目前没看看到什么实质上的收获,但也还是很爽啊! 只有少部分对九幽灵王忠心耿耿的鬼族强者,还留在天冥城,为九幽灵王收拾残局,比如说扫扫地,把九幽灵王抬走之类的…… 彼岸界边缘。 一袭紫袍的丁晓如挥手跟安林告别。 “安林道友,下次来彼岸界,就用传音符联系我。” “好的,前辈再见。” 安林乐呵呵地跟丁晓如和李伊尹告别,飞入了恶灵兽狱的领地。 此次彼岸界之旅,收获比想象中的还要好,除了顺利完成任务指标,还阴差阳错获得了冥界道花,和烛阴老祖建立了不错的关系。 暴揍九幽灵王的过程,更是酣畅淋漓。 有鬼族至高神,烛阴老祖在一旁镇场子,能不爽么? 久违的阳光洒落。 给极速飞行的三人渡上一层暖暖的光辉。 走出彼岸界,众人终于再次看到了阳光,心情也愉悦了不少。 “接下来,我们的目标是神蝠大帝,据情报得知,它目前在恶灵兽狱中部的兽天神山。”许小兰看着手中得到的,四九仙宗情报部发来的信息,缓缓开口道。 “神蝠大帝啊……老朋友了呢……”安林笑了笑,眼中有着异彩。 “是啊,当初被它追得好惨,差点被杀了。”许小兰同样浮现一抹霜寒的冷笑,“现在,我们是时候讨个说法了。” 当初他们执行天庭的任务,深入沧血大地,夺得麒麟血玉。但却不曾想,竟然引来了神蝠大帝和几位返虚巅峰大能的追杀,真的是九死一生。 若不是安林及时喊天帝霸霸求救,神蝠大帝恐怕真的能将他们杀了。 “我当时真应该对它喊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的!”安林有些懊恼道。 许小兰翻了个小白眼:“仪式感得那么重?” 安林握了握拳头:“必须的!这样锤起它来才更爽!” “稍微有些期待你们见面后的场面了呢。”缇娜笑嘻嘻道。 安林笑道:“希望神蝠大帝这百多年来有些长进吧,否则打起来真的不够我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