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强无敌的林玉(第一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强无敌的林玉(第一更)

林玉天神九重神环模式,速度,力量,战斗反应,都极其的无解。 安林此刻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 他甚至没有把握挡下林玉天神的下一击。 若是真的挡不下,那他就真的要完了! 不能防守,只能主动出击! 然而,安林以风之权柄凝聚的天刃林玉天神都不怂,还有什么力量能够对她造成威胁?不能硬碰硬,最好是突袭…… 不仅要强大,最好还是能够无视距离,连林玉天神来不及抵挡的力量!又快又狠的力量! 有了! 安林在电光火石间,胜邪剑剑刃一转。 凌天胜邪,湮灭! 无形的力量,跨越虚空,按照奇特的弦,作用在了林玉天神的胸口。 安林已经来不及反应了,他只能看到眼前有女子飞速冲来,根本来不及在仔细瞄准,对着眼前的胸口就是一发大招! 嘭! 纯白色的液体溅了他一脸,还能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 这是一种很独特的血腥味! 安林看到林玉天神正欲用拳头砸来,胸口已经空洞了一块,仿佛被一股至高至上的力量所湮灭。 林玉天神一脸错愕,傻傻地望着安林。 安林同样是心中一惊,没想到小邪竟如此给力,连九重神环状态下的林玉天神,都照炸不误! 他二话不说,继续压榨体内的力量,想要再次施展湮灭技能。 这点伤势,还不足以杀死林玉天神。 林玉天神在极短的时间内,缓了过来,反应速度也是极快,瞬间消失在了安林面前。 安林紧绷着神经,神魂扩散百里,双瞳神鉴术释放,死死凝视着前方的虚空,想要跟上对方的速度。 奈何对方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身子化作阵阵残影,根本无法准确捕捉。 胜邪剑需要锁定目标,再发动湮灭技能,这样才能造成伤害,否则就是乱放技能。如今安林连瞄准林玉都做不到,又怎么能打中她? 若是乱放技能拼运气,白白地耗费力气,在这种层次的战斗中就是自杀。 安林望着眼花缭乱的身法,身子有些停滞。 “你在我眼里,动作如蜗牛般缓慢,别说跟上我的动作了,连看到我动作的能力都没有。”林玉天神的声音传来。 因为位置的急剧变幻,她的声音就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一般。 安林笑道:“千万不要小看了蜗牛,蜗牛也能成为合道境的神兽。” 刹那间。 林玉闪动到了安林的面前,漆黑的双瞳冷漠地望着他,仿佛要将他拉入无尽的黑暗:“可惜……你不是蜗牛。” 安林能够看到,女子胸前的血洞,在闪动腾挪的过程中,竟然已经恢复如初。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裸露在外,看不到任何的瑕疵。 好白,好大! 呸!不对,是好惊人的恢复力! 安林正欲对她再次使用凌天胜邪湮灭术,林玉天神的身形再次消失。 下一瞬间,林玉天神已经出现在安林的左侧,转身如蝶,抬起大长腿就是一记猛踢!无论是时机,还是距离都刚刚好! 安林只看到,白色水晶鞋覆盖着暗黑神环的至高意志,变成了黑白交融之色,轰击在绝息之风上。 本来绝息之风有缓冲甚至隔绝一切力量的效果。就算挡不住,安林还能用风的柔劲,间接利用林玉的力量推动自己,进行高速躲避。 但林玉天神的这一记侧踢,爆裂如火,竟然连柔劲十足的风,都给踢成了爆裂的质感,用绝对的力量将柔风变成了暴风! 风中所蕴含的力量,瞬间将他的腰部轰弯,筋骨断裂,甚至连脊椎骨都一同震得弯曲。 嘭! 一声惊天动地的炸响。 安林被风震飞,滚落地面,身后的棺材也哐当哐当的,紧接着气血不畅,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他可以说是第一次被自己的风之权柄伤到。 林玉天神的神环怎么比他的风之权柄还猛,这不科学啊!! “怎么样。”林玉迈着优雅的步伐,一步步走向安林。 “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了吗?” 她单手一伸,暗黑色的长剑握在手中,纯粹的黑色让人感到恐惧。 这一刹那,天光云色尽掩,唯有黑暗紧握在女子的手心。 安林紧握着胜邪剑,正从地面上爬起。 这时,林玉天神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双瞳有着冷漠和无情之色,淡淡道:“结束了。” 安林挣扎着想要抵挡,却发现他的力量早已枯竭,连续的使用权柄之力,以及各种高等级术法,他的身子早已极度透支。不停压榨后,他的身体就像一片沙漠,再也榨不出一丝一毫的水分! 真的要结束了吗? 安林身子有些颤抖,紧握着胜邪剑,转身挥剑! 就算速度,力量,技巧,都不及林玉天神,就算是死,他也要战着死! 轰! 他的身后突然爆开。 安林惨叫一声,差点一个身子不稳又趴落地面。 一堵红影猛地撞向林玉天神! 那是仙器血魂玉棺的棺材盖!! 突如其来的变故,没有让林玉天神惊慌。她轻哼一声,手中暗黑色长剑轻轻一划,仙器材质的棺材盖便被她一分为二。 棺材盖朝两边砸落。 一抹青衣出现在安林身后。 她双瞳纯金,圣火双翼伸展如羽,浑身泛着淡淡透明金色龙鳞,气势轰然暴涨,竟是再次不计代价,使用了朱雀真龙双重爆体秘术! 安林一脸愕然地望着突然出现的女子,仿佛天地间只有那一个身影。 之前战斗太激烈,他都忘记自己背着棺材和许小兰了。如今许小兰强势登场,就像一束光,刺破了笼罩在他心头的黑暗。 “你不是说,要看看我所领悟的破天术法吗?” 声音如黄莺般悠扬动听,她望了一眼安林,不知是不是因为圣火双翼太热的原因,如玉一般的脸蛋上多了几抹绯红。 林玉哪里会等许小兰和安林寒暄,当即冲了过去。 刚好一起砍了,一家人就应该整整齐齐! 许小兰十指联动,结出了一个奇怪的手印,如龙似凤。 “破天式,情定胜天!” 许小兰一声大喝,脸上满是羞耻之色。 安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