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百五十二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

赤目邪魔那渐渐扭曲的头部,开始变得暴戾混乱。 它的黑剑忽然散发出一阵诡异波动,将面前这头挡道邪魔胸口,直接炸出一个大洞。 邪魔再次发出凄厉的嘶鸣,身子无力向前坠落,将失神的纪雁菱扑到在地。 “你……你是谁?”纪雁菱呆呆地望着近在咫尺的邪魔,声音都开始有些颤抖。 邪魔将漆黑的手掌探向纪雁菱白皙的脖子,把那条项链轻轻提起,项链那颗淡蓝色的宝石,是如此地美丽,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邪魔将那颗宝石握在手中。 赤目邪魔的长剑破空袭来,刺向前方邪魔的头部。 轰隆! 耀眼璀璨的蓝色光幕,忽然出现在虚空之中,将纪雁菱等人笼罩。 长剑刺中蓝色光幕,强大至极的攻击,却无法撼动光幕分毫。 “这是蓝梦晶的结界……”纪雁菱痴痴地望着面前的这头邪魔,眼中的泪水却是再也忍不住,“王陆,是你么……” 蓝梦晶是王陆的传家之宝,只有他的力量,才能发动这蓝梦晶的结界。是的,只有他才能够发动…… 邪魔望着面前流下两行清泪的女子,发出“嘶嘶”的声响。 它已经无法说话,能发出的只有这尖锐刺耳的声音。 接着,它低下了头。 一幕幕画面在心中浮现。 一名灰袍男子和一名白衣飘然的女子出现在万恶深渊的边缘。 男的气宇不凡,仪表堂堂;女的月貌花容,似莲花仙子; 在外人看来,他们就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 “小雁,此次任务凶险万分,切莫大意。”男子开口。 “哎呀王陆,我只要好好跟在你身边,有你这个化神期的大能保护着我,我还怕什么?”纪雁菱挽着王陆的手臂,依旧一副笑吟吟的模样。 王陆脸有些红:“那你可要跟紧我了,不要离开……” …… 在取黑炎圣莲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深渊魔物暴动,数头气息浩瀚强大的异兽出现,将两人逼到绝境。 这时,王陆取出蓝梦晶项链,递给纪雁菱:“拿着它,快跑!” “这蓝梦晶是你专属保命用的,我又用不了。”纪雁菱推开项链。 项链在王陆身上,才能保证他的安全。 但是,王陆却亲手为纪雁菱戴上项链,柔声开口:“傻瓜,只有这蓝梦晶在你身上,分散后,我才能感应你的位置啊。” “如果……如果蓝梦晶的光芒消失了,就不要等我了。” 一阵烈风将纪雁菱推向远处。 王陆转身,全身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将追击而来的数头同样是化神期的异兽引向别处。 …… 无尽黑暗的深渊内。 王陆浑身浴血,一步步向前走去,拖着长长的血迹。 他的一条手臂已经被毁去,但是终于还是在数头化神异兽的追击中成功逃脱。 接下来,便是寻着蓝梦晶的气机,找到小雁。 他现在状态很不好,必须尽快和小雁离开这危机四伏的万恶深渊。 刚想御剑而起的时候,一道漆黑的剑刃便潜然而至,刺穿了他的胸口。 “啊……!” 王陆跪倒在地,剧痛伴随着无穷无尽的精神污染,侵蚀着他的身体。 深邃诡异的力量,让他的肉躯慢慢消散,无边无际的负面情绪在脑海中咆哮,让他癫狂,堕落,最终引导着他向邪魔转化…… 不行,我不能就这样倒下。 小雁还在等着我,我不能就这样死去! 强大的信念,抵抗着无尽的精神腐蚀。 但最后,他还是彻底陷入了黑暗。 …… 不知过了多久,王陆再次拥有了意识。 “我……我的身体怎么了?” 他呆呆地望着漆黑扭曲的身躯,惊骇开口。 但是,从他嘴里发出的却是刺耳的“嘶嘶”声音。 那一天,他彻底崩溃了,他发现自己变成了邪魔。 绝望,堕落,暴戾,厮杀…… 他在万恶深渊游走,渐渐迷失了自己,做着邪魔该做的事情。 “王陆,王陆,你在吗?” 一个熟悉的声音,回荡在无尽黑暗的深渊之中。 他听到了那个声音,听到了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声音。 被尘封的某个东西被重新掀起,他的理智,也被这声音唤醒了,混乱,扭曲,绝望开始慢慢消散…… 柔弱的她,徘徊在黑暗之中,不停地在追寻着。 堕落成邪魔的他,隐匿在黑暗之中,默默守护着那个无法放下的倩影。 至少……要守护到她决定放弃的那一天。 强大恐怖的异兽,我来帮你阻挡。 潜伏在暗处伺机出手的邪魔,我来帮你清除。 “王陆,王陆,你在吗……” 永远是这般黑暗的空间中,她的呼唤从未停止过。 多少天了? 王陆真的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天,但是他却知道纪雁菱喊了多少声他的名字。 黑暗中,纪雁菱每当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便会抽出身上的蓝梦晶,凝视着那淡淡的光芒,低声自语:“王陆,我知道你没死,你一定还在某个地方等着我。” 傻瓜,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啊…… 黑暗中,王陆默默注视着那个孤寂的身影。 他其实还有一个选择。 但是,他却不敢做出那个选择,因为他怕纪雁菱会和他做出同样的选择。 终于在某一天,纪雁菱遇到了一群人,那群人是来猎杀邪魔的。 他们肯定没有想到,会有一头名叫王陆的邪魔,就在他们的身边。 纪雁菱经验老道地对他们开口,这里的邪魔非常的少,她走了一年多都没碰到一只。 王陆在一旁默然不语。 傻瓜,你没碰到邪魔,那是因为企图侵犯你的邪魔,都被我杀光了啊…… 之后,他们被两头巨龙追击。 要出手吗?不……他们还能处理。 但是,之后你们逃离的方向却让我有些担心起来。 又是一头邪魔企图攻击你们,我出现在它的身后,以手作刀,将它的头颅斩落。 邪魔的杀意传达到了你们这里。 你却又经验老道地开口,说这是深渊阴风。 傻瓜,这是杀意啊,不得不说你编造名词,自我解释很有一套…… 就在王陆默然感叹的时候,一个极为强大的存在出现了。 “我找你很久了,叛徒……”声音如同九阴寒风般传来。 “你能和我说话!?”王陆大惊。 “呵呵,为什么不能,我们可是同类啊。” “为了这个女人,你杀了我这么多的邪魔,你说我该怎么处理你?” 红色的瞳孔在黑暗中显现,赤目邪魔带着滔天的气势,缓缓现形。 王陆打不过它,身子被创伤到了溃灭的边缘。 赤目邪魔将他带到了战场之上,让他亲眼看看自己守护的女子,最后会是什么下场。 他躺在地面上,看到了纪雁菱坚强战斗的身影,也看到了她陷入绝境后的不甘。 至少最后,让我再守护你一次!! 王陆愤怒大吼,全身化作一道黑影,挡在纪雁菱的身前。 他的胸口被炸出一个洞口,但是幸运的是,在最后关头,他发动了蓝梦晶结界。 “王陆,是你么……” 这虽然是一个疑问句,但是女子那望穿秋水的眼眸,却早已泪流不止。 “是我啊,小雁。”邪魔发出尖锐嘶哑的鸣叫,那根本听不出任何的话语。 纪雁菱伸手抚向那漆黑得没有任何轮廓的脸颊,柔声道:“王陆,我就知道是你!我们一起回家吧……” 回家吗? 我这副样子回家,亲家一定不会认我这个女婿的吧。 不过能被你认出来,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漆黑的身躯渐渐涣散,气息也越来越弱。 “王陆,你醒醒,求你了!” “王陆,别离开我,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别离开我……” 王陆……王陆…… 声音越来越小了。 八十九万九千一百二十五次, 八十九万九千一百二十六次…… 在漫长的守护中,王陆有个小癖好,那就是将纪雁菱在万恶深渊喊他名字的次数悄悄记下,看她能够坚持多久。 她还在坚持啊。 这个数字要是告诉她,估计连她自己都不会相信。 可惜我就要离开了,再也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了…… 纪雁菱的呼唤中,漆黑的身躯彻底溃散,化作点点黑芒,随着那一声声“王陆”随风飘逝。