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石花之死 (第一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石花之死 (第一更)

一处大地上,爆炸轰鸣不断。 虚空之上盛开了一朵朵锋利的杀人之花。 三个伤痕累累的修士,正合力围攻着中间的一名石花元帅。 石花元帅的鎏金袍已经变得破破烂烂,跟乞丐袍差不多了,白嫩的肌肤时而在破布下时隐时现,倒是有一种变得落魄的勾人之美。 若不是她在战斗过程中,那被逼得近乎疯狂的模样,破坏了整体的美感,她还真的蛮惹人怜惜的。 “霜月,万华轮。”苏浅云足尖轻点,以极为敏捷的速度,躲过了石花元帅的金色石头轰击,葱白如玉的手对着千米外的石花轻轻一压。 苍穹之上,月光轮一化三千,湛蓝的光彩盖过了苍穹的血色,它们铺满天际,快速旋转,切割虚空,以极为锋利的威势落下,杀气几乎将周围的虚空也一同冻结。 霜月至,百花杀! “这力量……比之前更强了?”石花元帅一脸震惊地望着高空,“她隐藏实力了吗?不……不对……” 石花元帅摇了摇头,之前的战况,根本容不得一丝一毫的隐藏实力,稍有不慎,就是身死的下场,没人会傻到去隐藏实力。 所以……那位蓝色宫装女子,是在战斗中实力获得了巨大的提升吗? 石花有些不敢相信,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她当即御起身围的无数金色石头,如金色流光一般穿梭虚空,朝天空上的三千月轮轰去。 两者不停碰撞爆炸,显得绚烂夺目。 持续的力量输出,让石花变得疲惫,还不能放松警惕。 轰隆! 石花的身侧,空气突然变得活跃,然后释放出了它所有的能量! 那高挑又冷傲的身影,再一次被突如其来的爆炸吞没。 “可恶,我杀了你!”一个有些狼狈的身影,从爆炸之中冲了出来,疯狂朝远处风度翩翩的男子冲去。 她说不能放松警惕,说的正是轩辕诚那时不时来一发的恐怖爆炸! 衣服破了,是因为轩辕诚;脸变黑了,也是因为轩辕诚;受伤了,还是因为轩辕诚!这简直就是永远也化不开的深仇大恨了!! 明明那个蓝色宫装的极为漂亮的女子擅长的是暗杀,但石花元帅看来,那位白衣翩翩的俊美男子,更特么像玩暗杀的。 突然间,就让她身旁的空气发生爆炸,防不胜防,这不是暗杀是什么? 石花元帅朝轩辕诚冲去了。 轩辕诚脸色却没有丝毫变化,反而更加的沉稳,手持一柄淡黄色古剑,脚下有阴阳双鱼虚影,囊括千米,无数白色流风如云似雾在身围形成,既能料敌先机,也能缓冲敌人的攻击。 他一点都不慌,万灵太极道才是他最为擅长的道,爆炸什么的仅仅是顺带的而已,修炼万灵太极道,能够将敌人的一切攻击抵挡和化解! 石花眨眼冲到了面前,粉白色飞花如刀,撕裂那白雾和流风。 轩辕诚神色不变,持剑迎了上去! 三秒后。 “噗哇!” 轩辕诚口吐鲜血,一身白衣染红,伤痕累累地朝后方跑去,并且不停用爆炸拖延石花的脚步。 “别跑!”石花元帅杀气腾腾地在后面追击。 想要用万灵太极道拖延敌方脚步的轩辕诚,瞬间一败涂地了。 不得已,只好继续用爆炸拖住石花元帅的脚步…… 果然,只有爆炸才是最实用的技能! 轩辕诚一边逃跑,一边十分心塞地再次承认了这一点。 苏浅云看到石花将矛头对准了轩辕诚,再一次玩起了偷袭,月光轮神出鬼没,一次次地刺杀石花,搞得石花不胜其烦。 蓝色的月光轮从后方斩向石花。 石花头也不转,直接用金色石头轰向身后的月光轮。 嘭!月光轮再一次被轰飞。 无论是什么样的攻击,都在石花强悍的感知力下无所遁形。 但月光轮下的阴影,突然间冲出了一个修长矫健的身影。 银色锋芒化作一道匹练,带着无穷的杀气刺向石花! “鬼鬼祟祟的,终于出手了!”石花不惊反喜,身侧飞行的金色石子,还有无数飞行的锋利至极的杀人花,都统一将矛头对准了叶灵。 叶灵一出现,就面对着石花元帅几乎所有的火力!! 但让石花意外的是,面前女子清丽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惊慌,始终只有一个表情,那就是要让她死! 石花心头浮现不解,叶灵这种状态根本杀不了她。若是继续前进,叶灵说不定会当场被她秒杀掉。 但为何,眼前这个女子依旧一往无前,不怕死吗? 此时,石花突然间注意到了脚下的大地,不知何时,已经有一个太极黑白双鱼大阵虚影浮现,中心之地,正是她站立的地方。 什么时候布置的?! 难道是……爆炸的时候? 石花脸色大变,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叶灵在太极双鱼的白鱼之上掠近,那黑如宝石的双眸,闪着动人的色彩,俏俏的嘴角微微上扬,手中的神器送你安全上路之剑,轻轻一抖,抖出万千银光。 几乎是一闪之间。 叶灵的身子消失了,石花的所有攻击彻底落空! 同时,太极双鱼的黑鱼上方,出现了叶灵的身形,以相同的速度,朝石花的身后极速冲去,剑落! 一剑光寒红月天! 石花根本来不及再次出手,脖子就传来恐怖的撕裂感。 天地在眼中倒转,那是她的脑袋在旋转。 叶灵擅长影遁她知道,但她万万没想到,一直搞爆破的轩辕诚,会在一次爆炸之后,留下阴阳双鱼大阵,成为叶灵进行影遁的最佳空间。 这种默契且脑洞大开的配合,让石花元帅都没有预料道。 终究……还是败给了这几个返虚啊…… 石花元帅心中哀叹着,缓缓闭上了双眼。 叶灵气喘吁吁,脸上却有着喜悦之色,因为力量透支变得苍白的小脸,此刻也多了几分红润,起来白里透红,十分动人。 “师父……我做到了!”她紧握着手中的银色匕首,笑着望向远处的战场,似乎在说,她不再是那个只会拖累师父的徒弟,她也能与师父并肩作战,一同消灭战场上强大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