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小雀女忍不住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小雀女忍不住

这位面容精雕玉琢,白嫩如玉的彩衣少女,正是南天羽国太阳树三大合道之一的九彩神雀。 小 说 . “小雀,不要惊慌。” 这时,一个温和的声音突然响起。 彩衣少女的身前,有一个巨型神鸟。 它外型似鹰,羽毛洁白无瑕,双眸金黄,身后竟是有两对翅膀,腹部下还生长着四只修长的鸟脚。从远处看还有点像在地面奔跑的凶兽,但它其实是鸟族,而且是南天羽国的最强者,神兽白昼神! “还不慌,五个合道……”小雀女张开手掌,五根纤指伸得直直的,有些夸张道,“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打不着,鸟儿来受苦!” 任谁见到五个合道境超级大能,没有提前知会一声,就突然闯入南天羽国领地,都会惊慌和不安的。 毕竟,五位合道的阵容,太初大陆哪一个顶级势力,都不敢忽视。 白昼神却惬意悠然地望着北方,笑道:“他们的目标可不是我们。” “不是我们?”小雀女愣了一下,随后粉嫩小嘴微微张开,更加震惊道,“难道说……他们的目标是南方的那道门?!” 白昼神不可置否地笑了笑。 “哪里来的那么多合道境超级大能?哪里来的那么大胆子?”小雀女脸上仍是有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或许是创世神的后手,或许是九州界乃至破天势力的奋力一搏,谁知道呢,”白昼神双瞳明亮,“唯一知道的是,我们有好戏看了……” 五位合道境超级大能,足以横推一域。 不过,天人族又岂是善类,天神境的林玉天神,未知的权柄天神……没有任何生灵接近过南天门,谁也不知道南天门那里有什么…… 可以想象,这肯定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决斗! 小雀女明显也想到了这一点,哼着小曲儿,脚踏虚空而去。 “小雀,你想要做什么?”白昼神脸色微变。 “这么动人心魄的战斗,我当然要近距离凑一下热闹啊!”小雀女笑嘻嘻道,身子化作九彩流光消失不见。 白昼神张了张嘴,还想劝说,但一想到九彩神雀那特立独行的性格,它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太阳树顶,有一高贵华丽的神雀从苍穹掠过,朝南方飞去。 无数的鸟族看到那道绚烂多彩,婀娜修长的身影,都低下了高傲的脑袋,仿佛在对其行礼一般。 九彩神雀是最美的鸟儿,任何骄傲的鸟儿看到她,都会有一种相形见绌的感觉,然后心甘情愿低她一头。 这在如此骄傲的种族中,是非常少见的。 众鸟族在一片谦卑之中送走九彩神雀。 “呼……九彩神雀走了啊……” “多么漂亮而又让我向往的背影,无论看多少次都看不够。” “真不知道,这位神雀大人要去哪里……” “南方是个不祥之地,她去哪里会不会有危险?” “人家是神兽,有没有危险是你能管的吗?!” 众鸟族热议纷纷,嬉笑怒骂。 它们活跃在山林之间,就算太初大陆已经爆发前所未有的大战,它们依旧置身事外,逍遥快活。 然而,众鸟族还未松一口气。 突然间,又有极为恐怖的威势从远处袭来。 天地间的温度,都莫名地提升不少。 火焰似红毯于苍穹之上铺开,一个让万千鸟族艳羡的身影出现了。 神火流光,凤凰掠空! 无法形容的高贵与美丽,让所有的鸟族都面露痴迷之色。 “凤凰!竟然是纯种的凤凰!” “我的天,这是一头真正的凤凰神兽啊!!” 无数的鸟族目光炽热,兴奋地大呼。 与看到九彩神雀的欣赏与向往不一样,看到凤凰更能激起它们血脉中潜在的兴奋点,有的鸟族甚至想一路跟在凤凰身后。 结果没过几秒,就被甩得完全看不见了踪影。 “凤凰重现世间,预兆着什么?” “感觉有点像四九仙宗那头凤凰……” “别傻了,四九仙宗的凤凰,正在九州界打天人族呢,怎么可能来这里?” 突然间,话停住了。 一阵短暂而诡异的沉默。 “不会吧……” “有可能!” “这么说,凤凰的目标是南天门?!” 有鸟族已经吓得连嘴里叼的果子都掉了。 “握草!牛逼!” “这下刺激了!!” 众鸟族突然兴奋。 这时,凤凰已经来到了南天羽国的南端。 它似乎很喜欢这个地方,“嘤嘤嘤”地叫了起来,还挺有旋律的,就像是在唱歌。比如这句“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还有这句“嘤嘤,嘤,嘤嘤嘤”,都极富动感和音律,非常动听。 安林还是第一次听凤凰唱歌,闭着双眼,美滋滋地听着。 缇娜跟着小声轻哼,似乎也沉醉在那美妙的旋律之中。 许小兰躺在棺材里,听到这种音乐,有些昏昏欲睡…… 凤凰哼着旋律,突然间又偏头朝三百里外的地方吐出一道炽热的神火。神火如从九天之上落下的赤色匹练,瞬间将地面拉出一道上百里的火焰绝地,焚尽地面的一切事物。 两万多名天人族,全军覆没。 它们或许连凤凰的真身都没清楚看见,就这样被烧死了。没有任何道理,只因双方的实力差距宛如天堑。 类似的天人族驻地,凤凰已经摧毁了十几家。因为顶尖战力的缺失,它们次次都是被团灭,成为炮灰一般的存在。 破路小分队就这样一路摧枯拉朽,横推前行。 鸟族或是好奇,或是兴奋地望着天空掠过的凤凰。 随着距离的不停推进,安林等人慢慢地,开始接近南天羽国的最南部。 一眼望去,大地是黄灰茫茫的一片。 许多树木从青葱翠绿,变成了枯黄或者是暗灰色,似乎营养不良一般。但奇怪的是,营养不良的树,却充盈着一种另类的生机,枝繁叶茂,高高生长,颓败和生机矛盾地相融。 气温逐渐升高。 夕阳染红了苍穹,红色的色调和大地灰色的色调交融,有一种诡异和肃杀之感,看起来很特别。 穷尽视野的尽头。 殷红苍穹和灰暗地平线交融的一线。 有一点白光如星辰在闪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