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获得土之权柄(第二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获得土之权柄(第二更)

时间静止。 这是安林所能用唯一的时间系术法。 虽然是唯一的一个时间系术法,静止的还是相对时间,但术法的威能却无比恐怖,连拥有权柄的山天神都能静止。单从这一点来说,它的层次就是安林难以想象的。 可惜的是,就安林目前的实力,时间静止仅仅能维持一秒。 但又不可惜,因为一秒的时间,足以决定许多事。比如说山天神的道纹,被安林的道剑给彻底斩碎绞灭了…… 时间重新恢复流逝。 相对时间与绝对时间再次接轨。 山天神那仇恨和狰狞的表情还停留在脸上,然后就看到自己的道纹,被一股极其霸道的力量彻底搅碎,全部灰飞烟灭。 “这……”山天神瞪大了双眼,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景象。 我是谁?我在哪儿?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山天神被眼前发生的一切弄懵了。 咔嚓…… 这时候,他头上的神环突然开裂,然后崩溃。 “不……怎么会这样……我不是施展散道归天了吗?”山天神一脸惊悚和不解,望着面前的男子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安林缓缓收剑,脚下的无尽道纹全部散尽,神色淡然地说了一句:“时间静止。” 山天神浑身如被惊雷劈落,整个雄壮坚硬的身子呆滞,好似真变成了不会动的石头,傻傻地望着安林:“时间天神的力量,你也有了?” “略懂,略懂。”安林谦虚道。 山天神:“……” 这时候如此谦虚搞毛啊!就不能说得强大一点吗?搞得老子被一个略懂的力量给击败了,很丢脸的啊! 山天神仍在心中疯狂吐槽着,身子却渐渐溃败,气机也开始断绝。 道纹被灭,一个生命体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嘭!” 一声炸响。 山天神的身子突然爆开,溅了一地的熔岩和碎石,竟是连全尸都无法保留,下场极其凄惨。 至此,山天神终于彻底陨落! 轩辕诚等人所在之地,已经兴奋欢呼起来。 他们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但结果显然是好的。 金属天神和乔思天神则脸色大变,有种兔死狐悲之感。 “怎么会……山天神怎么会就这样死了?”乔思天神喃喃开口,神情恍惚,显然有些无法接受。 金属天神双瞳阴沉:“又是安林,怎么又是安林?先是林玉天神,现在竟然连山天神都……此子决不可留!” 相对于敌人的震惊和难以置信。 队友们都觉得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哈哈哈,真不愧是天庭战神,好样的!”天帝仰天长笑,似乎受到鼓舞,追杀乔思天神都变得都猛烈了几分。 陈尘和大地天神依旧在对峙着。 大地天神罕有的将目光转向了安林的方向,看了一眼。 陈尘微笑道:“怎么样,还觉得你能赢吗?” “真没想到,时间的力量,他也拥有了……”大地天神摇了摇头,“不过……再如何惊才绝艳,到头来也仅有陨落一途,飞得越高,坠落的时候就越是绝望。” 陈尘摇了摇头:“你也只能逞口舌之利了……” 清秀麻衣少年继续道:“再不走,到时候小心你也走不掉。” “呵呵……”大地天神忍不住笑出声,“你这是在开玩笑吗?这天上地下,还没有我想走却走不掉的地方,就算是西里尔在此,我也不怕。” 陈尘不再说话了,静静地望着大地天神。 大地天神扬了扬下巴,同样清秀的脸蛋,嘴角处浮现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仿佛山天神的死,对他来说并无多大影响。 双方再次陷入了沉默,静静地对峙着。 这时,安林的脑海中,突然传来“叮咚”的声响。 他浑身一颤,正欲打开系统,却发现脑海中竟然“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地响了起来,就像抽疯了一样。 “哎哟握草!这是啥情况啊?”安林吓了一大跳,立即打开系统。 这时候,在功法一栏,数个信息同时弹了出来! 恭喜宿主成功击杀山天神。 土属性功法,地莲神功升至第二重,地莲神功升至第三重,地莲神功升至第四重,地莲神功升至第五重……地莲神功升至第九重! 恭喜宿主,土属性功法修至最后一重,获得山之权柄!! 安林看到这一连串的信息,整个人都懵了。 “牛逼!”他缓了片刻,实在找不到恰当形容词,只能用这句表达他内心丰富的情感。一下子将一个属性的功法修满,并且获得新的权柄,这对他来说,毫无疑问是巨大的惊喜! 同时,他的心中也有了明悟。 果然,想要获得权柄,必须得亲手终结权柄天神的生命!! 下一瞬,巨量的信息和道法真意,疯狂地涌入他的脑海之中,仿佛要撑爆他的脑袋。 “啊……!”安林痛苦地捂住了脑袋。 “安林!”许小兰急忙飞到安林的身旁,抱住快要痛得倒地的男子,神色惊慌道,“你怎么了,别吓我啊……” “没事,我这是准备要进化了!”安林咬着牙开口道。 许小兰:“???” 虽然不知道安林说的进化是什么鬼,但许小兰依旧尽职地将安林护在身旁,警惕地望着剩下的几个天神。 乔思天神开启了八神环状态,但还是被开了窍的天帝吊起来锤,再加上黑灵蛇和白灵蛇在一旁步步紧逼,现在显然已经到了绝境。 金属天神还在和古龙帝死斗,暂且胜负不明。 陈尘和大地天神仍在含情脉脉地对视,竟然还没打起来。 许小兰看到这一幕,轻轻松了一口气。 还好,现在没有其他敌人腾得出手对付她和安林,可以先缓一下了。 缓了片刻,安林脸上的神色终于不那么痛苦了,仅是浑身有着热汗,剧烈地喘息着。 “你没事了?”许小兰明眸闪亮,微笑问道。 安林艰难地点点头:“好多了。” 说着,他又往许小兰温香软玉的怀里蹭了蹭:“多亏了你抱着我,我才能恢复得那么快。” 许小兰脸颊绯红,想要推开安林,想了想,又不太舍得,只得轻嗔了一句:“要点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